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本丸记事_墨猴【完结+番外】(46)

  小狐丸的面颊突然扭曲了一下,泡在修复池内的刀剑本体上静悄悄地又崩开了一道口子。见女审瞪大了眼,他连忙摆摆手,苦笑着咽下了口中和血的饭菜,含混不清地解释道:

  “……没事的主人……刚才没留神,嘶!咬到舌头了。”

  “……我去给你治疗本体,你稍微吃慢一些吧。”

  “好。”

作者有话要说:  一点甜蜜日常后就要开始惯例走剧情流程啦~=W=

  ☆、第 22 章

  小狐丸最近过得有些艰难。

  倒不是说物质匮乏或者遭受虐待,实际上他自化人身又与女审心意相通后过得可以说是遂顺极了:衣食住行都有充裕的保障,出阵归来后有心爱的人及时地照料,且因对方恪守分寸公私分明的缘故,他与其他刃的关系也非常和谐。甚至可以自夸地说,这就是许多刀剑男士梦想中的生活了!

  可为什么,他还是会有……不满足的感觉呢?

  远征半日归来,用过午饭后,大狐狸与几位素来较为亲近的同僚无所事事地窝在被炉内赏雪,坐在对面的鸣狐看了一眼将额头抵在暖桌上不愿抬头的小狐丸,与三日月对视一眼,伸手拿了一块红薯片递给了始终笼着手的老人家。三日月含笑致谢,终于肯在冷空气中伸出手指来,他咬了一口红薯,看了一眼保持沉默的小狐丸,并不打算打扰。

  唔……十有八九是因为方才主殿她毫不留恋地随着长谷部殿前去处理公务了吧?哈哈哈哈……

  小狐丸又用力用头抵了抵桌面,才勉强克服了心中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憋闷。他不是不清楚她的心意,也不是不明白她选择的正确性,可或许正因为此,他才会觉得有一点点委屈。

  大概有点像是那些因为知道自己被偏爱着所以才会肆无忌惮的孩子,小狐丸很想搂着她、抱着她、肆意在别刃羡慕嫉妒的眼神里撒着娇,毫不掩盖彼此间的亲昵。如果可以,他甚至想亲她、咬她,无时无刻不粘着她,骄傲地彰显她心意的归属。

  可是不行。

  自从两周前压切长谷部来到了本丸,得了女审授权的他工作极为卖力,而刀剑男士们本就严谨的日程安排更如上了发条一般,被他精准到了每分每秒。有了这样尽职尽责的副手帮忙安排,刀剑男士们的训练愈发正规。可以说,恰逢本次联队战训练,即使等级高如小狐丸,也可以在每一次出阵中感受到实力的增加。就这一点而言,他由衷地感谢着长谷部的付出。

  可这并不代表他可以就此霸占主殿本就不宽裕的闲暇时间……借着处理公务、临时安排、公文汇报、交接上层文件撰写等理由冠冕堂皇地打扰她,真是够了!

  就像今天远征回来,顶着新选组几位揶揄的眼神,小狐丸将特地带回的一束玫瑰花递给了前来迎接的主殿。女审接过后微微嗅了嗅,明显地眼神一亮。然而就在小狐丸凑前一步想和她亲昵一下时,一直站在女审身后犹如背后灵般的长谷部幽幽地开口了:

  “主人,时间到了。”

  只一句话,便唤回了女审的神志。她有些抱歉地看了一眼神情不虞的小狐丸,捧着花,轻轻用手拍了一下他的手臂,而后便集体招呼远征小队:

  “诸君远征辛苦了,可以直接前往餐厅就餐,烛台切表示今天有特地准备南瓜羹哦。”

  “好的呢主人。”

  “了解~”

  “知道啦!”

  一队刀剑男士应答地吵吵嚷嚷,唯有小狐丸不声不响,径直看向了女审欠身离去后匆匆走向天守阁的背影。缀在她身后一步的长谷部似有所感,突然回过头来与小狐丸对视,眼神那叫一个意味深长。

  想到这里,小狐丸便禁不住想要咬住后槽牙。他忍了又忍,这才幽幽吐出一口长气,拿起茶杯来呷了一口。一旁的三日月正在与子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些没营养地话题,鸣狐以手支颐,只垂着眼睛喝水,显然是不打算参与进去了。

  就在小狐丸以为弟弟和子狐可以就油豆腐口感这样无聊的话题交流到天荒地老之时,樟子门被礼貌地敲了敲,紧接着,在小狐丸陡然亮起的眼神中,拉开的门缝隙里露出了一期一振的笑脸:

  “小叔叔,打刀组出阵的时间就要到了哦!”

  小狐丸蔫了。

  “啊啊~时间过得好快啊!三日月桑、小狐丸桑,咱家与鸣狐这就告辞啦~”见鸣狐轻轻对一期点了点头,他肩头的子狐便快速向三条兄弟告了别。对上三条兄弟投来的眼神,一期歉然地笑了笑,随后与鸣狐一并出了门。房间内,三日月捻红薯片的动作微微一顿,他看了看再次将头垂下的小狐丸,无声地笑了出来:

  稍微、有一点可怜……但不打算同情呢,哈哈哈。

  晚饭时喧哗的餐厅内,小狐丸不出意料没有看见短刀组与女审的身影。唯有长谷部旋风般跑了进来,自大俱利手上接了两人份的便当后又匆匆离去。今剑与小夜的座位都空了出来,两位左文字便被烛台切安排着与三条家拼了桌。看着身旁安静用餐的宗三头顶肩上沸沸扬扬的樱花花瓣,小狐丸只觉得面前精致的烤鱼都没了滋味。

  “唉……”

  不知是谁突然叹了口气,一整桌的刀剑男士都抬起了头,然后……不由自主地齐齐看向了正喝着豆腐汤的宗三左文字。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