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染山河_沐流火【完结+番外】(190)

  “这座小城安宁祥和,果然是这世上少有的灵地。”

  赵衍‘嗯’了一声以作回应,随后走了一会儿才问道:“君上,是第一次来这儿?”

  “当然,你呢?”

  “属下也是第一次。”

  “既然是微服在外就不要唤我作君上了,你可以直接叫我赵玦,或者……叫我哥哥。”

  “属下……”

  知道他又要说不敢,嬴政立马扼制道:“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是王命。你再如此称呼岂不是会露了马脚?”

  “是,属下……”

  “嗯?”

  听着嬴政的语气,赵衍才说:“阿衍明白了。”

  “你喜欢什么样的花?”

  嬴政的问题实在转换得太快,赵衍根本没回过神来:“花?”

  “对,今天是花朝节,是庆祝百花的日子,所以我想问问你有没有中意的花草?”

  这花花草草的赵衍从来没在意过,因为叫不出几种花草的名字,赵衍才随口说了句:“海棠。”

  “海棠?”这花在以前的西宫苑中也有,因为那时候的景臻也很喜欢。嬴政看着眼前之人笑了笑,“海棠花,我也很喜欢。”

  “你喜欢海棠?”

  “怎么,很奇怪吗?”

  “不是,只是我觉得……”赵衍试着叫出那个称呼:“大哥你,不像是喜欢花叶之人。”

  看他那副紧张非常的样子,嬴政索性牵了赵衍的手,道:“走,我们去前面。”

  “这个,这……”赵衍做势要挣脱,但嬴政的五指却越收越紧,“这样,会有损您的声名。”

  “现在的我是赵玦,如果要损也是损这赵玦的声名,跟你所想的那位君上有什么干系?”

  明知这是诡辩,可赵衍也不曾反驳,这样的场景他曾在梦中看到过在现实中期许过,但真正来临时他首先感到的先是惶恐。

  天色已经暗去一段时间,坊间的阙楼里传出了缕缕歌声,此时的即墨城就像在宣纸上缓缓侵开的一缕暖墨,让置身其中的行人们都生出了几许莫名的情愫。

  大半年都过去了,自从被萧桓拉进卧岫庄聂小缺就很少下山,就算能下山他也是跟在师兄们后头,从来没仔细看过这山下的即墨城是什么模样。如今项夸下了海口,说是自己看上什么都能买回去,聂小缺一向没脸没皮的不会放过机会,他想着一定要把山上没有的玩意儿都一一买回去。所以他们才逛了这么一会,项羽手中的东西就堆成了一座小山。

  “喂,小子……”

  “大哥,你怎么走那么慢,来来来,这些我帮你拿,我们快着点往前面去!”看前面的聂小缺依然兴致勃勃的项羽才抿了抿嘴唇,他只任由聂小缺拉着自己没入了人群中。

  “傻小子,我觉得……”项羽勉强从那些物件中探出头来,尴尬的说道:“我们还是少买一点吧,有好多东西你也用不着,况且……况且我身上带的银子也不够了。”

  “诶,大哥你快看快看,这个是什么。”

  项羽一叹气,只得跟上去挤到了那小摊前。聂小缺指着的是架子高处挂着的一个同心锁式样的小香囊,但是那锁芯外的多了些特别的贴片,镂空了外面裹了层薄薄的轻纱,从它里头透出的月白色灯光一闪一闪的,再配上青蓝色的流苏穗子当真新意极了。聂小缺本打算买了再转赠给项羽作回礼,但那摊主刚想给他拿下来东西就被另人人勾了去。

  “阿衍你看,这个倒是有点意思,我还没见过这样的香囊呢。”说话之人正是嬴政,跟在他身边的赵衍虽觉得新奇可也没开口回应。

  “你这家伙干什么?这是我的!”

  “你的?你这人真不讲理,明明是我先拿到,怎么成你的了。”

  聂小缺一跺脚,“我先看到的当然就是我的了!”

  “是吗?那你不如你来拿,如果你从我手中拿到了我就给你。”看聂小缺那副恼怒的模样,嬴政才斗心一起,炫耀似的将到手之物在他眼前晃个不停,等聂小缺伸手要抢时嬴政才将东西一下收到了怀里。

  “你!”

  “这个我买了。”说着嬴政便往摊主那儿搁了一些碎银子,“这些钱够不够?”

  这年头能用真金白银的可都不是平常人,摊主简直都看傻了眼,他抱了银子赶忙说:“够了够了够了,这位爷您真是好眼力!其实,这东西可以做香囊但也可以说是一盏影灯,若是晚上在房间里点亮了还能映出众人起舞的奇观呢,我家小女儿看见可喜欢这灯了。”

  还有这回事?聂小缺听了气不过,他抱了嬴政的胳膊就要抢:“你还给,明明是我先看到的,你给我!”

  遇到这等胡搅蛮缠的刁民,嬴政很是习惯的将衣袖一挥。

  第九十二章 因缘际会(二)

  这小子真是好惹事!明明是晚了一步还要跟人争。怕他捅出篓子的项羽立马东西放一边,问道:“这位大伯,这个影灯还有吗?如果没有,能不能麻烦您帮忙再做一盏?”

  那人惋惜的摇摇头,“这灯已经是最后一盏了,而且说实话这东西是前日里我清理母亲的旧物时发现的,做法吗我还真不知道,要不公子您看看其他的,若是要别的东西我这儿还有着呢。您看看这银梳子还有这几个琉璃灯也不错。”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虐文 虐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