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本丸记事_墨猴【完结+番外】(37)

  “……呵。”三日月宗近静默片刻,而后轻笑出声。在他笑出声的那一瞬,那副岁月静好的情态陡然间被独属于刀剑男士的寒冷与锋锐撕裂了。寒月蓝色的光芒下,对着小狐丸眯起了那两只带着月华的眼,三日月宗近慢声细语道:

  “真是的,平时为人温柔些难道不好吗?”

  “相较于温柔到温吞以至于含混本性,小狐更欣赏坦率这种罕见的美德呢。”小狐丸笑着针锋相对。

  “可若是直白坦率会造成伤害呢?”

  “那就努力去面对。”小狐丸语气闲适,却寸步不让。

  “唉……晚上真的好冷啊……”三日月忽然幽幽地吁出一口寒气,坐直了身:

  “只是主殿她啊,明明那样畏寒,却为了本丸里四季的自然流转,坚持不懈轮换着景趣。虽然秋冬之日别有一番幽寂之美,可我实在是无福消受呢。”

  小狐丸闻言后沉默了许久。就在三日月以为他不会再说些什么时,方听到他低低的笑声:“居然是这样吗……但是作为刀剑男士,还是学着去尊重主人的选择比较好吧?”

  “真的吗?”

  “当然了。”

  “嘛,这样的话,那我就先去睡了吧。要知道在这样的天气里离开被褥太久,实在是有些不舒服呐。”

  “请自便哟~”

  小狐丸笑眯眯地目送着三日月慢吞吞退回部屋内重新拉严了外门,而后一个人默默坐在屋外发了一宿的呆。

  第二日,他不出意料地感冒发烧、卧床不起了。

  既然生了重病,自然便没办法再去负担讨伐远征等重担。以加州清光为首的刀剑男士们欢天喜地带着新的任务表出了门,余下的同僚三三两两前来探望,都被小狐丸苦笑着以病体沉重为由推拒了见面。再一次拒绝了前田藤四郎的好心,小狐丸将厚厚的被子拉到了鼻端,默默叹了口气:

  啧,虽然有些许莫名迁怒的情绪混杂其间,但是毛色都变得如此差的模样,还是不要被人轻易见到比较好吧……

  “……不好意思,请问我方便进来吗?”

  抱歉啊……啊、等等……

  是主人。

  是她啊。

  小狐丸抓紧时间在被内蹭去面上的冷汗,竭力做到他目前所能达到最好的仪表,方默默地重新躺好。在客室内收到了弟弟沉默的讯号,石切丸温和地点点头道:

  “那么辛苦主殿了,我就先去祈福了。”

  他侧眸看了一眼悄无声息的部屋内室:

  “希望您的到来,会让他重新活跃起来。”

  紧接着,内室的樟子门便被拉开了。

  这是许久以来,女审第一次与小狐丸的单独相处。

  屋内弥漫着淡淡的药气,但更明显的则是其中萦绕的男子气息。被这样的气息包围不到十秒,女审的面上便如小狐丸所料那般泛起了红晕。

  然而这一次她并没有选择仓皇离开,而是握了握拳,竭力保持着她最自然的神情凑到了小狐丸的床边坐下。避开了对方眼眨不眨的凝视,女审认认真真地挽起袖子,将冰凉的手心贴上了小狐丸额头,而后慢慢调动身上的灵力为他治疗起来。

  那只冰凉的手甫一贴上肌肤时,小狐丸浑身微微一颤,紧接着,灵力就缓缓顺着她的掌心涌入他的体内,舒缓了他周身所有的痛苦。

  见小狐丸一直牢牢盯着自己,女审先是一愣,接着红着面颊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怎么了,一直盯着我看?”

  不待小狐丸回答,她自言自语地补出了下一句话:

  “这只是我应该去做的事,不必在意。”

  闻言,小狐丸咽下了将要涌上口的那句询问,垂眸沉思片刻,方柔声道:“感谢您……好像毛色是比之前要光泽多了。”

  “啊……”女审愣了愣,似乎是才想起来小狐丸这把刀的一些设定。她带着些抱歉、却越发神态自如道:

  “真对不住,我早该这么去做了……这是我的疏忽,以后定会多多地补偿你,好不好?”

  本是一句可以令所有小狐丸都高兴的话,却令这把小狐丸的心弦陡然间微微一颤。

  然而,毕竟始终处于被动受与的地位,只是偶然惊起的那点点涟漪,终究还是在她沉默有礼地退潮后彻底无波无痕、直至平息。于是他低低笑道:

  “那这可真是……”

  ——再好不过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菇凉们的留言,现在我已找到回复的办法,以后作话里就统一致谢啦~现在存稿箱快用完了,再过几章会变回周更的频率,请各位看官多多体谅,非常感谢_(:з」∠)_

  ☆、第 17 章

  “有时候觉得,人可以不要长大就好了。”

  厨房内,烛台切光忠弯着腰搅拌锅中昆布的动作顿了顿,他静默了片刻,继续划搅着随着熬煮愈发醇厚的清汤,含笑侧首道:“主人是在说笑吗?”

  “……是啊。”烛台切身侧的灶台上,女审没有回头地伸出手揭开了炖锅的盖子,瞬间翻滚而上的乳白蒸汽盖住了她的表情。蒸汽散去,她用一根筷子试探着在大块颤抖的炖肉上扎了扎,见能够很轻易地没入大半个筷头,方点点头道:“看来炖牛肉好了呢,烛台切桑要尝一口味道吗?”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