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本丸记事_墨猴【完结+番外】(67)

  “髭切,”女审平静地看着他,眼中却再没有了一开始睹物思人时而产生的依恋感,“之前那段时间……感谢你的耐心关怀。一直没有对你和膝丸说一声谢谢,我今天补上。”

  “……此外,我还要对再你单独说一声抱歉:如果没有我因为过往而引起的移情与默许,你也不会因此被误导,从而……生出些本无必要的想法。”

  明明是再一次被坚定地拒绝了,可在听到女审斟酌许久后的用词时,髭切的神情却愈发柔软,甚至扶着头隐隐地笑出了声来:“哦呀~家主还说我温柔?您才是真正地既温柔又善良啊……”

  “请不要打岔啊。”失去了光环加成后,髭切在女审眼中便没有了曾经的吸引力。她小小训了一句,见对方含笑点头,方严肃地点出了最后一句话:

  “总而言之,希望日后髭切不要再为这些毫无必要的情绪所困扰……从今后,我会努力成为一位好家主;也恳请髭切能够不计前嫌,与膝丸及其他同僚们一起好好加油。”

  “……哎呀呀,看来不答应您是真的不行了呐,”髭切眨了眨眼,露出了齿列间一颗小小的虎牙,“那么请您放心~我可不会输给其它刀的噢!”

  “……感谢你,”总算顺利解决了髭切,目送对方下了楼后,女审吐出一口长气进了房间。甫一关上门,她忍了半天的眼泪瞬间便滚滚而下:虽然依旧无法克制自己去想有关于小狐丸的事情,但无论如何,生活还是得继续。

  好在小狐丸曾对女审抱有深深的感情,不然也不会在被她疏离暧昧的态度狠狠践踏了一番真心后也没舍得彻底把话说死。这一人一刃的爱情虽然已是在悬崖边缘摇摇欲坠,但又侥幸至极地,留下了一线回暖的生机。

  女审靠着门又无声地哭了许久,直到凌晨时分才好容易控制住情绪。第二日一大早长谷部前来敲门时,女审已熬夜赶出了短刀们前往池田屋战场的清缴申请表。下楼后,她亲手将之交给了惊喜的厚藤四郎,挤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如今我既已无大碍,咱们本丸停滞许久的战线也可以继续推进了。”

  只是小狐,还请你再等等我……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更3月5日!

  ☆、第 37 章

  那日过后,小狐丸便开始刻意地躲起了女审。然而他曾经十足被动的女朋友却似去哪里进修过一轮,突然间便开了窍:任由小狐丸不动声色地各种躲,只要能接触到他的机会,她便绝不会轻易放过。

  并不想再去奢求心底又一次冒出的那一点隐隐的期待感,苦闷的小狐丸开始日日早出晚归。他频繁地出阵远征,偶有受伤时也只是将本体往修复液里一插了事,第二日天不亮时便马不停蹄地要求继续外出。

  许是察觉到小狐丸沉默地抗拒,女审再没有于他出席的军事会议上出席扰乱军心,也没有再站在送行刃员的最前面偷偷去看他。就在小狐丸以为她彻底消停了、正内心略感怅然之时。又一次开拓新战场的出阵会议上,一队的刀剑男士就收到了由长谷部带来的一份大礼:在万屋中也重金难求、普通审神者只能以大量军功才能兑换到的御守·极。

  看着会议桌上那金灿灿的一小盒、散发着强大守护灵力共计六个的御守·极,女审怕不是将自己自当审神者以来攒下的所有军功都砸了进去。

  “……”

  “诸位亦知,主她,这四年来,从没有将难攒至极的军功用在自己身上一丝一毫……”

  立在会议桌前的长谷部那饱含深情的声音突然抖了一下,他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要流露出过于明显的嫉妒之情,只一厢情愿地将女审略带私心的巨大奉献认在了在座的所有刃身上:

  “……总而言之,第一小队佩戴它的诸位,请每次出阵前在我这里领取,归阵后立即送返。虽然主她表示只需将之与之前的普通御守轮换使用即可……但整个过程中,请务必注意不准对其造成任·何·损·伤!!!”

  耐着性子听完一脸严肃的长谷部没完没了地千叮万嘱,待他分发完毕所有的金色护身符、收了小盒子后前去回复女审时,坐在桌前的一队六位刀剑男士你看我我看你,都没急着出阵,只一致将幽幽的小眼神怼到了坐在左侧桌尾处陡然间压力山大的小狐丸身上。

  “啊哈哈哈哈,刃生里第一次装备到的御守·极呐,就这么托兄弟的福顺利摸到了啊。”

  拿腔拿调的是小狐丸的亲弟弟三日月宗近,他修长的指列间跳跃把玩着小小的薄薄平安符,却很注意地不让之接触到桌上的茶杯以免被不慎溅湿。

  “感激不尽呢,小狐丸殿。”

  一期一振珍惜地将御守放进正月时女审送给他的手工荷包里,又将之放进衣衫贴近心口的内兜处。

  值得庆幸的是,往日里便极端寡言的大俱利伽罗与同田贯正国没再说什么让小狐丸倍感压力的话,只是微微颔首以示领情。小狐丸对面的狮子王却欲言又止了许久,最终还是一期拍了拍他示意了下,这才握着拳头、诡异地扭曲着神情回部屋换出阵服去了。作为今天队长的一期一振则刻意慢走了一步,在四刃俱都离去后才对着默然不语的小狐丸善解刃意地开口: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