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本丸记事_墨猴【完结+番外】(39)

  屋内的女审不知道屋外歌仙曾经来过。她最近常常感到情绪低落、乏力嗜睡,然而灵力检测的结果却一切正常。不知为什么,她没有将自己身体不适的消息告诉任何刀剑男士,只打算忍耐到彻底痊愈为止。

  然而,在看到宗三一脸恹恹乏睡的模样后,她又总觉得歉意。见自己久治不好他,她只得在饮食上努力下功夫,近几日已将鸡鸭鱼牛轮换着花样都做了一遍。

  若还是治不好,便只好联系狐之助了……

  算起来,这已经和这群刀剑男士们度过的第三年了啊……呼……好困啊……

  她有些出神地想着,强打精神翻了翻手头的战况表,眼下是大片掩盖不住地青黑色。

  ——夜幕降临,将只略动了几下的饭菜收到天守阁外,鲶尾又一次得到了女审不想出门的回答,他有些失落地应了一声,默默地向楼下挪去,正磨磨蹭蹭间,忽然便见到自己的兄弟厚神色大变冲上了楼梯:

  “大将、兄弟!”

  少年声音颤抖,带着惶急:

  “歌仙与小狐丸似乎快要打起来了,烦请快去看看!”

  “哎哎哎?!”鲶尾一惊,便听见身后的拉门陡然划开的利响,白色的灯光下,面无血色的女审披了件睡衣便走到门外,神色莫测:

  “知道了。”

  待三人赶到了三条部屋,屋外已经围满了本丸的刀剑男士们,见女审寒着俏脸走来,畏惧于她冷厉的神情,竟没几个刃敢出声招呼,倒是站在门正中处的几位藤四郎你看我我看你,默默让开了进屋的门。与女审对视一眼后,立在屋内的石切丸揽着满眼惶急的今剑悄悄退了出去。女审甫一进屋,不知是否是听到小狐丸说了些什么,屋内蓦地传来歌仙包含怒气的一句训斥:

  “你这家伙……罪该万死!”

  伴着泼洒的声音与围观刀剑男士的惊呼声,女审一个健步冲上前一把拉开了拉门,大喝道:

  “够了!”

  屋内实在是一片狼藉——

  位于小几右侧,半跪起身的歌仙举着一只空茶杯,满脸空白地看着门外的女审;位于小几左侧的小狐丸被歌仙盛怒下泼来的茶水弄湿了大半头雪白的秀发,此时正顶着一脑袋的茶叶梗满脸隐忍,见女审赶来,他面上神色一变,伸手拨掉脸颊上的几根茶叶,自嘲般对着女审开口笑道:“嘛……明明这些日子里小狐什么都没有做,却要去承受莫须有的指责与怪罪,主人啊……”

  他忽地站起身来,几步站到了女审的面前。相较于身量中等的女审,他实在是过于高大,以至于能够轻松地将她整个人搂进怀中:

  “这么看来,若小狐真不对您做点什么,实在是太对不起这些天所受的折磨了呢。”

  言毕,女审只觉得下颌一紧,伴着男子灼热的气息,一双带着浅浅茶香的薄唇已迅速贴近——

  “!!!!!”

  女审悚然一惊。

  待睁开眼,看着眼前满桌的材料与笔记,女审才恍惚地回过神来:她居然就这么趴在桌上睡着了!

  “还好是个梦……”

  联想到方才梦里的狗血内容,女审面无表情地眨了眨眼。她站起身步入卫生间,呆站了片刻,忽然狠狠一拳砸在了墙上。

  待手部的剧痛平息,她才拧开了水龙头,慢慢用冷水反复洗了几把脸。平复了一番心绪,女审回到屋中,缓缓整了整桌上的材料,深呼吸了几次。想了想,她还是撤了结界,打开门招呼楼下的鲶尾:

  “鲶尾,今天的工作已基本上处理完毕了,要不要一会儿随我去左文字部屋看看?”

  “没问题哟主人!”

  自左文字部屋出来时已是黄昏时分,不知是不是因为今天女审格外努力的缘故,宗三终于不再失眠。帮忙将熟睡的宗三自女审的膝上移入被内,鲶尾随着女审蹑手蹑脚出了屋。与两位左文字在客室内沉默静等了许久,近两周来终于又一次感受到宗三深沉呼吸的江雪缓缓舒了口气,一旁的小夜则神色认真道:

  “真的很感谢您,主人。”

  女审无声地笑了一下,怕手指冰到小夜,便只肯隔着衣袖拍拍他的肩。一旁的鲶尾见机笑着插话道:

  “宗三桑总算睡着了,也算不枉主人这般辛苦。”

  女审神色略松,她微微点头道:

  “如果宗三还有任何不适,记得再来找我。”

  见她一副强忍睡意的模样,两位左文字也不好再留她,鲶尾陪着女审回了天守阁,在她再一次落下结界前,还是忍不住叮嘱道:

  “主人,您也要注意身体啊。”

  女审一愣,回首对着鲶尾展露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轻轻点头后拉上了樟子门。

作者有话要说:  人少则慕父母。始知好色,则慕少艾。

  ☆、第 18 章

  “哟~诸位,第一部队出阵名单如下!最后一位念到姓名的是将会担任队长哦!”清晨时分,一来就负责了本日近侍工作的爱染国俊元气四射的声音便响彻了整个本丸。

  “打刀,和泉守兼定!”

  “好啦好啦,我当副队长就是……哎呀!知道啦知道啦,会好好听队长吩咐的堀川!”长发青年带着几分炫耀般甩了甩刘海。一旁的堀川见周围刃的眼神扫来,连忙用刀柄狠狠戳了他一下,紧接着,他的姓名便被点到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