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染山河_沐流火【完结+番外】(199)

  看到那木剑,赵衍开口有些不悦:“洛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君子比之有道,你我既然素不相识只是切磋斗剑的话那不如就用这木剑,这样我既不会伤到你又能分出了结果。”

  “不会伤到我?”这句话让赵衍起了些斗心,这人倒是自负得很,可这几年来他所见的高手也不少,还从没有一个能单枪匹马的伤到他分毫呢。

  于是赵衍摇摇头,很是坚决的回道:“我从不使这些小孩子用来打闹的东西。”

  “这样看来,这位小兄弟是要用真剑了?”

  “既然是比剑当然就要手中执剑,如果拿的只是木头那还何来的斗心争个胜负?”

  “我之前也和一些人交手过,但那都是君子之争,从不会伤及彼此。”

  “怎么,你怕我会伤到你?洛先生这么畏首畏尾,还怎么当得起一颗剑心?”

  看来这人是怎么都说不通了,洛铭叹了口气,只好唤洵尚给自己换了那把师尊在多年前送给自己的御风。

  “可以开始了吗?”

  洛铭摆开剑势,拱手对那人行了一礼道:“洛铭讨教了。”

  赵衍才不会讲那些虚礼,他执剑之后立马就攻了上去,而刚开始洛铭只是稳妥的应付,一招一式间都是滴水不漏的既不给那人可趁之机也不急躁冒进,赵衍明显的感觉到了这人不是在专心应战。洛铭在试探他,那人在看他的剑法剑路,这结果让赵衍大为不快,因为洛铭根本就没有把他当作一个合格的对手。既然如此,赵衍也不再保留,一下剑路一转的露出了几分杀招,洛铭感觉到这其中的变化,回应之时也不得不变得更为谨慎认真。

  “喂……”躲在一边偷看的聂小缺小声问着身边的项羽,“你觉得他们两个谁会赢?”

  “废话,你这还看不出来吗?”项羽白了聂小缺一眼。

  “现在看起来的确是大师兄占了上风,可你有没有觉得大师兄这回法有些奇怪?”

  “有什么奇怪的,难道要像赵衍那样又狠又绝的?大师兄和人比剑论道的时候都是这样,从来都不会用全力也不会将对手逼绝了。”

  “不是不是!”聂小缺摆摆手,他又观察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看大师兄他哪里像是在比剑,他这一招一式中明明是顺着赵衍的剑路来的,他一直都只是应和但从不还击,就算大师兄再怎么仁心仁术也不会比成这样吧,他根本没把心思放在比剑上。我想赵衍正是感觉到了这一点才会气急败坏的,想逼大师兄换了路子吧。”

  “换路子?”

  “毕竟这是比试又不是儿戏,如果你被对手这样对待不就是一点被尊重感都没有了?”

  项羽很是惊讶的看了看身边的聂小缺,这小子,没想到他还能想到这一层,看来师尊将他带回来的时候还是没说错了,聂小缺这人就算再混也有点自己的过人之处。可聂小缺和赵衍都想错了,洛铭的确是在顺着那人的剑路探他的身手,但这绝不是因为洛铭认为他不配为自己的对手,而是因为他觉得赵衍的剑招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而这种感觉越来越让他觉得像极了少时的萧默珩。只是萧默珩向来温婉,虽然也有好胜之心但鲜少会用上这么狠戾的剑势。怎么会这样呢?洛铭想着,难道这两是是受了萧默珩的所托而来?

  对了,洛铭突然想起,在萧默珩最开始练剑的时候就只愿意和自己对招,来往间他们卧岫庄的剑式剑法他们已经烂熟于心,玩闹中还自创过一些招式,不如自己就用这几招来试一试这赵衍。洛铭想着就来了一招白虹贯日,而那人回得轻巧不过,转瞬就化解了自己的剑势。这一招是他们二人自创而这破解之法也是他跟萧默珩研究了十余日才得来的,但这一拆招之法并不是最好的一招但因为用得惯了也就没改过来。赵衍是个精通剑术之人,他明明有其他选择,可为什么他的这一回应和当年的萧默珩一模一样。他们二人和默珩师弟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这一连张良都不知道的剑招赵衍会知道?难道这真的只是巧合吗?

  “小子,你说这两个人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他们并不是第一次交手?”

  “不是第一次,为什么?”

  项羽又顿了顿才说道:“很明显大师兄对赵衍的剑路比较了解,而且一招一式间甚至有些默契,难道这个赵衍是大师兄的故人?”

  “故人?”

  就像嬴政说的洛铭的剑术果然极高,赵衍跟他周旋了这么久也没什么机会反而自己一下失准那剑锋就贴着洛铭的侧脸而过,反倒露出了赵衍后背的空档。可洛铭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攻击,他像是迟疑了一秒,那双灰黑色眸子陡然一缩的注视着自己的对手,直到二人分开了他也只是僵在原地的看着赵衍。

  “你一直有所保留。”赵衍开口:“为什么?”

  “赵兄,你也是有所保留。”

  “既然要比,就要分出个胜负。”

  这人眼神坚决,看来是敷衍不过去了,因此洛铭只好回道:“好,那我们就都用尽全力。”

  洛铭说完起势就往赵衍生的要害指去,缠斗之下赵衍竟有些抗不住他的力道,这感觉不对。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虐文 虐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