普通本丸记事_墨猴【完结+番外】(17)

  便见庭院内入目皆白,各色植株被雪被压覆,小池塘上结了一层薄薄碎冰。浦岛正高兴间,耳闻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就看见一群穿着内番服的藤四郎们笑笑闹闹地自对面廊上扑入了满院大雪,身后随之而来的鸣狐看着侄子们又笑又闹地扰民,又高兴又无奈。

  听着藤四郎们欢喜的吵闹声,刀剑们陆陆续续都起了身。待他们出得门来,见到不同与往日的冬景,皆是精神一震。眼见近侍加州清光与大和守安定拿着今天的内番表过来安排任务,刀剑们忙忙碌碌的充实一天拉开了帷幕。

  “到龙宫拿玉箱去……嘿嘿开玩笑啦~那主公、蜂须贺哥哥,我出门啦!”

  早饭后,今天轮到近侍工作的蜂须贺精心打扮了一番,闪闪发光地立于女婶身旁一同送远征的部队出门。见弟弟浦岛在踏入传送阵前回首冲自己挥手灿烂一笑,他矜持的神情微微一动,浅浅的笑容陡然亲切起来:

  “嗯,那哥哥与主公就在家等你回来。”

  不同于耐寒的刀剑男士们,蜂须贺身旁的女婶早换了套软乎乎的加绒外套。听见蜂须贺不同以往的温柔回复,她一个没忍住,转过头去偷笑几声,外衫上缀着的毛球颤了几颤。

  见蜂须贺回眸,她轻轻咳嗽几下,重新恢复了严肃的表情:“那么蜂须贺,随我一同去处理公文吧。据狐之助发来的邮件看,最近溯行军似乎又有新的动向了。”

  “是,主公。”听着女婶娓娓道来狐之助的传讯,蜂须贺虎彻神情一正,微微垂首,跟着她返回了小阁楼。

  利落地处理完今天的公务,将狐之助发来的情报仔细阅读了一番,女婶皱起了眉头:

  “所以说,大阪城地下那真正的大阪城就是此次的进军目标吗?”

  蜂须贺为她重新满上茶盏,仔细斟酌一番,方谨慎道:“从情报上来看,是这样的。”

  “一周后任务当即开始,需要连续行军十层……总计一百层……”见女婶脸色微变,蜂须贺担忧地望着她,安静地坐在一侧,轻声安慰道:

  “主公,我等名刀势必会更加努力……请不要过度担忧。”

  女婶回想起本丸内尚凑不足四队的刀剑男士们,微微叹了口气,拿出了锻冶册:

  “看来锻造一事,确实得提上日程了。”

  蜂须贺虎彻陪着女婶来到锻造室,将三堆各三百五十份的材料放在炉火前,锻冶工匠随即现身。他收下材料,将三个沙漏递过,蜂须贺很自然的上前接过。

  看着沙漏上分别显现出二十五分钟、三小时以及三小时二十分的字样,女婶掏出锻冶册对着看了看,若有所思道:

  “看样子是一把短刀、一把打刀以及一把太刀……唔……”

  她侧眸瞥了蜂须贺一眼,仿佛不经意道:

  “据锻冶时间表上记载,长曾祢虎彻的锻造时间似乎就是三小时呢。”

  蜂须贺抿了抿唇,捧着沙漏的手微微一颤,却并未吭声。

  女婶见他仍不肯释怀,叹了口气,笑着转移话题道:“打刀那么多,未必会是长曾祢虎彻……罢了,蜂须贺与我一同去看看内番的进行情况吧。”

  “……是,主公。”

  围观一圈内番进行情况,主公的出现大大鼓舞了本丸内的工作热情。回到阁楼后与女婶商量一番针对下周大阪城任务的紧急加训,待彻底安排稳妥,短刀的铸造时间就到了。蜂须贺去锻造室取回铸好的刀剑,看着她将灵力输入那柄橙黑相见的短刀,一只黄发蓝瞳带着红框眼镜的小正太便随着炸裂的樱花出现在小阁楼中:

  “我的名字叫博多藤四郎!在博多被发现的所以叫博多的藤四郎嘎!虽为短刀,却很有男子气概哦!”

  听完博多口音奇妙的自我介绍,女婶微微张大了眼睛。她侧首示意蜂须贺上前,自己则取出柜中一条橙黑相间的装饰挂穗。

  运用灵力将挂穗下悬缀的银色小牌镂成博多的刀纹形状,女婶笑着将之递给两眼泛光的博多藤四郎:

  “欢迎你来到本丸。”

  “哇~”博多星星眼地双手接过那条漂亮的装饰挂穗,当即将之挂在自己的刀柄上,笑嘻嘻道:

  “谢谢主人的慷慨~真是很棒的礼物!唔……要是可以用于购买馈赠,似乎很不错呢!”

  “……呃。”虽然曾听藤四郎们提到过他们的兄弟博多藤四郎对赚钱一事有着迷之执着,但道听途说与亲眼见证了接下来博多藤四郎盘腿坐在椅子上、开开心心地用博多方言对着女婶大谈了快两小时的生意经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偏偏主公她全程都没有打断他,而是认认真真记起了笔记!

  蜂须贺陪坐许久,被灌了一耳朵的销售、利润与买入卖出,只得头昏脑涨地下楼去添水。

  他熟练地将烧好的热水倒入空了的茶壶中,想想女婶早上吃的很少,复又拉开点心匣子准备了一碟栗子糕。看看墙角的小座钟,见快到午饭时分,蜂须贺又将糕点拨了一半放回去,换成不占肚子还开胃的腌梅干:

  “时间过得真快……”

  忽然间,桌上那个刻着三小时字样的沙漏闯入了蜂须贺的脑海。他摇摇头,用力把这令他心头一悸的念头抛之脑后,从容步上楼去,姿态优美地将食碟与茶盏重新布好。趁说累了的博多喝茶的间隙,笑着插口道: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