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染山河_沐流火【完结+番外】(178)

  “赵衍!”

  看他步子未停的张良原打算动手,可下一刻他就见赵衍晕倒在草丛中。张良走过去扶起那人,眼神却是望着不远处的秦军大营。既然赵衍已经回到他身边,为什么嬴政没选择救他呢?

  “这人,是张良?”伏在草丛中的陆离小声说道:“是你在等他?还是大王在等他?”

  李西垣眉头紧锁,他担心之事还是发生了,“我真希望他不要出现。”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把张良擒住等大王回来处置吗?”

  “不,先跟着他们。”

  陆离应了一声,之后便跟李西垣一起跟着那二人而去。

  当下的高渐离和越姒姜栖身在一间空出的民舍中,因为早知秦军将至百姓们都纷纷撤离了空留下这些房屋田地。其实,他们到这里已经有了三日,但张良成天不干正事就喜欢往秦军大营边上靠,问他原因他也不回答。所以这三天下来越姒姜心里是憋足了火,她老觉得张良自从见了那个赵衍就整个人都不对劲了!

  “不行。”越姒姜把水囊一丢,“我要去找他,这次就是硬拖我也要把他拖回代郡去!”

  高渐离此时正在擦着他的琴弦,他抬头就见了推门而入跟越姒姜撞个正着的张良,可他的肩上还多了一个赵衍。

  “张良!”越姒姜扫了一眼他肩上的人,“这是怎么回事,你是什么意思?”

  “他受伤了,我想请高先生救他。”

  “你!”

  撇开越姒姜,张良直接扶着赵衍走到了高渐离身前,“我内力尚浅,现下只有你才能救他。”

  第八十五章 旧恨新生(四)

  高渐离手中动作一停,他还没开口呢就听得越姒姜说道:“不许救!”

  “姒姜……”

  “他是嬴政的人,他的性命自有嬴政来管,你为什么要多管闲事?难道你这几天一直守在秦军大营外是为了找机会接近赵衍?”

  张良点点头,回答得不容置疑:“是。”

  “张良,你为什么会对这么一个人这么执着呢?”

  “他留在秦营只有等死,我不能坐视不管。”

  越姒姜闻言冷笑了一声:“他在秦营是等死?可你不是料定了他赵衍是嬴政看中的人才蓄意接近的吗?既然如此就说明嬴政对此人并不在乎,那你就算救了赵衍又能怎么样?”

  “姒姜,我自有我的考量,你不用多心了,我不会对赵衍入迷更不会因他误事。这是我对你,更是对我自己的承诺。”

  “子房,我答应你。”高渐离起身放下了那瑶琴,“既然高渐离视你为友,就必会相信你。”

  “渐离,多谢。”

  高渐离就是这么一种性子,世人都道他冷漠高傲不懂凡情,可谁成想这人一旦生情就是无欺无瞒,无惑无疑的,唯有深信二字。张良忽然在些羡慕,荆轲和太子丹能和这人相识于微时,能和这人并肩共同游历于天下。

  “那姒姜呢?”看那人仍是一脸不快,张良才说道:“我和高先生相识不过一月,但如今连高先生也能对子房深信不疑,但姒姜和我相识多年,难道不不知子房心中所向吗?”

  越姒姜瞥了一眼赵衍,叹过一声后便出门去了。

  当下夜色昏昏,但即便如此李西垣和陆离二人还是一下就认出了越姒姜。

  “越姒姜……”陆离一愣,“是她?”

  “既然有张良出现,你就该猜到会有这位越公主。你如果还想杀她泄恨,以后有的是机会。”

  陆离不言语,越姒姜生而倔强不同于寻常人家的女子,她会再现于秦赵之间这一点陆离从不怀疑,但现在的越姒姜在他眼里就像是一个陌生人,没有仇怨更没有恩义。自当晚这人逃离咸阳宫后三年过去,陆离觉得自己对这个妹妹……甚至是对生父越泯的恨都所剩不多了。

  陆离问道:“要不要派人过来围剿?”

  “不用了,让人盯着他就好,只要保证他们人在大梁城郊就行。”

  “嗯。”

  “你这次去黄河之边一定会见到大王,那我也省得派人去回禀了,小离,你就把你今晚所看到的禀告给大王,这件事大王自有决断。”

  “我明白。”

  军营之中,夜重璃站在帐外望着满天的星辰,她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却只注视着嬴政那一颗命星旁边的辅星。

  “怎么会这样?”夜重璃看着那颗星辰,奇怪的是那星子片刻之前还晦暗无光,现在却又生出了一些冥冥之光,“赵衍内伤沉重明明没几日好活,为什么现在他这命星又变成了如此生机盎然?”

  难道是她的御人丹失效了,是军营里的医官们给赵衍重新诊治过?

  “不对,昨日他之脉象沉缓,若不是内力深厚之人为他运功渡气赵衍绝无生机,李西垣不懂医理内力也没到如此程度,难道是另外有人相助?”

  夜重璃想着叹了口气,她本想借这机会在暗中神鬼不知的除掉赵衍,她在为赵衍诊治的医官身上动手脚就是为了跟自己撇清关系。这样即便赵衍死了嬴政也不会怪到她身上来,至多迁怒于李西垣和军中大夫,可她没想到赵衍居然另有生路。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虐文 虐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