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本丸记事_墨猴【完结+番外】(63)

  见他们真情流露,深知这段时间为大家添了多少麻烦的女审恍惚了一刻,紧接着忍不住红了眼圈,对着一餐厅的刃深深躬身道:

  “……对不起。”

  “前一段时间……我给大家添大麻烦了。”

  压切长谷部率先抹掉了眼角的泪痕,掷地有声道:

  “之前阿鲁金身体不适,那么照顾您便是我们的职责,怎么会是添麻烦!”

  “是的呢大将,”收拾好情绪的药研柔声接口:“我们别无所求,只希望您平安健康。”

  “主人,您能逐渐远离病魔……”歌仙用手帕沾了沾脸。

  “……真的、真的是太好了。”一期一振轻声道。

  “……”看着这些真心地为自己痊愈而单纯开心着、一声都不曾抱怨、忠诚体贴而又尽责隐忍的刀剑男士们,女审突然伸手扶住了体贴靠近一步的膝丸。她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了内心的愧疚与身上的颤抖,方含着泪笑道:

  “啊……非常感谢……真的非常感谢大家。”

  “果然啊,荞麦面看起来、就很好吃呢。”

  “主人,至少今晚请不要介意热量,来份天妇罗尝尝看吧?”深知这段时间女审究竟掉了多少秤的烛台切自有独属于他的那份温柔。

  “……哈哈,好。”女审愣了一下,没忍住微微勾起了唇。她自前田的手里接过炸物碟时,顺手摸了摸小男孩的头,看着对方犹如猫儿般在手心里磨蹭的娇态,轻声道:

  “只有今天呢。”

  “嗯,请您放心,”烛台切熟练地给锅里的虾一只只翻身,鎏金色的独眼里充满温情:“以后我会继续好好督促您的。”

  一顿饭吃得主臣皆欢:与短刀们拼桌而坐的女审抚慰了所有试图与她搭话的刀剑男士,又单独关照了一番在她病重时情绪格外低落的大和守安定与山姥切国广。眼瞅晚饭用完依旧谈性不减的众人,烛台切起身,自冷柜里端出两大盘早已提前蒸好的豆腐蛋糕,刀工娴熟地分割完毕,又亲手将小碟子奉到了女审面前。他将一颗装饰用的腌樱桃摆上了蛋糕的最上方,低声笑道:

  “请用吧,主人。”

  “非常感谢。”

  女审点头致谢,扫了一眼碟内造型可爱的豆腐蛋糕后,忽然又抬起头来仔细看了看围绕她的刀剑男士们,似乎欲言又止地微微顿了一下,最终依然神色如常道:

  “那么,我要开动了。”

  

  ☆、第 34 章

  即使没有喝酒,这顿难得的团圆宴也是足足吃到了晚上十点半。眼见好容易从夜战时期倒好睡眠的短刀们又开始接二连三地打哈欠,再一次接收到一期一振发来的求救信号,女审弯着眼哄着早已摇摇晃晃快要倒在她身上的博多:

  “已经很晚了呢,大家都快去睡吧。”

  “呜啊,夏日祭的事情……主人您还没答应嗒……这次不用省钱,可以随便玩喏……”迷糊的博多还在坚持着与女审讨价还价。见他朦胧着小眼神摆出要拉钩的模样,怕他勾起不停打哈欠的爱染的兴致,女审连忙勾了勾他的手指:

  “呐呐,我答应了,快回去睡吧,不然一期鸣狐都要担心了。”

  “……呼呼……”却是腿上一沉,博多半个刃已经趴在她的大腿上睡着了。女审正想尝试着抱起他,骨喰已经敏捷地自后方绕上来,小心地将博多扶着靠入自己怀中。他对着女审点点头,眨了眨紫色的眸子,轻声道:

  “我来。”

  “辛苦了。”女审同样悄声回应。

  骨喰将博多抱起后站了起来,临走前,忽然又回眸看了一眼女审,向来冷淡平板的声音里难得带了点暖意:

  “即使是生病,但能够陪伴你一起康复……这也是珍贵的回忆,我会好好珍惜的。”

  “嗯。”女审愣了一下,含笑应答。她坐定未动,陆续告别了犯困的小短刀与因要照顾小朋友而率先退场的各位家长,又温言劝回余下几把依依不舍的打刀。半小时过后,陪着烛台切收好最后的一只碗,关了餐厅的灯又拉好了门。女审让源氏兄弟先回近侍房去,自己则悄悄绕回天井换了双鞋,而后便在本丸内搜索起小狐丸的身影来。

  会议室没有。

  厨房没有。

  手入室没有。

  部屋区里……也没有。

  女审有些焦虑的抓了抓头发,打算自小庭院绕去凉亭看看。就在她踏上回廊时,一道幽灵般的身影陡然自前方显形,紧接着,笑面青江低沉沙哑的笑声传入了女审的耳朵:

  “……我在这里等着您哦。”

  “青江?”女审的心陡然一跳:与爱撒娇的加州清光一样,惯会口花花的笑面青江也是她应对时颇为苦手的类型。好在石切丸曾对她讲述了青江的经历,往后的日常中,多被安排去神社帮忙的青江果然较最初那段时间放松了许多。看着如今主人依旧一脸地故作平静,笑面青江又一次笑了起来:

  “哎呀哎呀,才刚刚稍微缓解了病情便出来找他吗?还真是爱操心呢。”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