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本丸记事_墨猴【完结+番外】(31)

  听着屋里的动静,石切丸微微笑了起来:

  “真是谢谢前田与秋田了,今剑他太过高兴了,方才帮忙带头饰时都险些把三日月的头发扯掉一撮,很是慌乱呢。”

  “哪里哪里,只是小忙而已,但弟弟们如此懂事,还是很令人欢喜的。”见时间尚早,一期一振也不介意多夸奖弟弟们几句。两刃战术互吹了几句,隔间内的门便打开了,穿着一新的三日月笑呵呵地随着粟田口短刀们出了门,见他们将要走远,小天狗还是有些不放心地追了上来,又上上下下地看了看自己的弟弟:

  “三日月,要带好那三个刀装哦!这是石切丸他为主公赐福时制作的第一批刀装,很有纪念意义的!”

  “哈哈哈哈,知道了知道了。”

  随着主公送着三刃出阵,见主殿仔细地吩咐了几句,目视着三日月似模似样地转动着阵盘与小短刀们一并消失在金光中。一期一振与女审对视一眼,便听女审轻轻叹了口气:

  “一期,如果发现我存有偏见,还请你一定记得提醒我。”

  一期一振闻言一愣。就见女审继续道:“我绝不能因为偏见而怠慢了你们,这可不公平。”

  “还请放心,主殿您绝不会的,”一期一振温柔地笑了,柔声安抚道:“假如万一您真的存有偏见了,我也一定会提点您。”

  “呼,那就好。”女审搓了搓手,打了个哈欠道:

  “那我继续去办公了,等三日月他们出阵归来时,一期你记得要叫我哦。”

  “是,主殿。”

  女审在小阁楼上坐下了,一期一振捧起茶托盘,借口去换茶叶,而后沉默地一步步下着楼梯。

  主殿尚知不可以偏心对待他人,那么我呢?

  一期一振默默思索着。

  自那日别后,如今与三日月殿重逢之时,为什么我并非全心喜悦呢?见到他悠然的笑脸,我为何又会觉得内心酸涩、隐隐疼痛?

  一期一振将茶托盘放在茶水间里,按下小锅炉上的烧水按钮,看着塑料盘上面指针一格格跳动着。

  要知道,我与三日月殿,曾是同僚啊……

  一期一振将泡了三次的茶叶倒入小泴洗台下的废弃食物处理器,一边冲洗着茶壶一边听着细细的研磨声。

  是了。

  一期一振忽然叹了口气。

  我是在……嫉妒他……

  我一期一振,是在嫉妒着三日月宗近。

  同样是名刀剑,三日月宗近的刃生,实在算得上是平顺。

  他从没有遭受过打磨的苦难,也从没有经过烧身的痛苦,更没有在重铸后失去记忆与作为刀的、最宝贵的挥斩之力,也没有因此而产生对火焰病态般的恐惧之心。

  更重要的是,他曾经的主公安享晚年,而我一期一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曾经的主人命运急转直下,却无力守护……

  一期一振忽地捏紧了拳头,力气之大仿佛能将手骨攥破。可他却没有因此毁坏茶水间内的任何器物,而是克制地、轻轻地将颤抖地拳头放在了墙壁上。

  就像他一直竭力想要表现给女审所看到的那一面,他一直是一名无比克制的完美下属。

  可他在今日猝然见到三日月后,他的心中犹如烹油般沸腾不休:

  如今,三日月也来到了这所本丸……

  相较于我这样的哀伤之刃,他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完美无缺……

  而主殿她……会更在意她是否怠慢了三日月,也是很自然的吧……

  眼泪慢慢地在眼眶里凝聚了起来,一期一振握紧了拳头,竭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主殿,还在等我奉茶上去……他泪眼模糊地抿紧了双唇:不能失态、不能失态、决不能因为这件事而失态……

  若被主殿知道了,她一定会担心;若被弟弟们知道了,那更是不得了。

  然而人生告诉一期一振,他还可以更悲惨一点。

  就在他好容易快要克制好自己的情绪之时,茶水间门前传来了女性担忧的问询声:

  “一期……你没事吧?”

  茶水间里的青年闻言,犹如受惊的兔子般浑身战栗了起来。见他一副摇摇欲坠地模样,女审咬了咬下唇,忽然跑出了门去。一期一振正要伸手阻止,便听见外面传来了拉门合拢时的咔哒声:

  却是女审为了帮助他掩盖失态,将近侍房周围的樟子门尽数合拢了。

  做完了这一切,女审又啪嗒嗒地跑回了茶水间。看着蜷缩在地上的一期一振,她慢慢地蹲在他的面前,犹豫了一番,她到底还是伸出手,像对待短刀一般,左手扶着一期的肩膀,右手则轻轻地、一下下抚摸着一期蓝色的短发。

  “……”

  感受着头上一下接一下的安抚,一期一振的心中莫名地满足与羞愧地悲哀彻底地交融成一团。他很想告诉她他没事了,可是他渴爱许久的内心甫一对上主殿发自内心的关怀,便彻彻底底地丢弃了矜持,只能颤抖地接受着、享受着那份独属于她的宠爱。

  女审轻轻地叹息着:

  “唉,还记得上一次鸣狐还曾建议过我要不要考虑将一期的近侍提前,我当时却并未细想他话里的深意。”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