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本丸记事_墨猴【完结+番外】(61)

  一道蓝影却比山姥切的动作更快!位于阵型右翼的首要攻击位置,散落衣襟的大和守安定早已冲上前去三刀连刺,眼神阴郁又狂热:

  “喔啦喔啦喔啦!人头落地死吧!”

作者有话要说:  决定不立FLAG了,明天再来一更。

  ☆、第 32 章

  “源氏的重宝,髭切。你……就是这一代的主人吗?”

  “我是源氏的宝刀,膝丸。呀!阿尼甲也在这里啊,真是太好了!”

  “……”原本坐在飘窗发呆上的女审有些迟钝地转过头来,只是瞥见门外的髭切含笑的面容后,她突然间睁大了双眼:

  “是您?!……”

  听到楼道里传来偷听的刀剑男士们一阵小声的惊叫,髭切笑容不变:“啊嘞?~家主您曾见过我吗?但我这可是头一次见到家主呀~”

  “……抱歉,认错了。”不知什么原因,女审面上突然一红。她慢慢低头扫视了自己一圈,见髭切眼中的自己披头散发只着睡衣,久违的羞耻感忽然涌上心头,她顿了顿,方难堪地小声道:

  “……呐……可否麻烦你、你们,先关上门,稍等一下呢?”

  “可以的哦。”

  “居然真的有效啊!”

  之前仗着佩戴了御守的优势,山姥切一行拼着大和守安定重伤、山姥切与蜂须贺中伤,最后配合堀川国广连续爆了三轮真剑必杀的优势,成功由小红手加州清光摸回了一对兄弟刀。

  甫一回到本丸内,除了大和守安定与触发了一血保护、让队友抬了回来的压切长谷部被药研强制按进了手入室,所有出阵受伤的刀剑男士都只匆匆将本体往修复液里一插,抢着过来围观新刃与女审的见面。

  眼见已经快半个月一言不发的女审突然开了口,髭切笑着点头退后了一步,膝丸则殷勤地关上了门。一群窝在楼道里的刀剑男士你看我我看你,都有些振奋。站在微微颔首的歌仙右侧,三日月宗近含笑拍了拍今剑的脑袋,示意他不要跳个不停,再一侧首,忽然发现身旁的刃已经换成了跃跃欲试的狮子王,小狐丸则不知在什么时候突然离开了。

  髭切着实是一把知情识意的刀。

  同样是底蕴深厚的老刀精,虽然得了莫名其妙的健忘症,但在面对女审时却从不犯错;个性略有些骄傲,却骄傲地恰到好处,未曾真正碰触除了弟弟膝丸之外、其他任何刃的雷点过;再兼得谈吐优雅从容,显露与人的个性也颇为豁达大方,偶尔在被开玩笑时还会笑着应和几句。搭配上他那勤劳能干又分外薄脸皮的弟弟膝丸,兄弟俩于女审身边近侍时明显取得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治愈效果。

  “享受着凉爽的冷气,吃着家主亲手制作的蝴蝶酥……哈哈哈~真是夏日悠闲好时光呐。”

  女审没有说话,接过膝丸奉上的茶杯,低着头翻阅起最近一月的远征报告来。不过若是仔细观察,却能发现她的嘴角是微微翘起的。

  膝丸为家主奉上了茶,又殷勤地给哥哥倒了一杯。髭切接了茶盏,优雅地小口呷着茶,漫不经心地瞥了瞥身边用亮晶晶狗狗眼眼巴巴瞅着自己等夸奖的膝丸:

  “唔~茶水也很美味啊,也谢谢泡茶的……嗯……泡茶丸?”

  “QAQ!呜……是膝丸、我是膝丸啊阿尼甲!”

  “哈哈哈哈~没事没事~不要太过在意这些小事情啦~”

  看着他们兄弟俩笑笑闹闹,久违的欢乐气氛令女审有些神思恍惚。她看了一眼这对兄弟刀:这样面对面坐在一起,轻松自在地处理着工作……

  ……似乎,也不是一件不能接受的事情?

  髭切放下杯子,又仔细窥了窥女审的表情,见她的神态已是一日较一日放松,默默于心底赞了自己与弟弟一句,冲女审俏皮地眨了眨眼。见对面的女审突然低下了头,髭切咧开嘴角,无声地笑了:

  只是她这种隐隐带着怀恋感的眼神……很难让刃不去在意啊。

  真有意思~

  她究竟透过我……在看着谁呢?

  ……但想来,不太像是小狐丸殿呢……

  眼见女审的病情肉眼可见地好转,前段时日里气氛一直紧绷至极的本丸也逐渐放松了下来。压切长谷部一高兴,甚至已连着三次延续了源氏兄弟的近侍资格,只务求他们能够一击制胜、将困扰女审的坏情绪尽数斩杀殆尽。

  对于被全本丸刀剑男士寄托期待、默许为将要拯救女审于抑郁之中的英雄这件事,髭切从不为此骄傲,当然,这也不并意味着他会主动推脱些什么。如今女审的本丸整体拉缓了战斗强度,又有勤劳老实的弟弟每天愿打愿挨地代为干活儿,近侍便成了一项颇为轻松惬意的工作。只需要每天早上请女审起床,为她送上早饭,然后在天井应个卯后,就可以全天闲坐着,欣赏着面前的她带病奋斗的英姿了。

  而越观察女审,髭切便越觉得,人类还真是一种奇妙的生灵:

  明明脆弱地像是一根线,一副随时都会被什么突然拽断的模样;却又不断努力坚持,保持着摇摇欲坠的韧劲;更有趣的是,她们或多或少都会藏起来一些东西不愿让刃看见,带着一幅幅不同的面具,犹如走钢丝般小心翼翼地平衡着外界与自我。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