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染山河_沐流火【完结+番外】(181)

  “他们得了一次甜头居然还不知死活的追到了这大梁城,我们刚查探到他们的藏身地,现在调动这小股兵马正是想趁着今晚的夜色一举剿灭呢。”

  “什么?”赵衍愣了愣神,“你是查到了他们的下落?”

  “是啊,怎么?赵大人难道是想跟我们一起前去一血前仇?”

  “我……我不过是随口问问。”

  “也对也对,你现在有伤在身,跟着我们也多有不便,还是留在大营里的好。”想了想,李西垣又加了句:“不过你放心,我们这次是十拿九稳一定会将这些赵国余孽扫个干净,所以赵大人你就别跟着瞎参合了。”

  “嗯。”

  他们要去围剿张良等人,自离开后这念头就在赵衍脑中将他折磨得坐立不安,看今天这架势,李西垣所带之人马绝对在千人以上,而张良却只有一人,纵使他再怎么七窍玲珑也逃不出去。这可怎么是好?张良是因自己才来到大梁,难道他真的要看着那人送了性命?但他又是嬴政的敌人,是曾经在咸阳宫行刺的刺客。若是平日赵衍大可放心决断,可如今这军中也有人对他动了杀心,虽不知那些医官们是不是受命于嬴政,但按目前的处境来说,他最好的方法就是按兵不动。

  “罢了,过了只要他平安过了今日我们就可两不相欠。”赵衍顾自呢喃了一句,还是起身往帐外而去。

  站在暗处的李西垣默默叹了口气,“赵衍啊赵衍,你怎么就一点心眼也没有,我都说得那么明显了,你怎么就听不懂呢?”

  难道,那三年前在咸阳宫的一幕又会重演吗?

  而这边的张良还优哉游哉的坐在房中看着一本书简,忽然‘吱呀’一声,那门后出现了赵衍的身影。

  张良不怀好意了笑了笑,“怎么,赵大人不是说过绝不会再回来吗?怎么这还没过去一天呢就巴巴的赶来了。”

  没心情与他多话,赵衍只说:“你快走。”

  “我说过了,现在就不走。”

  “入夜之后秦军就会前来围剿,你不走,难道想在这里送命吗?”

  “哦?”张良把那竹简一收,“秦军会来?这么说,你是特意来报信的?”

  “我清楚秦军在这附近的布防知道怎么避开,你现在就跟我走。”

  “你就不怕惹恼你那位心心念念的君上吗?”

  “我怎么脱身,不用你多心。”

  “赵衍,你该不会是嫌我误事才故意编了个幌子诓我离开吧?”

  赵衍目光一凛,“生死之事,怎可玩笑?”

  “好,我就听你一次。”张良收了东西,离开那屋子老远后才在一片山林中吹响了随身携带的鸣笛。这声音听着像鸟叫,但赵衍清楚得很这是用来传讯之物。

  “你不是一个人来的?”

  “可笑,你还真以为我会一个人跑来这留有重兵的大梁城?”空中有了回应,张良判断方位后才说:“走,我们去东边的林子里。”

  但赵衍听完这一句却是仍在原地。

  “怎么,你后悔了?”

  “张良,你为何不据实以告?”

  张良笑得肆无忌惮的拍了拍赵衍的胸膛,“赵衍,你有你的君上,而我也有自己的好友知己,既然你能为了你的君上有所隐瞒,难道我就不能为了护住他们的性命保留一些吗?但我张良对你绝无加害之心,当然也不会让他们伤了你,这样你还担心什么?”

  “张良,你我立场不同所奉之君也不同,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如果你今日安然逃出,我们二人之间便无半分瓜葛,若你再相纠缠我一定不会留情。”

  “好!”这次张良倒答应得爽快,“那我们一言为定,你大可不必留情。”

  赵衍和那人对过一眼后便往前走去,而张良看着他的背影心中却有了一番盘算。

  不知赵衍说得是真是假,反正高渐离和越姒姜就稀里糊涂的跟着赵衍出了大梁郊外,一路上他们没遇到一个秦军也没有一点变故,这下张良倒真在怀疑赵衍那话的真假了。刚出了大梁城郊赵衍就急着回营去,不管张良怎么挽留也没用。不过想来也罢了,他们总还有见面的机会,这一时有越姒姜跟着也不好把赵衍强留在身边。

  此时夜风大起,看样子就要下雨了,但告辞后赵衍并没有直接回秦军大营而是去了之前张良藏身之处,他在暗中观察了一阵子,现在月色正浓已经到了李西垣说的时辰,可没什么不见秦军的影子?赵衍心下一惊,脑子里冒出一个念头,难道这一局不是为了张良,而是为了他自己而设的?赵衍看了看自己四周,现在这方圆数里恐怕是已经被秦军包围,但张良他们呢?这样一来他们安然出去的机率应该也是微乎其微。那现在自己是该逃吗?不,赵衍清楚他是逃不出去的,更重要的是,他根本不想逃。略略想过之后赵衍便往秦国大营走去,自己这条性命本就分文不值,但可惜临死却害了张良这屡次施救于他的人。

  可走到大营辕门处赵衍却没想到,在这儿等着他的不是李西垣,而是嬴政。只见那人双目微阖的扶着木栏迎风而立,他鬓边散下的发丝随风而起,看神色甚是平静。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虐文 虐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