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染山河_沐流火【完结+番外】(37)

  “掌门,那是什东西?难道就是你这个卑鄙阴险的糟萧桓?”

  “张……子……房!”

  他萧桓相貌堂堂的才刚过而立之年,这人居然说他是萧桓!见成功的惹怒了前面这人,张良满意的勾起了一抹坏笑。用力的关上了房门后,萧桓脸上的表情顿时变成一副穷凶极恶。

  “臭小子,真想拿鞋底抽他!”他把双手被在身后,犯难的在廊子里踱来踱去。果然是个不好对付的小鬼,怎么办怎么办……看来张平还真一点没夸张。只可惜洛铭出庄办事去了,要不真应该让洛铭变着法儿的好好整整他!

  “师尊。”一个温婉柔和的声音传到了耳中。

  萧桓瞬间表情突变的问道:“哦,是默珩啊。今天的课都上完了?”

  “嗯。师尊不是去庄外接小师弟了吗?”

  “是啊是啊!”萧默珩满是纯良的眼睛对着自己一眨又一眨,“人已经接到了,反正以后你们也是要住在一起的,我就直接扔在你和子念的房间里了。”

  不去在意师傅的措辞,萧默珩很贴心的问:“洛铭师兄不在,不如默珩先去见见小师弟。”

  “对啊对,就是这个理!”萧桓笑得一脸人畜无害,赶忙推了萧默珩说:“子房年纪甚小又格外害羞,你这个做师兄的快去表达表达同门情谊!”

  虽然觉得有些奇怪,可一向乖顺的萧默珩还是不做怀疑的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默珩性子沉静又这么温柔,应该没问题吧。还能有什么问题?这样倔强又任性的小孩最受不了默珩这种了!这么想着的萧桓望着萧默珩远去的背影越笑越开,最后很是放心的一转身走了好远。

  这是怎么回事?刚刚推开门的萧默珩愣在门槛儿前,整个一副完全不认识这个地方的神情。

  自己本来简洁清雅的房间,现在一眼望去居然……

  书简帛书零散的落了一地不说,烛台书架案子甚至连茶盏都统统中招。

  床单褥子被掀开来纠成了一团,地板上还搁着混了蜡油的陶瓷碎片。

  萧默珩抬抬眼,果然那盆摆在窗户边上的兰花,也已经被打翻在地的躺在角落里,叶子断成了好几截,显然是惨遭蹂躏的被踩踏了好久。

  最糟糕的是,两面白花花的墙壁上还被甩上了好些墨迹。

  糟糕了,萧默珩一阵流汗。

  本来打算赶在大师兄回来之前,马上让这里恢复原样,但是这刷墙的活计……他实在是不会。

  这位小师弟,可真是……不同凡响……

  萧默珩低头,小心的往前移着步子。那位传说中的小师弟正用被子把自己卷得严严实实的躲在床脚处。唉,看来又要洗床单了。

  “师弟,我是萧默珩,你的二师兄。”

  那一个大大的布团略微抽动了一下。

  “你这样会把自己闷坏的。”

  这次连抽动都没有了。萧默珩无奈的摇摇头,一边剥着床单一边用足了所有的耐心说:“师弟你不要闹了,要是让大师兄看见了肯定会罚你的。”终于看见一撮又黑又亮的头发,萧默珩温和的莞尔一笑,刚想说什么的他眼睛一闭,脸上温婉的表情瞬间石化。

  好痛!!!在心中无奈呼喊了无数次的萧默珩不禁想到,这人是属兔子的吗?咬了就咬了,为什么他咬这么久还不放手!就在一贯温文尔雅气度翩翩的萧默珩也忍不住要翻脸的时候,那双锋利的尖牙很及时的放开了。右腕上多了一个还在往外渗血的牙印,看着这两排齐整的印痕,这孩子肯定还长了两颗虎牙。

  露出上半身的孩子把头一仰,趾高气昂的说:“以为绑着我就完事了吗?敢不让我好过,本少爷让你们更不好过!”

  要不看看他被缠得像个*花一样,萧默珩肯定会默默转身出去,然后紧紧关上房门。

  “好了,我先给你解开吧。”

  ‘哼’这人很是嚣张的又抽了一下,尖细的童音开始聒噪:“用不着解开,我正打算带着这一身去即墨成溜一圈,让人家都看看你们儒家是怎么衣冠禽兽为人师表的。你最好不要给我解开!这松度这材料捆着刚刚好……”

  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大堆,可身上的绳子刚一松,张良就整个就蹦腾了起来。上下打量了一阵萧默珩,孩子开口就说:“你是谁啊?”

  萧默珩扶额,只好耐心的又报了一遍自己的名姓。

  张良盯着那双染笑含水的弯弯杏眼看了好半天,很是狐疑的问:“师兄?你确定自己真不是我师姐吗?”

  还在偷瞄自己手腕的萧默珩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于是他很天真的重复了句:“师姐?”

  “你明明是个女人嘛,难道还不应该是我师姐?”

  女人!?!明明!!

  看着那人嘴角微抽的动了动,张良很是得意的亮出了自己那一口白牙,又成功的戏弄了一个。张平不是非要自己呆在卧岫庄吗?好,呆着就呆着,反正他就是铁了心的打算三天两头爬墙上树掀屋顶,我看你们还能过安生日子!内心腹诽的张良咯咯咯的笑出了声。

  “这里是怎么回事?”洛铭的声音在门边响起,周围气温立马骤降。

  “师……师兄,你这么早就回来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虐文 虐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