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本丸记事_墨猴【完结+番外】(36)

  伴着他玩笑般的低语,其上乌润的眼羽俏皮地颤动着。

  “……呃……”

  不知怎地,在面对新刃时一向镇定自若的女审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地飞快。

  “哇~这是为小狐特制的炸豆腐吗?”

  “……嗯。”

  午餐时,一眼便发现自己的餐点较之他人的不同,小狐丸有些讶异地看了一眼一侧主坐上已自然而然别开脸与鸣狐交谈的女审。被对方这么目不转睛地看了片刻,女审方有些窘迫地低下头,侧着眼睛轻声道:

  “里面加的是拌了葱丝的肉馅,狐之助与子狐都表示挺喜欢的……”

  身旁的男子已笑着夹起了盘中一只塞得鼓鼓囊囊、还在缓慢向外渗出迷人褐色汤汁的大福袋咬了一大口:

  “心情舒爽啊~”

  女审控制着呼吸,顾不得再一次滚烫起来的面颊,缓慢而矜持地点了点头:

  “……你喜欢就好。”

  “哈哈~是想让我公主抱吗?”

  回廊拐角处,率队归来的小狐丸笑着一把揽住了只顾低头玩手机没有看路、险些被他撞翻在地的女审。女审先是一愣,紧接着便有些手忙脚乱地尝试着想要推开他:

  “……不、不是,哦,我想说的其实是谢谢……”

  推拒的手指在接触到小狐丸光洁□□的胸肌线时,犹如触电般缩了回去,她雪白的面颊上则又晕出了漂亮的浅红色:“真抱歉……”

  看出了怀中女子的尴尬窘迫,小狐丸体贴地松开了她:

  “没关系哦~”

  “你想表达的感情已经成功地传达给我了呢!”

  你想表达的感情已经成功地传达给我了呢……

  “所以……主殿突然来找我,便是为了这件事吗?”

  数日后,在本丸的小凉亭中,猝不及防间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三日月宗近掩饰性地端起了茶杯,借着啜饮茶水的空档,小心翼翼地调整着五味杂陈的内心。再放下茶杯时,他已恢复了从容淡雅的笑容,又变回了那个值得主殿信任的知心老爷爷:

  “那么,需要我如何帮助您呢?”

  “……”

  女审有些出神地看着三日月胸前一束晃个不停的吊穗,过了许久,她才缓缓道:

  “……不。”

  见三日月的笑容中带了些困惑,她轻轻叹了口气,有些黯然地摇了摇头:

  “唉……”

  一人一刃沉默了片刻,见三日月始终神情温柔,女审方低低道:

  “这件事本就是我的失职……是我失了本心……”

  “非常抱歉呐三日月桑,我知道是自己太过任性,但还是要拜托三日月千万不要将这件事说出去。”

  “……我是您的刀剑,您的要求,必会妥善处理。”三日月安抚了女审一句。待她感激地向自己行了一礼后恹恹离去,方自言自语道:

  “嘛……无论对人还是对刀,大些才好……果然是这个道理吗?”

  到底是怎么了呢……

  回到天守阁的女审一夜辗转,却不知在离她不远处的三条部屋内,独卧室内的小狐丸也在被褥中默默沉思:

  主人她……有那么喜爱着小狐吗?

  的确,她见着小狐便结结巴巴、脸红心跳,会竭力避开直接肌肤相亲的机会;

  因着这段时间内她有意无意地偏心,同僚们已或多或少对小狐产生了敌意,这几日陡然增多的抢誉便是明证,连近侍与学习辅导的资格也被无限后延了;

  鸣狐已经连着拒绝了两次分享豆皮寿司的建议;

  昨晚远征时,石切丸也委婉地向小狐表述了“节制第一”的观点;

  相比石切丸,今剑倒是直白得多,居然直接就说出了“不许霸占着主殿”这样的话来……真是任性;

  大狐狸翻了个身,见着实睡不着,索性一骨碌坐起身来拉开了和室的外门。此时已是夜深,万籁俱寂的本丸顶上,一轮清幽的冷月将光芒撒了小狐丸一身,着实令衣着单薄的他连打了几个小小的喷嚏:

  “阿嚏、阿嚏!”

  小狐丸叹了口气,侧过身于屋内扯出张纸巾来擦了擦鼻尖,低声自言自语道:

  “嘛……估计是又有人在念叨小狐……大概不会是宗近吧?”

  身旁和室紧闭的外门忽然被人自内划开,着一套连体毛衣的三日月宗近苦笑着探出了头:

  “真是敏锐的直觉呀,是什么时候察觉到我并没有睡呢?”

  “在我说话时,你屋内的呼吸突然乱了一瞬。”小狐丸言简意赅。

  “哎呀呀……果然如主殿所言,真的成了老头子吗?”三日月从屋中摆出了两个坐垫,见小狐丸自然而然地捡起其中黄褐交织的那枚坐下,他眨了眨眼,心中陡然间涌起了几分不忍:

  “……你……”

  “如果是来帮我分析情势的,那大可不必。”

  小狐丸侧眸看了一眼明显被他噎住了的三日月,灿烂的笑容里陡然多了几分慧黠:“宗近呐,我怎么不知道你竟会有这种古怪的设定,该不会是主殿找你说过些什么吧?”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