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本丸记事_墨猴【完结+番外】(28)

  “……啊、是。”

  见堀川国广欲要离开,被一群刀子精簇拥着去吃宵夜的女审犹豫了一下,也开口叫住他:

  “堀川……替我告诉和泉守,这件事我也有错,不要太过自责……不想吃饭的话,我在厨房给他留了个蛋糕,你一会儿可以取来和他一起吃。”

  “……是!”

  换了内番服的堀川小跑着来到手合场时,便见和泉守一个刃正站在其中挥舞木刀。许是因为心不在焉的原因,他的刀式仍然凌厉,却少了股精气神在其中。只看了一会儿,堀川国广便不忍卒视地别过头,轻轻地敲了敲门框提醒他:

  “兼桑……”

  “……啊!”和泉守兼定手一抖,木刀险些滑到地上去。他连忙捞起刀,将刀放回刀架,过了许久,方垂着头低低道:

  “你回来了啊国广,训练……”

  “我都听歌仙桑说了呢,”小助手无情地打断了他的自欺欺人。他叹了口气,上前两步看着和泉守道:

  “主人她并没有责备你的意思。”

  “……”和泉守兼定并没有吭声,然而他神气的刘海都因为沮丧而尽数垂下。

  “但兼桑确实也做错了呢!”

  堀川国广轻声道:

  “明明知道第二天是自己近侍,第一天晚上却不知道好好调整情绪,以至于早上没起来,让主人没吃好饭;明明惧怕鬼怪,却不肯直说,一意逞强的结果是反应过度伤了主人……”

  “……”

  “而现在啊,兼桑你又因为羞愧,而不愿去直面还在大家面前努力替你分担压力的主人,向她道歉……”

  “……”

  安静地等了许久,见和泉守兼定仍然背着自己一声不吭,堀川国广摇了摇头,忽地转过身去:

  “算了,我先出去了。主人她还为兼桑留了蛋糕,再不去厨房拿怕是要被别的刀偷偷当零食端走了。”

  未走开几步,堀川国广的手臂便被人拽住了,过了片刻,身后便传来了和泉守兼定的声音:

  “……谁说我不去道歉了?”

  听得他声音里带了丝哭意,堀川国广心一颤,连忙反握住他的手,柔声安抚道:

  “是、是!兼桑最洒脱了,知错就改,好厉害呢!”

  “……哼!”

  仍有些别扭的年轻打刀皱了皱鼻子,却也任由堀川国广拉着他出了门去。待功德圆满地道过歉、也被主人接受后,步下审神者阁楼的楼梯时,胁差少年忍不住笑了起来:

  “主人好温柔呢,还考虑到兼桑没吃晚餐,专门做了一只巧克力口味的蛋糕留着……兼桑,我们一起去吃吧?”

  “贪嘴!”抓住机会立即无情反击的打刀训了他一句。见小助手“嘿嘿嘿”地摸了摸头,和泉守兼定有些得意地仰起头,又走了片刻,他方睁只眼闭只眼道:

  “……记得帮我把樱桃都挑走哦!”

  “好的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留言的小天使,后台作者端总回复不上去,在这里统一致以谢意!

  ☆、第 14 章

  本丸每一日的清晨从完成日课开始。

  今天的近侍是一期一振,而作为一位有如此多弟弟的兄长,他对如何照顾人可谓是驾轻就熟。总结了弟弟们奉上的主殿作息表,即使是第一次上任,一期一振也完美地卡在女审将将睡醒的时刻唤醒了她,又妙到巅峰地将温度正好的食物将将奉上。待她吃完早餐、洗漱完毕,他立即礼貌而又不失恭敬地陪在女审的身后随她下楼。

  此时的神乐铃前已经站满了刀剑男士,见到女审与一期一振一并前来,无不纷纷问好。来到神乐铃下,一期一振在弟弟们的星星眼里与打刀组羡慕的眼神中镇定自若地上前替主公宣布了今日的出阵安排。例行鼓舞士气后,见着弟弟们与打刀组鱼贯传送离开,他方送了女审回小阁楼去处理文件。一期一振为她准备了热茶点心,再三劝过女审不要拿点心当饭吃,而后便拿着今天份的锻冶表,步伐轻快地向着锻冶室走去。

  在锻冶上,女审自有她的道理:她从不过度赌刀,也从不用消耗过高的玄学公式,是以她常常重复的锻冶成果在一众同僚的表格中就显得特别咸鱼。

  上季度汇报工作成果时,前来考察的狐之助曾委婉地提醒她可以不必这般“谨慎”,以她的仓鼠习性来说,放开锻造真的毫无问题。

  谁知女审振振有词地反驳道,她就是喜欢攒材料、有库存的感觉。现在本丸内刃手也够用,不必耗费宝贵的材料在玄学之上。手下的刀剑们出阵修复也要开销,万一出什么资源漏洞怎么办?再说了,该是她的,便是基本公式也会来!

  ——您的好友博多藤四郎点赞了这条回答。

  看着手中三张ALL350配比的锻冶表,想到那天在会议室内,日语愈发流利的女审满脸无辜地噎得狐之助发不出声的模样,一期一振忍不住轻笑出声:节俭而非吝啬,重视下属,细致温和,不偏不倚。这样的主人,总让刃忍不住想要更多地付出、更多的取悦她……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