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本丸记事_墨猴【完结+番外】(20)

  “主公,真的不要紧吗?书可以明天看的。”

  “(那么可以麻烦你读给我听吗?)”趴在桌面上,女婶勉强撕开一只眼的眼皮,有气无力地开口,说的却不是蜂须贺熟悉的语言。

  “……主公?”

  “…………读,谢谢。”

  “……真拿您没办法。”蜂须贺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拿起她面前的日本史来。他出身优渥,识文断字不在话下。美人在侧,朗朗读书声入耳,女婶舒服地眯起眼睛。享受了半晌,她忽然抛出风马牛不相及的一句话:

  “有兄弟姐妹,真是幸福。”

  “……嗯,是的。”想到浦岛可爱的笑脸,蜂须贺的神情也柔和下来。

  “真羡慕啊……”女婶喃喃道:“这种身边有血亲关怀、可以安心依靠的感觉……”

  “主公……没有兄弟……或姐妹么?”

  “没有哦。”女婶意味阑珊地摇头,忽然抛出一句令蜂须贺心脏骤停的话来:

  “召唤出的不是长曾祢,蜂须贺你大概,蛮失望的吧?”

  “……主、主公!怎么可以这样讲……”

  “……哈哈,毕竟晚上你一直都在观察一期一振他们,连浦岛偷偷拨给你的青椒都没发觉,居然直接就吃下去了。”

  “……”

  “嘿嘿。”见薄脸皮的近侍胀红了脸低下头去,酒后爆发了些小恶劣的女婶难得没有善解人意地收口,反而饶有兴致地追问道:

  “真的不期待他来吗?”

  “……”心知肚明那个“他”指的是谁,蜂须贺抿了抿唇。

  也许是因为今晚他被冲田组二人联手灌了酒的缘故,蜂须贺难得地没有维持平日里提到长曾祢时那副傲慢不屑的模样。只是颤抖着眼睫,悄声道:

  “……总之,都拜托主公了。”

  “哈哈,狡猾哦……哎,谁让我今天心情好,应了。”女婶笑着坐起身,却也默许了蜂须贺矜持的低头。

  心中大石终于落地,蜂须贺吐出一口长气,正欲继续读书,女婶忽然笑着补刀道:

  “……这个好消息真的不用我告诉浦岛吗?”

  “不用了主公!”想想自己时不时因为过于天然而会不自觉大嘴巴的弟弟,唯恐他知道了日后会泄露出什么的蜂须贺连忙喊停道:

  “等那个赝品来了,再、再说吧……”

  “哈哈哈……哎呀呀,别皱眉头,我应了!继续读吧蜂须贺,今晚,辛苦你了呢。”

  “并不辛苦……非常感谢您。”

  

  ☆、第 11 章

  刀剑们早便注意到,女婶每个月都会有一段时间情绪浮动,许是前三个月初上任,她掩饰的倒还好。可这个月内,到了同样的时间段,那种几乎实质化的烦躁随着她的灵力波动了整个本丸,令所有驻守的刀剑们都心烦意乱。

  “主公……难道是有哪里不舒服么?”一大早在一身粘腻的冷汗中起床,歌仙兼定神思不定。他匆匆去浴室冲洗了一番,这才套上熏好香的内番服前往了女婶居住的二层阁楼下。

  近侍房内,前田藤四郎正举着一茶托的早点犹豫不决,眼见初始刀的到来,小正太方舒了口气,像见了救星一般小声嗫嚅道:“歌仙桑,主人她到现在既未下楼也未传唤……天守阁的结界却张开了……”

  “也许是因为之前条件不足、被迫放弃了大阪城任务所以心情不好吧?”歌仙叹了口气,勉强安慰了前田一句,率先上了楼,前田连忙端起托盘跟上。歌仙在紧闭的拉门上恭敬地敲了敲,柔声道:

  “主公,请问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么?今早您未传唤,也未下楼,我们都非常担心您。”

  “……”拉门内一片安静。

  歌仙不死心地又敲了敲,小心地控制着自己的力道不去触碰结界的反击机制。拉门内又安静了片刻,忽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歌仙与前田对视一眼,齐齐舒了口气,他稍微提高了声音,恭敬道:

  “主公,今天的近侍前田藤四郎为您端来了烛台切精心准备的早点。”小正太极有眼色地跟上半步,躬身将茶托呈上。

  “……我知道了,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过了片刻,结界撤去,拉门终于慢慢滑开。甫一见靠在座椅中的女婶,歌仙与前田的眉头齐齐皱起:无他,她的脸色实在是太过苍白了。

  一楼近侍房内。

  药研藤四郎站在女婶的面前,在一众刀剑灼灼的目光中将手从满脸无奈的女婶手腕上慢慢撤下。纠结了半晌,他方略有些窘迫道:

  “……大将她灵力忽然波动剧烈……应当是月信不适的缘故……”

  “……”以歌仙兼定为首,上了些年头、见多识广的刀剑们先是一愣,紧接着垂下头去,脸颊飘红;懂行的短刀们你看我我看你,也都有些害羞;那些年头短些的刀剑们虽不甚明白,大多数也保持了安静。一室寂静内,唯有和泉守兼定秉持着“不懂就要问”的精神、大大咧咧地怪道: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