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染山河_沐流火【完结+番外】(142)

  张良一直守在一边,等他再醒来已是两天以后,高渐离试着动了动身子,还好手没有废,那自己的琴呢?他赶紧在床边搜寻起来。

  “放心,你的琴好着呢!”

  他瞟了张良一眼,这人这嬉笑不恭的嘴脸倒是和荆轲有些像。高渐离开口,只声音冷冷的说道:“你走吧。”

  “怎么,先生怕我跟着你会丢了性命?”见高渐离一言不发,张良才说道:“你就不想知道这些刺客是谁派来的?”

  “我知道。”

  “你知道?”张良把身子凑了过去,“那是谁?”

  “和你无关。”

  “难道是秦国的人?”看高渐离那副样子就知道答案了,“这些人用的兵器全部精良非常,绝不可能出自民间,难道是嬴政派来的?”

  这下高渐离的眉毛一挑,第一次扭头久久的看了张良好一会儿。

  “看来,是被我猜中了?”

  “你……”

  “诶,别问我怎么会知道,这理由不是显而易见吗?荆轲死了,现在连派他去行刺嬴政的太子丹都被燕王杀了,先生觉得嬴政会放过和他们交好的你?”

  “不错,的确是秦国人,但我无心于天下,我只想独隐山林品茗抚琴。”

  “你这人真是,但嬴政才不管你有不有心天下呢,他只看你对他对秦国有没有威胁。”看那人不为所动的目光,张良更是没好气的说道:“先生和荆轲是什么关系?挚友知己。那先生和太子丹呢?恩主客从。先生和这二人交好的美谈在荆轲死后不仅燕国人知道,现在是天下都知道的,但这两人说到底是为谁而死?还不是因为秦国,因为嬴政?何况现在燕国将要亡灭,燕王为了保命更是亲自割了太子丹的头颅。做为他们昔日故友知音,又赶上故国将灭,身有国恨家仇的先生就不会想着报仇,不会想去找秦王吗?”

  “你是说,秦王是担心我会去杀他?”

  “嬴政会这么想并不奇怪。”张良怀疑着,难道这人真是完全没想到这一点,“先生是个一般人也罢了,偏偏你高渐离不仅名满天下,还是个用剑好手,你说秦王一想到你还行踪不明的会不会寝室难安,会不会想尽办法将你除掉呢?”

  “随它吧。”

  “随它?这可关乎先生性命啊!”

  高渐离很坚定的说:“我不想再被搅进这些纷争中。”

  “可你已经在里面了!我知道先生无心天下之事,只想找个地方隐居弹琴过自己的日子,但如今看来只要秦国不灭,先生必然永无宁日。”

  “心宁即可,外物跟我何干。”

  “先生为何总是逃避?”

  “这是我之志愿。”

  张良气极,干脆说道:“好!如今母国将灭,先生若真打算袖手旁观也可以,子房知道一个极为隐蔽的去处,先生藏身在那里一定不会被找到。”

  看那人已有犹豫之色,张良索性说道:“子房只觉得意外,像先生如此清高的出世之人怎么会和荆轲还和太子丹那样俗欲熏心的人混在一起呢?先生既然不想过问世事也无心母国存亡,就应该入不得他二人的眼啊。”

  “你不用激我。”

  “我不是激你,子房是觉得相比于二位先士来说,你太过薄情贪生了。”

  “薄情?”高渐离淡淡的念了句。

  不是薄情,而是高渐离觉得自荆轲以后,自己已不能再相信其他人,不可再和任何人一道同行了。想起当年伯牙为子期能够舍弃琴音,而他高渐离却为荆轲舍了天下,舍了人世。

  高渐离总想着当年在易水,若他没有和那人分别,而是和荆轲一起去了秦国一起死在秦宫就好了,也省了这么多的遗憾。他高渐离一生从未做过悔恨之事,但这一件却让他一直悔恨了三年。或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无法再出现在太子丹面前,无法面对旧人。可如果当年他回去了呢?若是他高渐离还在太子身边,燕丹会不会逃过一死劫?关于这一点高渐离想过了无数次,但现在燕已死,他想得再多也是无义了。

  张良看他出神,猜度着高渐离正在想及往事便说道:“我听说,燕王亲族,包括太子妃和她腹中尚未出世的婴孩都被秦人刺杀了。”

  “什……什么?”果然高渐离有了反应,“你从哪儿得来的消息!”

  “现在易县人人皆知,我用不着打探,我猜刺杀他们的和几天前刺杀你的是同一波人。”

  “这不可能!”高渐离双眼微颤的说:“他们是宗亲,身边都有重兵保护,怎么可能在燕地轻易被杀呢?”

  “王室所有亲眷都死于一夜间,这的确让人难以置信。他们本都逃到了东边的安平城,但燕王突然下令让所有亲族都迁到辽阳和他一起守城。我听说为防意外,这太子妃和王后等一行人从安平过来都是乔装打扮,而且踪迹极为隐蔽,秦国的刺客是怎么找到他的呢?”

  “你是说,他们身边有奸细?”

  “没错。”

  高渐离长叹了一声,如今国之将灭,见利忘义或者贪生怕死之人是不少的,总之若他们要做叛徒就都有自己的理由。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虐文 虐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