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染山河_沐流火【完结+番外】(160)

  “盅人?”

  “大王放心,既然你和赵衍如今是血脉相连就可以引用此法,这冥蝶可以感知到那人和大王相同的血气。”

  嬴政这才明白过来,“就是说我只要跟着它走就对了。”

  “嗯。”

  “多谢。”

  “大王!”女子忍不住出声:“这一次,不如把重璃也带在身边吧,或许我也能帮上忙。”

  “不必了。”嬴政依旧摇摇头:“他们之前在中牟城遇袭想来形势一定凶险,你一介女子,还是不去的好。”

  “可是……”

  “我会多带些人马的,放心。”

  嬴政说完就拂袖而去,不再给那人回应的机会。女子站在军帐中,眼中是前所未有的迷惑。她之所以跟前嬴政是因为他有着为王的天命,因为他可以为自已印证赌约,怎么现在她却越来越放不下了。

  西垣已经带着人马在军营外等了很久,这嬴政也真是的,什么也不说明白就吩咐他在这儿候着,这到底是要干什么?他实在没了耐性,靠着身后的栅栏打起盹来。

  听说,这一次来到军营里的不只是嬴政,还有那位神神秘秘的夫人夜重璃,这女人可不简单。之前嬴政把她从韩宫里带回来的时候他就觉得奇怪,嬴政一个不好女色的人怎么会把韩王的女人留在身边,何况还是一个既不倾城也不倾国的女人,后来夜重璃被封了夫人,长年留在宫里,特别是这几年还跟嬴政越走越近了。

  “难道是因为阴阳术?”西垣想着念了这一句:“她真的会阴阳术法吗?江湖上这种骗人的把戏多了,大王那么英明的人怎么会被她一个女人迷惑?”

  夜重璃会阴阳之术,这也是西垣最近才知道的事,他虽然没亲眼见过可心里认定了是个幌子,顶多是些惑人心魂的魅术丸药而已。或许说到底,这个夜重璃也就是会些手腕罢了,要不之前的韩王怎么会她那么着迷,恨不得把韩国都送给她了,后来韩国一灭这女人肯定只能栖身于秦国,找个更好的靠山荣华一世了。可夜重璃这如意算盘打错了,这位秦国的大王可跟韩王老儿不一样,人家心里可是满当当的有一个嬴景臻呢。

  正这么想着,西垣就见嬴政过来了,他赶紧直起身子,小声道:“大王。”

  “人都到齐了?”

  “按您的吩咐都是宫中的密卫,我已经吩咐他们换上便装了。”

  “好。”

  这时西埂才注意到嬴政不远处有一只绯红的蝴蝶,真是奇怪了这个时候还冷着呢,怎么会有蝴蝶呢,还是这个颜色?还没等西垣回过神来嬴政就说了句‘走。’

  “大王,我们这是去哪里?”

  “你跟着就行,不要多话。”

  “是,属下明白。”

  他就这么不明就里的出了军营,西垣走在路上,这感觉有点像三年前在邯郸的时候,嬴政也是这么不说不言的把自己硬生生变成了赵玦,而这一次呢?现在萧默珩都死了,总不会还跟他相关吧?西垣想着打了个激灵,赶紧止住想法的跟了上去。

  第七十五章 扑朔迷离(三)

  赵衍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看见了嬴政,看见了那位高高在上的君王,他还梦见自己竟主动对那位大人做了那样的事。不可能……这绝不可能!嬴政是君,而他只是一个身份低贱的奴才,以前要不是嬴政提起,赵衍是绝不敢主动和他有过多接触的,还更别说是与嬴政交欢了。醒来之后赵衍看了看自己周身,他明明还在牢房里但他却觉得下身酸软,怎么会……那个梦竟然那么逼真,连他的身体也跟着出现了反应吗?虽然做春梦这种事无可厚非,但赵衍却是极少经历过,更别说那对象是嬴政了。

  不再多想的赵衍注意到了周围的变化,奇怪,刚才的那两个守卫不见了,而原本绑住自己四肢的锁链也辙了下去,这到底怎么回事?他们就不怕自己逃跑吗?还是那些人有心想放他逃跑?然而赵衍刚想起来就发觉自己浑身无力,连脑子都是浑浑噩噩的。

  “是那个人……”赵衍一下想起了张良,对了,自己之前见那个叫张良的人进来,他还逼问了好一会儿。可不知为何眼前却突然变成了嬴政,难道他们给自己下了药?赵衍听说过江湖中就用药物讯问犯人的做法,有些俘虏可以经得过种种酷刑却经不住这小小的药丸,“我到底说了些什么?我难道……把那个张良当成了大王?”

  赵衍这下恍然大悟,难道说之前的一切都不是梦,而是他真和那叫张良的人做出了那般苟且之事!赵衍惊惧之下也不敢再往下想,恐怕嬴政会来大梁的消息也被自己透露了,这可怎么办才好?赵衍看着窗户外透进来的一丝月光,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要逃出去,他一定地逃出去将此事告知君上,如果嬴政真因为自己而被乱党所害,那他可真是万死难辞了。

  夜已经深了,越姒姜看着眼前正在喝茶的张良,说道:“子房,既然消息问出来了那我们还是即刻赶去大梁城吧。”

  去大梁城,秦国有二十万大军在城外呢,难道他们这一千人还要去送死吗?

  “大梁城我们是救不了的,这次伏击到辛眦也多亏了姬将军的牺牲。”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虐文 虐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