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染山河_沐流火【完结+番外】(163)

  赵衍一松手,却只点了张良的穴道。

  “一个多时辰之后就会解开。”

  “这是个杀我的好机会,你不动手吗?”

  赵衍瞥了瞥张良,“我说了安全后自然会放你。”

  “你认为这就安全了?”

  “带着你在身边更不安全。”赵衍说的可是实话,他之前在易县见过张良,那时他还和高渐离在一起。说到武功虽然他不如高渐离,便也算是翘楚了,自己现在体力不济,若真要挟持他赶路怕会生变。

  “姒姜他们说你是嬴政手中的一柄利剑,是一个无知无觉的刽子手,在我看来却不是如此。”

  若是如此,他怎么会信守跟杜晋结下的承诺?

  “上次在燕国被你和高渐离所逃,再下次见面我会以命相搏。”

  “哦?原来赵大人还记得我,我还以为是只有自己一厢情愿的想着赵大人呢。”

  赵衍眉头微蹙,他有些费解的看着张良,之后不发一言转身而去。

  张良看着那远去的背影,嘴角漫开了一丝丝玩味的笑意。赵衍,他对这个人的好奇心越来越甚,慢慢生出了别样的想法。而不过一会儿,他便行动自如的迈开了步子。

  “你会点穴,难道我就不会移穴吗?”

  这移穴走位的功夫是他前阵子刚学会的,不想真的派上了用场,不过还好这次赵衍是身受重伤,要凭着他往日功力,张良想使这法子还不一定能成。

  视野越来越模糊了,赵衍只感觉全身虚脱,之前要不是因为那一阵噬心的痛楚他根本不可能爬起来,而如今这痛处却一下消失不见,他这身体又回到了以前那样无知无觉的样子。这下困倦像潮水一般袭来,赵衍的毅力也在被一点点的消磨殆尽。可这阙山他还没走过去呢,他还没回到嬴政身边还没把消息带回去,他怎么能就这位死在这儿呢?而就在此时,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那人缓缓走来,带着满满的自信。

  “又是你?”

  张良将双手负于身后,好似炫耀一般问道:“此时又见面了,赵大人可是别来无恙?”

  “你是怎么解开的?”

  “我之前小看了赵大人,但这次赵大人你也小看了我。”

  这个人到底在玩什么花样?他根本不可能被自己挟持,可此时赵衍觉得身体越来越无力,他强打着精神可身体就是不听使唤。赵衍没有随身携带武器,他模索一阵后只剩了刚才被自己折下的那箭头。

  “你还要跟我打吗?”

  “否则呢?”

  “难道你以为凭现在的自己还能打得过我?”

  赵衍目光一凛,“行或不行,我总要一试。”

  之前在燕国的时候张良就知道这赵衍身手不凡,甚至还在高渐离之上,但他没想到如今这人已经伤成了这副样子又服下了失魂散还后这么难缠,论招式上可是招招毙命。张良身无武器,和他打斗下来颇为吃力,这一次,他可不能再轻敌了。张良想着一下钳住了他的双肘再往后一仰,赵衍手中利刃就扑了空,连身子也被张良带着往前栽去。而他们所在之处正好是个不小的山坡,赵衍的身体一往下跌,还没松手的张良也跟着被绊倒了。二人顿时失了平衡,怎么也停不下来的两两环抱着往山下滚。

  “喂……”

  “你放手!”

  张良一点也不甘示弱,“怎么,你以为我会放你这么逃出去?”

  张良刚说完这一句,两人的身体就离地腾空的滚出了山坡之外,原来这后面还有一个不小的山崖,张良还没回过神来就跌进了一片冰寒的湖水中。这时,那本抓在自己手肘的力道一松,原来入水后的赵衍在这冲击下已经昏厥。

  “赵衍!”张良下意识的挽了他一把,他将那人扯过来护在怀中,继而带着他往上游去。水中有点点血迹蔓延开来,是赵衍身上的伤口被撞裂了。张良赶紧加快了动作,等浮到水而上才狠狠的吸了一口气。等他将赵衍拖上岸时,那人已经完全失了意识。

  “喂……赵衍。”张良拍了拍他的两颊,“醒醒,赵衍……”

  这人呼吸尚在但是气息很弱,连脉搏也只有浅浅的一丝,张良探了探他的身体,这温度低得不寻常,他心道一声不妙后就在四周找起柴火来。这时候刚刚入春,这山中的水还是冰寒得很。张良拾到了一大堆细柴枝过来,不过一会儿便在湖过升起了一堆篝火。他脱下自己的外套跟中衣后才看了看赵衍,难道自己要帮他更衣?难道真要把他扒干净?张良起身解起了这人的衣物,他们在昨晚都做过那些事了,难道还怕这几件薄薄的衣服吗?可脱下那贴身的衣服后,张良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这人虽然习武,但是身体实在说不上健壮,褪去那层层衣物后反而还有些瘦弱,更让他吃惊的是那人身上的伤痕,那些伤口大大小小的,特别是最近的那几处,有好些都还没愈合呢就又开始溃烂发脓了,还有这两日他们有牢房中对他用刑后一些未被处理的伤痕。

  “你这人,到底是什么做的?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张良默默的呢喃了一声,他将人在火堆旁安置好后,便开始清理起伤口来。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张良看着昏死过去的赵衍,他心中一时迷茫竟说不出原因了,是因为嬴政吗?还是因为心中的一丝好奇和怜悯呢?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虐文 虐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