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本丸记事_墨猴【完结+番外】(65)

  “主人,您就真的就没有任何一件能够……坦诚告与小狐的心事吗?”

  “?”女审被问得一愣,突然就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接话。

  见女审又恢复了那副不解其意、故作无事的模样,小狐丸深吸了一口气:

  “比如说,您之前抑郁的根本原因?比如说,您与髭切桑那突如其来亲密关系的缘由?比如说,我一直都想要向您了解、您却从来都闭口不谈的过往?!”

  待到最后一句话,小狐丸已握紧了拳头,对着女审按捺不住地低低咆哮出声。惨亮月色下,荒疏的社务所濡縁上布满了昏暗杂乱的树影,她身前的小狐丸那对鲜艳的红眸中凝满了阴影,配着唇畔暴露而出的雪亮犬齿与他身后胡乱纷飞的蓬然白发,竟俨然是一副野兽要择人而噬的模样!

  “!!!”

  几乎是下意识地,后退一步的女审摆出了防御的姿势。虽然她很快又放下了拳头试图想要解释些什么,方才已经瞥见了心爱的女人在面对自己时再一次露出了那副又惊又怕的模样,小狐丸俊美的面庞上还是流露出了令人心碎的痛苦:

  “果然啊……”

  虽然早已隐隐察觉到女审对自己情感的有所保留与不信任,但直面这一事实还是深深伤害到了小狐丸。见手足无措的女审想要靠近自己,他伸出手制止了她,哑着嗓子道:

  “果然啊,只要溶掉了大家就都是铁,我与他……我与他其实也没有什么不一致。而您对我的感情,会转移到他的身上,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女审握着衣领虚弱地开口道:“不是这样的小狐……拜托……我可以再解释的……”

  “啊啊,小狐在听着呐。”

  “……我、我……”女审徒然张开了口,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向小狐丸解释清楚前段时间她对髭切那突如其来的依赖感。对上小狐丸隐隐带着期待的眼睛,在隐瞒与吐露间反复拉锯的女审连着哽了好几下,最终还是侥幸心理占了上风,强忍着眼泪道:

  “我之前很累,我一直也在试着调整……我和髭切他并没有……对不起小狐,请你再多给我一点时间,我彻底调整好情绪后全都告诉你,好吗?……”

  小狐丸闻言沉默了一下,忽然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摇着头肯定道:

  “……您不信我。”

  “!”

  “甚至可以说,即使在已经确定了关系、您明确选择了小狐后,也未曾信过我。”

  “……”

  “您与我相处时总是疏离有礼、不喜亲近;您从不向我诉苦、也从不让我分担,即使我已明确表示出想要帮助您的意愿时,仍旧选择忽视,只一昧地给予;您总是下意识躲避我的进一步亲昵……这是因为您从不敢依赖我;您从不敢依赖我是因为隔阂,而让您隔阂封闭的真正原因是……是……”

  “……是因为您根本就没有信任过我……您不愿相信我对您的感情……是真的。”

  “……”凭借野兽般地敏锐直觉推测出了一切,见面前无可辩驳的女审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小狐丸眸中那一点渺茫的光芒也熄灭了。他几乎是按捺不住地惨笑了一声,转身迈步就要离去,就在此时,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了衣带在绸料上抽划的摩擦声。

  小狐丸猛地回过了头——

  站在他的身后,女审白到透明的脸上已满是泪痕,她正哆哆嗦嗦地解着自己的衣带,想要在心上人面前袒露出自己的躯体:强烈至极的愧疚感与铺天盖地的焦躁感充斥着她的心,使她猝然抛弃了羞耻、忘记了那些智子随口道来的愚蠢故事里最不该犯的错误教训,竟尝试着用一个女人最原始、最笨拙而又最徒然无功的方式来挽留将要弃自己而去的爱人。

  “别走、别走……请不要走……”

  女审抖着手,用力撕扯着那条已经在腰间系成了一个死结的腰带,见实在是解不开后她索性一把拉开了自己的衣襟,泣不成声地将大半个丰满的雪白胸膛暴露在小狐丸的面前:

  “小狐……呜……”

  一件宽大的黄色直垂忽然兜头裹住了女审抖个不停的身体,紧接着,一双大手摘了女审鼻梁上花成一片的眼镜,又略显粗鲁地抹去那张脸上碍眼的水痕。她正自发怔,周身一暖,已隔着小狐丸尤沾体温的外套被身前高大的男刃紧紧地抱入了怀里。夜色下的神社社务所内,一人一刃就这么无声无息地紧紧拥抱了许久。

  待女审周身不可自抑的颤抖彻底平息时,她的头顶处忽然响起了小狐丸一声疲惫至极的叹息声:

  “……小狐从来都无意逼您至此。”

  “但如果您对小狐情感的信赖只有这种程度,如果我们间的关系竟会可悲到如此地步……”

  “……还请冷静一段时间,再与小狐见面吧,主人。”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更3月3日!

  ☆、第 36 章

  女审终于回过神时,除了身上那件黄色的直垂外,社务所内再无小狐丸的踪迹。她默默坐着掉了一会儿眼泪,又神经质地紧了紧身上的外套,这才捡起眼镜慢慢爬到社务所门前,穿上鞋子后一摇一晃地向着本丸的方向走去。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