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本丸记事_墨猴【完结+番外】(60)

  刃群中,小狐丸歪着头面无表情地把玩着褐色的茶杯,离他二个身位处,隔着没了笑容的三日月与已红了眼眶的今剑,是失魂落魄到再一次用被单将自己彻底盖住了的山姥切。

  “嗨呀主人,还请放下这箱快递,让我代劳吧!”

  被陡然自走廊拐角处杀出的加州清光与大和守安定吓了一跳,呆呆地任清光接过了手中塑封的纸箱,女审眨了眨眼,默不作声地点点头,指了指厨房的方向。

  加州清光反应很快,立即会意地点点头,含笑道:

  “工作完成后要记得好好保重身体呢主人~不必担心,我这便替您给烛台切送过去~”

  “……好,谢谢。”

  看着清光故作欢快地转身离开,落后一步的大和守微微颔首后,又用眼角的余光回眸扫了她一眼才抿唇跟上。立在走廊上的女审悄悄揪紧了衣袖。

  即使药研与长谷部等刃尽力想要遮掩,女审眉眼间的日渐低沉却是骗不了刃的。她开始时还能就此打趣自己、开自己的玩笑想要放松别人,可在频频对上短刀们的强颜欢笑抑或打刀太刀们的言不由衷后,她仿佛也渐渐失去了佯装祥和的气力。

  即使现在她的工作仅限于每天不足一小时的批复日课,小狐丸又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她也是一日比一日消极,一个人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

  夏天尚未至最盛之时,女审已消瘦了许多,脸色更是苍白到了大和守安定完全不能多看一眼的地步。而在发现身边的刀剑男士们都变得小心翼翼地、甚至开始有意无意地回避起自己,就连小狐丸也不能免俗地谨言慎行后,女审的病情不仅没有丝毫的好转,更逐渐多出了厌食的症状。

  “……谢谢你小狐,但是我现在……并不饿呢。”

  当沉默的小狐丸第三次将女审一口未动的午饭端出了天守阁后,忍无可忍的长谷部终于爆发了。他头一次未向女审申请便拉响了神乐铃,紧接着对着一天井集合而来的刀剑男士们大发雷霆:

  “明明说了,不要再给阿鲁金增添压力!”

  “都说过不要大张旗鼓、不要特殊化对待!”

  “你们不懂什么叫不动神色、慢慢处理吗?!”

  “好好反省,你们现在在做的事情!!!”

  伴着长谷部的怒斥声,原本鸦雀无声的天井内逐渐响起了几把短刀微弱的啜泣声。听见他们又开始哭,长谷部更是怒不可遏:

  “哭泣?哭泣!光知道掉眼泪,这又有什么用!”

  在弟弟们愈发隐忍的啜泣声中,一期一振再听不下去了,他寒着脸开口道:

  “长谷部桑,主殿如今身体不适,大家都很担心,而这并不是单纯想隐瞒就可以隐瞒过去的。”

  “一期哥说的没错,”看了一眼身旁眼睛都肿了的乱和强忍着呜咽声的五虎退,药研叹了口气道:

  “事已至此……既然哭泣无用,那么生气,恐怕也是没什么用的。”

  “你们!”

  “啊哈哈哈哈,大家不要争执啊。”三日月宗近上前一步,巧妙地隔开了长谷部与护犊子的一期一振间那火花四射的对视:

  “如今寻个方法,让主殿放宽心恢复身体才是正途吧?”

  眼见转移了所有刃的注意力,三日月也不卖关子,在长谷部再一次爆炸前迅速开口道:

  “老爷子倒有个提议:既然我们皆知道了主殿的病情,又已经无法做到再以平常心对待她,倒不如带回几位新人。让新人担任近侍照顾主殿,也好让主殿放松一下,不必整日里对着我们神经紧绷。”

  他眨了眨新月样的眼睛,装着没有看见小狐丸陡然间阴晴不定的脸,笑眯眯道:

  “诸位,意下如何啊?”

  一天井的刀剑男士纷纷沉默起来。过了良久,长谷部与一脸忧虑的歌仙对视了一眼,见对方到底还是点了头,方强忍着脾气低声道:

  “既然现在已没有其他刃有更好的办法……”

  “那么诸位……即刻便准备出阵吧!”

  “是!”

  这是女审本丸内的刀剑男士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集体出阵。为了缓解女审愈发萎靡的精神症状,经过作为初始刀的歌仙与现任总管长谷部的联合授意,他们打开仓库拿出了本丸积攒许久的资源,以悍不畏死之势声势浩大地反复横扫着曾经去过所有年代点里的残留溯行军。

  终于,他们奋不顾身的出阵得到了回报:在又一次挑掉了溯行军位于京都椿寺的最终据点后,原本平静一片的天空陡然间扭曲起来,紧接着,自被撕裂的时空间隙里,一队较以往溯行军高大数倍、浑身冒着蓝色扭曲鬼火的持刀怪物自其中缓缓踏出。

  “是检非违使……能得到新刃……能帮到主人了!……”

  作为胁差打刀组的新队长,山姥切国广猛地握紧了手中的本体:自女审抑郁后,因为怀疑是自己的情绪感染了她,他一直十分自责,甚至曾考虑过想要刀解自己以死谢罪,最后还是堀川一巴掌打醒了他。如今对上强势如斯的敌人,他不仅不惧,反而上前一步,摆出了攻击的姿势:“不管对手是谁,斩就好了吧!”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