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染山河_沐流火【完结+番外】(248)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项羽看了看四周,说:“还能怎么办?第一,弄清楚这地方是哪里,第二,想办法离开阿。”

  “连大师兄都进来了,那凭我们两人还能有什么办法?”

  “不试试怎么知道?”

  其实,他们这下子已经不在即墨城了,而是在以前的秦魏交界处……晋阳城。说到晋阳城,嬴政跟李西垣都是熟悉不过,三年前他们在这里还经历了一番生死苦战呢,也就是在这里,越姒姜和嬴政一行人才在客栈遇到了张良,一切也就变得不同了。而正因为晋阳城跟秦国接壤才是一处最先被秦国吞并的地方,也正因如此,秦国才将这里作为了边疆重阵的建立的军事基地。在洵尚给庄中所有人下完药后,他们就昏迷了好几天,一起被陆离抓到了这里。

  现在他们想逃出去,简直是异想天开。

  这不是直接咸阳的路,越姒姜看出来了,蒙恬他们在往魏国的边境走,虽然秦国早几年就蚕食了魏国的好十几座边城,现在更说得上的秦国了。

  “觉得很奇怪吗?”

  越姒姜看着凑过来的李西垣,“你想说什么?”

  “我们这是去晋阳城的方向,不是去咸阳。”

  越姒姜一愣,“晋阳城?”

  “你不是一直想见赵玦吗?就是他让我们一起去晋阳,你终于可以如愿了。”

  “他想让我们去干什么?”

  “我不知道?”

  “不知道,呵……”越姒姜冷冷的笑了一声:“李西垣,你还想哄骗我?”

  “我真的不知道,不过,我好歹也跟在那人身边这么多年了,对他的心思多少也能猜到一些。当年大家是在晋阳城有过一番经历,也是在那里遇到了张良,现在大王已经将卧岫庄的弟子们都绑过去了,那里如今是秦国防备最为坚固的边城,大王恐怕是想在那里再将张良结识一次,但是,这回我们可不一定有那样的运气,可以像从魏国人手中逃脱一样再从秦人手下逃走了。”

  “我们?李大人,你跟我不是一条路子上的人,而且我现在是你的阶下囚,这逃不出去的人是我,跟你没任何关系。”

  这时,李西垣沉默了一会儿,步子也缓慢了一些,久久才说道:“姒姜,三年前是我对你有所亏欠,而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的确就知道了你就是小离的妹妹。但这一次,我不会像在咸阳宫一样,我会保你平安的。”

  越姒姜心下一软,这人竟然还会说出这样的话。

  “不必了,李大人,你还是管好自己吧。”

  面对这人的冷漠,李西垣还是好言相劝,说:“到了晋阳之后,大王一定会想办法把消息放出去好引来张良,到时候你不能冲动。”

  “我冲动了怎样?不冲动又怎样?难道到了现在,这结局还能改变吗?”

  “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商量怎么行事。”

  越姒姜有些惊讶,“难道你要帮我,难道要背叛嬴政?”

  “我从来都没有服从过他,又怎么有背叛?”

  “那之前的那样又怎么说?”

  “之前……”李西垣的脸上虽然有愧疚,但是没有一点后悔,“之前公子还小,在朝中的根基不够稳固,而且蒙恬也不是现在大将军的位子。如今,大王已经为公子定好的婚配之人,更何况大公子也不是当年那个少年了,我想,他如果要成为世子的话……应该不会需要我这样一个双手沾满血腥又一直隐没在暗处的人站在他身边。”

  “你是说嬴政的长子,扶苏?”

  “嗯。”

  “想不到,你李西垣认定的主子居然是他。”

  “你以为是赵玦?”

  越姒姜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她突然有个念头还想再信这人一次,毕竟她如今已经一无所有,而且赵嘉公子也死了,她没了任何顾虑,最坏就是把这条命丢了,反正对于她越姒姜来说,活着已经没了什么意义。

  “好,我听你的。”

  “姒姜?”

  她一下子微笑起来,“就当是最后一次吧,不管你真心与否都不会再有下次了。”

  他们二人不再说话,蒙恬一声呼唤后,李西垣也就往前面走了。

  第一百二十七章 劫难将至(五)

  晋阳……这是一座魏国曾经的边城,因为处于秦魏的交界处,而且时常跟匈奴人打交道,所以这里繁荣富足是商贩们汇集和交换货物的好地方,可是在魏国手下时晋阳边患不断,特别是在三年前一场匈奴人的突袭中魏国不仅大败,而且还被秦人趁虚而入的丢了城池,蒙恬在这一战中立下大功,回咸阳之后就被调到北方抗击匈奴去了。

  这一路上赵衍没有说什么,他跟嬴政简单汇报完这几天来的所见所遇之后就默默跟着他们,态度跟之前想比很是冷漠。赶路的时候嬴政不好多问,但这下到晋阳后有了足够相处的时间,嬴政才叫他到了自己房中。他们像往日一样对坐在一处,本来备下了酒水的嬴政却将那酒换作了清茶。见这人动手,赵衍也马上提起了茶壶,给嬴政跟自己一人倒了一杯。

  “这次不怪你,我没想到厉楠远居然是那样的人物。”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虐文 虐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