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本丸记事_墨猴【完结+番外】(9)

lt )★攻击,笑容间,还露出了小小的萌萌虎牙。

 

  “……”在乱与厚乱飞的眼神中,女婶无奈地叹了口气,爱撒娇的小孩子的确蛮可爱的,但爱撒娇的漂亮大男孩她还真是应付不来。

  在好基友大和守安定前去远征后,加州清光便胡搅、咳,顺理成章地在本该轮到安定的近侍日里替代了他,名正言顺地在审神者身旁多呆了一日。见他得寸进尺地还在不住邀宠,乱嘴角一绷,用甜美地声调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狐之助先生也可以问我呀~”

  “哦!那么乱桑又有何感想呢?”狐之助善解刀意地转口道。

  “呐呐,主公她呢,温柔又善良~”乱先是小拍了一记马屁,而后托着下颌柔柔道:“她做事非常有条理,安排地总是那么恰到好处哦!”瞥见女婶意料之中微红了脸颊,乱再接再厉道:“她尤其喜欢照顾‘短刀’,对我与兄弟们都非常好!上次我负责近侍时晚上害怕,她还专门下楼来给我讲故事哄我入睡呢~”

  未等狐之助回话,厚先来拆自家兄弟的台了:“喂喂乱,我怎么不知道你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小了?上次是谁半夜不睡觉披着被单装神弄鬼想吓唬……唔……”

  乱眼疾手快捂住了兄弟的嘴巴,对着审神者撒娇道:

  “主公呐,我忽然想起来,小叔叔他们似乎快回来了,我们要不要一起去庭院欢迎他们呀?”

  在加州清光不满地嘟哝着“这明明是近侍的工作”声中,狐之助暗暗在心里给女婶评了个审核通过,而后叼着一块小鱼酥跳上了她的手。点点头道:

  “那么就辛苦你啦。”

  正门前的庭院里,随着新添入的齿轮钟上指针归零,一道金光闪过,前往本能寺抗击溯行军的鸣狐一行平安归来了。见他们全部斗志昂扬,身上也并无残破,女婶与狐之助一起点了点头。在女婶招呼完他们后,狐之助对她道:

  “审核到此结束。时间不早了,我便告辞了。”

  “辛苦。”女婶带着一干刀剑微微躬身,看着狐之助消失在传送阵中。

  狐之助一走,乱便一把抱住了女婶的胳膊,满脸担心道:“主公,评定应该没问题吧?”见乱凑了上去,厚与外出归来的药研、前田、平野和秋田纷纷围了上去,七嘴八舌地表达着自己的关心与意见。

  抱着手臂站在后面的鸣狐默默不语,身旁的蜂须贺则撇嘴道:“主公怎么可能会有问题,有我与浦岛这样出色的真品辅佐她,小小评定定然轻而易举的通过……”

  “是的呢。”意料之外地,女婶开口接了蜂须贺的话。见他有些吃惊地看着自己,她忽然轻轻笑了:

  “有虎彻一家、粟田口一家与其他刀派名刀们的辅佐,评定肯定可以顺利通过的!”

  “唔……那是自然的……”听到主公如此直白的肯定,蜂须贺脸顿时一红,他竭力压制着想要傲娇一下的心情道:“虎彻一家……都是很出色的名刀呢……”

  “那么长曾祢桑呢?”乱唯恐天下不乱地接口。

  “唔……?!”不愧是一直自矜身份的蜂须贺唯一的雷点,长曾祢虎彻之名一出,蜂须贺虎彻的脸就黑了:“长曾祢……?那种家伙可不是我的大哥。假冒虎彻之名的赝品而已……”

  见他如此排斥这个话题,女婶扬了扬眉,默默将锻出长曾祢虎彻让他们一家团圆的想法往日程表后排了排。可想着那天浦岛作为近侍,在聊天时一脸天然地说出自家二姐哥就是典型的“口嫌体正直”,她又有些纠结。

  正沉思间,她身旁的粟田口短刀似是侦查出了敌人的软肋,立时打蛇随棍上,纷纷顶着可爱的小脸说出诸如“可是长曾祢桑明明就很有名唉~”或“据说长曾祢桑很厉害呢!”这些明显想要戳爆蜂须贺虎彻的话。

  面对一群争宠同时还排挤自己的小家伙,蜂须贺咬着后槽牙,反复在心里强调:要忍耐、要忍耐!主公在这里,主公还在这里,不能发脾气……

  就在他忍无可忍之时,女婶忽然叹了口气。见主公叹息,蜂须贺的护主之心立即上线:“怎么了主公?有什么我能为你做的事情吗?”

  切开黑的短刀们也纷纷住了嘴,关爱起审神者来。

  “并没有什么,只是有些,想我的家人了。”女婶轻声道。见刀剑们顿时满脸心疼与感同身受,她摇头道:

  “罢了,我可能一生都……唉,能与兄弟相逢,真是件好事。”

  “我会尽力,让你们与亲人团聚。”

  “不留遗憾的。”

  ☆、第 6 章

  “主公呐,虽然我也很感动就是啦……但是要记得,不能够告诉我们你的隐私哦!”加州清光忽然懒洋洋地开口了:“我们都是缺爱的付丧神,如果知道了主人的‘名’,纵是自己不想,那种渴望被爱的执念也会让我们不由自主地想要束缚住你呢。”

  女婶一愣,没有回应这句话,一众短刀却纷纷沉下了目光。见气氛有些凝固,鸣狐上前一步,小狐狸插嘴打断了更不妙的发展: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