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本丸记事_墨猴【完结+番外】(47)

  宗三左文字:“???”

  难得看见二弟满脸疑惑不解的模样,江雪一个没忍住,微微扬起了唇角。

  小狐丸晚饭只略略动了几筷子,一碟半口没动的烤鱼更是直接让三日月笑纳了。他恹恹地将餐盘碗碟收好,悄无声息地溜回了空无一刃的三条部屋。不知过了多久,在听到远处的议事厅里传来了播放电影时才有的喧哗声后,抹黑趴进被褥里的大狐狸轻轻抽了抽鼻子:

  已经连续两周都没有和她单独相处的时间了……

  明明之前再忙,每天也会特地挤出一点时间来和他一起散步的……

  突然觉得自己白耽了这个男友的虚名呢……

  唉……

  小狐丸就这么自怨自艾着,迷迷糊糊蜷进被褥里睡了过去。

  朦胧间,他的足袋被轻轻取下,身上的护甲与装饰品也被人摘了个干净,被子重新盖好,头下的枕头也被调整得更为舒适。一只温暖的小手摸了摸他的面颊,小狐丸舒服地蹭了蹭,卷在脑袋下的一大把白色头发便被它伺机掏了出来摆到了合适的位置上。

  三日月倚在门侧,静静看着女审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小狐丸。大概是觉得彻底收拾好了,女审满意地轻拍了拍被窝中熟睡的大狐狸,对着三日月笑了笑,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直到被三日月与石切丸送出门,女审才微微吁了口气,接过一旁的长谷部默不作声递上来的两只小盒子,又将之递给了石切丸:

  “石切丸,三日月,很抱歉晚上打扰你们休息了。这是一点才烤好的玫瑰酥,请笑纳。”

  石切丸闻言温和地笑了笑,接过了点心盒。三日月嗅着空气里丰盈甜美的糕点香气,垂眼低声询问道:

  “主殿,真的不与小狐丸直接说明白吗?”

  “呵……不必,我挑的人,我对他有信心。”女审用手拢了拢滑落到眼前的头发。身旁的长谷部忽然刻意地扬起手看了眼女审送给他的腕表,紧接着微微咳嗽了一声,女审顿时了然,遂带着点疲态轻轻笑道:

  “一会儿还有出战的事务要继续。那么,我与长谷部就先告退了。”

  “辛苦了。”

  两兄弟微微躬身,直到主殿看不见身影后才直起腰来。石切丸将一只匣子递给三日月,另一只则被他无比自然地塞入了袖内:

  “哦呀,提前叨了小狐丸的光呢。”

  “哈哈哈哈哈,是的呢。”

  老爷爷不客气地打开了匣子,取出一块玲珑小巧的酥点直接塞入了口中,边咀嚼边笑得眯起了眼睛:

  “唔~好吃~”

  

  ☆、第 23 章

  在腹饥时吃到美味的点心,口渴时喝足香浓的酽茶,洗漱完毕后在带着地暖的温暖房间内美美睡上一觉,并且第二天没有日课,不必早起……冬日的至高享受莫过于此……呼……

  “宗近、宗近!”

  “……”一大早便被小狐丸坚持不懈地小声唤醒,三日月难得没有保持住平日里沉静的情态,他平躺在被褥里,木着眼睛发了许久的呆,才低低地应了一声:

  “怎么了?”

  “昨天、昨天……主人她是不是来了三条部屋?”

  弟弟的困倦一眼可见,但此时的小狐丸满心满眼都被另一件事填满,自是顾不得照顾他的情绪。见三日月微微颔首,小狐丸顿时沉默了一下,紧接着便有些窘迫地嚅嗫道:

  “那个……我昨日睡着了……并没有什么失态之举吧?”

  “……其实是有的哦。”三日月沉默了片刻,幽幽回应。

  “哦……唉、唉?!”

  见小狐丸秀长的眼睛都被自己吓到溜圆,三日月噗一声笑了出来,被他清晨吵醒的怨气与残存的睡意散了大半。他推开凑在一侧结结巴巴想要询问却又格外踌躇的小狐丸,自己取过枕畔的头巾带好,方慢条斯理坐直了身:

  “唉……昨日你在主殿面前,那失态的模样,简直不忍直视……”

  “……”饶是一时被情绪冲昏了头,此时此刻听到三日月这般口气的调侃,小狐丸的脑子总算也开始运转起来。他默默看了一眼偷笑不已的三日月:“……我会记得向主人进你的谗言的,宗近。”

  “不,你不会。”三日月气定神闲,甚至都开始自己穿起了外套:“而且她也不会听。”

  “……”口舌之争失败后的小狐丸更郁卒了。

  待小狐丸匆匆赶到天守阁下,便看见天守阁内外好一片繁忙之景:冬日联队战结束在即,各个分队的战果总结汇报成为了接下来论功行赏的重头戏。一楼的近侍房内,歌仙与一期分别对着一大叠出阵记录奋笔疾书,博多皱着眉头按着计算器,与药研一页页校对着出阵缴获的总物资表。作为近侍的长谷部则在一二楼间跑上跑下,每次都会带来或带走几份完工或数据出了问题的文件,忙得团团转之余还不忘抓住每一个前来汇报工作的倒霉壮丁赶进度:

  “堀川桑,你负责的胁差打刀组出阵表做好了吗?下周一就要上交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