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谎言_兔子的疑惑【完结】(4)

  当时才二十七的程美华,毫不客气地说,像她这样胸脑双失的废物,才会落入同学的圈套,直言她活该。

  张小雅对身材的问题十分敏感,程美华的话使她更愤怒,结果大吵一场,险些就被拍成影片放到网络上了。

  十五年过去了,双方的气焰已经收敛了许多,可是,释怀和和解的道路仍很漫长。

  「别说了,快点进来吧!别让孩子们在门外着凉了。」程美华催促他们进去。

  六

  张君琪和张雅琪陪伴表妹们玩耍,张期晖则和程美华夫妻讨论妻子后事的善后工作。

  「办丧礼的开支不用退了,现在是非常时期,留个十元八块应付不时之需吧!」张期晖打算付清帛金,但被程美华的丈夫一口拒绝。

  「谢啦……对了,君琪她们在葬礼上的表现如何?有没有什么大事发生呀?」张期晖问他们。

  他们的回忆和张小雅的证词大概一样,都是赞扬张君琪很坚强,让人放心。

  「不过呀……」程美华回忆道,「美玲好像曾经打过她们,认尸那时君琪左手绑着绷带,从她的表情看来很痛……据雅琪所言,张君琪好像为了保护她,左手手臂吃了一棒……」

  「美玲当时压力很大,升迁后不久公司就遇上财务问题,无法开源只好节流,解雇了许多老臣子,当中不少更是她相识十多年的战友和伙伴……这使她心理承受极大压力,加上当时雅琪正值呈分试时期,她十分担忧雅琪升不了好中学,影响日后的学业水平,在双重压力下她就这样爆发了……」程美华分析道。

  张期晖叹了一口气,妻子可真是不幸,同时也愧疚自己当时不在她的身边,无法为她分忧,自言自己是个不合格的丈夫。

  「不用这样自责……好好照顾女儿们吧,这样美玲在天上看着也会觉得欣慰。」程美华安慰他。

  「谢谢妳……」张期晖感谢她的谅解和开导。

  七

  这天晚上,张雅琪致电黄芷君。

  「喂……」电话的另一端响起熟悉又亲切的声音,「雅琪吗?我好想妳,好想看見妳……」黄芷君无力地说道。

  「我也好想看見妳……为什么老天爷要开这种玩笑,让我们相遇而不让我们见面?真的好残忍……」张雅琪哭着控诉。

  「别哭啦,雅琪……我不要听到妳哭,妳这样我好难受……」黄芷君哽咽地说。

  「妳应该为我感到高兴才是……我终于有希望离开医院,妳是不是问我出院后最想看见谁?我现在有答案了,妳要等我呀!」她说。

  张雅琪听后十分感动,高兴地表示自己一定会等待她,无论要等多久自己也不会移情别恋。

  可是,接下来的话把她推下万丈深渊。

  「……我会和妳正式交往,接下来就会见爸爸,他不辞劳苦地支持我打这场仗,我要好好感谢他!」黄芷君兴奋地说。

  在电话的另一端,张雅琪吓得脸色发青,她很想说实话,告诉她她父亲已经与她母亲在天上团聚。

  可是,说实话会为她带来巨大的心理创伤,她也许无法接受,可是,隐瞒这事的难度远比想像巨大,她心里难受得很。

  「怎么啦?雅琪?听到吗?怎么不说话?」黄芷君焦急地问道。

  「芷君,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我要挂线了……」张雅琪脸色苍白地说道。

  黄芷君不安地说了句保重身体就挂线了。

  挂线后的张雅琪,奔向厕所疯狂地呕吐。

  ☆、第十一章

  一

  复课的日期又延后两周,农历二月都快到了。

  「好闷呀……何时才能复课呀,头顶快要长满草菇啦。」黄晴美抱怨道。

  「老师们现在应该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正烦恼着该如何追回教育进度呢!」黄元禧放下水杯说道。

  「教学进度什么的已经与我无关……我只是担心要是last day仍然无法复课就糟了。」黄宋江吃着紫菜说。

  「对了,老哥……」黄元禧拿起一片紫菜说,「现在赤蛇肆虐,你班有没有同学受感染呀?」

  黄宋江叹着气说,「不仅有人感染,还有同学不治呢!真糟糕。」

  「现在好像许多人都染上这玩意儿,身边总有几个人感染这病……好像没有尽头似的。」黄元禧无奈地说。

  「你们不要吓唬我啦,我好害怕……」黄晴美脸色发青地说。

  「我说呀……现在停课一个月,当作休养一下不好吗?为什么非要上课?」黄芷淇插嘴道。

  「上课不好吗?总比留在家中发霉好吧!」黄晴美不解地回应她。

  「妳不懂啦……」黄芷淇垂头丧气地说,「妳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黄晴美正想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被黄宋江制止了她,她只好作罢。

  黄元禧看见事态不对,便讨论别的话题支开她们的注意。

  「对了,张雅琪开学后有没有遭到排侪呀?毕竟在医院待了一个多月,她有没有被白眼呀?」黄元禧问黄晴美。

  「没有啊,反而她们对雅琪脱离那个鬼地方,感到很恩慰呢!她们都上前问候她有没有被吓坏,很关心她呢!」黄晴美爽快地回应他。

  其实,看见张雅琪回来时,黄晴美高兴得上前拥抱她,又说她这一个月来夙夜担心张雅琪在医院遭逢不测,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