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染山河_沐流火【完结+番外】(302)

  “默珩。”

  萧默珩停下步子,他有些惊讶,“是你?”

  “对,是我,默珩,我找到你了。”

  23点55分17秒,他们之间,不再是只有一个破旧舞台,不再是隔着一块沉红的幕布,更不是那一张白色的病床,他们不会再被任何错开的时空所打扰。这样只是一个浅浅的拥抱,只是一句简单的话。

  张良说:“我终于找到你了。”

  一年十个月二十七天,这样触不到的恋人,也会有结果。

  2月14日00点00分,烟火破空的刹那,漫天异彩,一片恢弘。

  张良看着那人,回想起了他的那些小提琴曲,突然就痴痴的说道:“默珩,我喜欢你,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了。不关乎琴声或者音乐,我就是喜欢你,喜欢你这个人。”

  “你?喜欢?”

  这是一种浪漫吗?仅存在于曲谱或琴弦上那些不切实际的天真想法。

  “我在情人节向你告白你。据说,今天第一个告白的人会有好运,不知道……我是不是这第一个呢。”张良继续说着,带了些罕见的孩子气,“我爱你。差了几秒,也没有说得很晚吧!”

  这一个叫萧默珩的孩子,看着前面不过才见到两次的人,在十年里第一次流下了自己的眼泪。

  “可,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呢?”

  “我想着你喜欢的音乐,想着你喜欢的花草,想着你喜欢的空气,想着我心里喜欢着的你。

  然后睁开眼睛,你果然就在那里。”

  “是吗?这样就可以了吗?”

  “嗯。”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如果……他们会一直这样,延续这一次的好运。

  番外三 冬之蝉·09

  后来的几天里,张良一直呆在医院,而萧默珩呢也不怎么说话,他总是一人躺在床上安安静静的,看起来像是在发呆,但眼神却格外专注,让人根本他在想什么,或者是什么都没想。

  僵持了很久后,张良正拿起水果刀在削着一个苹果,这时,萧默珩原本失焦的眼神才聚集起来注视着他。

  “怎么了?你不喜欢吃苹果?”

  “果皮一点也没断开。”

  “什么?”

  萧默珩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你的刀工很好。”

  “是……是啊。”

  “你是学医的?”

  “不是,我很小就出来工作了,根本没上过大学。”

  “是吗?”

  “嗯。”

  感觉到张良心中的一丝自悲,萧默珩才说:“以前在后台练琴的时候,我一直觉得有人在台下听着,我一直在想,他究竟会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这座学校的学生,或者……也是跟我一样喜欢提琴曲的人。”

  果然,只有在说到音乐的时候,他才会多说几句。

  “我以前,不听过什么小提琴,连音乐也不怎么听,但我却很喜欢你拉的曲子,从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就喜欢上了。”张良慢慢描述着,像是又回到了当日午后的场景,“那样的曲声从舞台后传出来,让我心中觉得又安宁又亲切,就像是……我又活过来了一样。所以,后来的每天每天,我都会去听你拉琴,而你的琴声也总是如期而至。慢慢的,这好像变成了我的一种习惯,我喜欢坐在角落里在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听着这只属于我的音乐,尽管……我从来不敢走上台去拉开那幕布。”

  “难怪,那天看见你的时候,就像是认识了很久,已经很久很久。”

  张良的目光一下落到了这人手腕上厚厚的纱布,是啊,已经很久了,可就是因为他,才毁了这人一生,毁了他从小就有的梦想,毁了他挚爱着的音乐。

  厉楠远说,他不单单是不能去英国,而且从此以后再也不能拉琴了,再也不能……

  “你,真的很喜欢音乐?”

  “嗯。”

  “为什么?”

  这一时,萧默珩的眼中闪过一丝惆怅,“因为,只有它们才会认真的听我说话。”

  “我也能。”

  萧默珩偏过头来,他目光清浅的看着张良,就像是在看着一处寻常不过的风景。

  “默珩,真的,我也能。”

  “是吗?”

  如果自己曾经夺走了他的挚爱,那为什么不重新给他找到另一个挚爱呢?或者说,为什么不能让他自己成为萧默珩的音乐,成为他手中的琴弦呢?这是自己欠他的,这一生必须还清。

  “我能听到你心里的声音。”

  萧默珩笑得有些苦涩,但他并不作答,只是指了指盘子里的苹果,说:“你先吃。”

  “还是你吃吧。”

  萧默珩摇摇头,“我想看你吃的样子。”

  张良猜不透这人的意思,他小心的将这苹果切好分好后,才用叉子叉起了一块放在嘴里。

  平时,张良可不怎么吃水果,而这苹果的味道有些寡淡,咬起来硬硬的,在这冷天里吃着并不怎么好受。

  “你明明不喜欢,为什么还要勉强自己?”

  “我……”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虐文 虐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