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玉」在水一方_石榴【完结】(7)

  “——逆天改命也。”锦觅怔怔念道。

  锦觅连犹豫都未曾。几道柔光闪过,一朵霜花已然浮在面前。润玉似是昏了过去,她狠了狠心,强行将他逼出原型。那如玉公子的真身也是通体晶莹,锦觅强忍着不去看他身上那一个血窟窿,把自己的真身慢慢逼入了他额头中。

  眼前白光一闪,锦觅忽觉如坠深海。头顶有几片光晕摇曳,她环顾四周,只见漆黑深处隐约有一光斑,她毫不犹豫向那处飘去。

  果然是他。这深海深处,四周已无半点光亮。他只是一尾孤零零的小龙,虚弱、怯怯的望着她。她靠近了,轻轻抚了抚他,他连头上的犄角都还长着绒毛。

  “别怕。”锦觅心道。“我生你生,你死我死。”

  tbc>>>

  锦觅从润玉真身中脱离出来后,勉强恢复了人身。只是这禁术十分耗神,她强行将自己的真身与他真身交相融合,将他的命数与自己的命数合而为一。

  果然,润玉那伤口开始愈合,不出半时辰竟只剩下一个剑疤。他还睡着,还是一尾长龙,不过身形已舒展许多,呼吸也正常了。

  锦觅轻轻靠在他脖颈,挨不住浓重睡意,沉沉睡去。

  她醒来后,那日故事竟如一场梦境。她与他共同在床榻上醒来,他未多说什么,亲吻了她的额头;之后便如往日吃吃喝喝玩玩乐乐,若不是检查了自己真身,确实隐隐有龙鳞光泽,她都要怀疑根本未经历此事。

  直到此事后,润玉第一次化出了龙尾。

  那晚锦觅在半夜醒的蹊跷。睁开眼时只觉得十分心浮气躁,整个人都在向外冒火。她无意扭动了身子,发现身后润玉已将她牢牢抱住,而二人贴近的地方格外清凉。她忍不住翻身,向他凑过去,整个脸都埋进了他胸口。他身上的气息让她安心,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停不下来的想要胡乱动弹,这才摸到了他的龙尾——

  谁知这一摸,竟让她自己更加难受了。她有些惊奇,又伸手去触碰他的龙尾,被按住了手腕,整个人被翻身压在了润玉身下。

  润玉满面通红。她感觉到他的龙尾有些颤抖。而她有些飘飘然,不知这是何意。

  “觅儿……”

  仅此一句,他的吻落了下来。她感受与往日不同,像是有蚕蛹正蚕食躯体,欲破开躯体展翅飞去。好在那些都是感觉,只有她和她的小鱼仙倌。

  幔帐低垂,床榻轻曳。一声低吟溢出,转眼消散空中。

  >>>

  这仙娥觉得自己大概与月下老儿八字犯冲。这几日天帝陛下每天喜上眉梢的样子,今天尤甚,看谁都是一副桃花盈盈的模样,本该讨个吉利,结果月下又来了,这回还是硬闯。

  哎,脑壳疼。

  好在陛下是真的心情十分不错,这般情形,只是摆摆手让她退下,未多苛责。

  润玉仅仅这样笑着,已让朱丹十分恼火。

  他伸着手,指着润玉,“你、你、你”了半晌,说不出其他半个字。

  润玉眉眼更加舒展,愉悦道:“叔父该恭喜我才是。不如我解释给叔父听,看叔父猜测的如何?

  “觅儿灰飞烟灭那日,我用了禁术——苍生之力,逆转时间,将她归于一处,强行恢复真身,救了下来。

  “救的时候确实用了些手段,如旭凤、你、或是其他与那前尘旧梦牵扯不清的,一一抹去了。

  “亏得叔父前来提醒,这还不够,毕竟旭凤还记得——”

  “你、你……!!”

  “于是我故意将消息透露出去。果然旭凤一刻也不能等的冲上了南天门。我告诉他,不论我手段如何,觅儿已与我两情相悦,与他再无相干,他果然气急。这样急火攻心,怕是又需修养百年。

  “往常觅儿应是练剑,她果然已被我关的心痒,来了。于是我重伤,濒死,她真是聪慧,想起我特意放在她床头上的那本禁书,将我二人——”

  “住口!无耻!!”丹朱气红了眼,居然施法上前攻击润玉。而润玉侧身避开,回身便将丹朱定在了原地。

  “——将我二人真身五行融溶,神魂合一,死、生、同、寿。

  “叔父,猜对几成?”

  “你不怕遭报应吗?!”

  润玉那笑中带了轻蔑:“有何畏惧?此后余生,她永远都不会离开我了。”他轻轻拍了拍衣衫,“同样错误我绝不再犯。这次,谁也不能将她夺走!”

  狂风乍起,殿内一片灰黑。一声巨响后,天兵们直直涌入,天帝依然傲立正中,月下仙人已匍匐于地。

  “月下仙人意欲杀我。本座念及旧情,便不再追究,让他即日轮回尝尽人间疾苦,再回天庭吧。”

  >>>

  润玉停在璇玑宫外。锦觅正在院中种花,扭头看见他在看她,立即红了脸。

  她还在为那晚羞涩。

  那术法除了将二人捆绑在一起,竟还会将一人强烈的喜爱厌恶共通与另一人。

  他几步上前,揽住了她。

  “觅儿,对不起,是我不好。”

  “有什么对不起的,本就是我非要让你跟我融在一起……”她说不下去了,脸颊微红,“我哪知道你拔剑后会自己愈合的……”有些丢脸,“不过你愈合也太慢了,要不我也不会误会你竟要死了!”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