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染山河_沐流火【完结+番外】(61)

  “烧鸡烧鹅的公主也吃腻了,不如我们换换口味,烤个人肉尝尝?”

  “唔唔!”越姒姜一个劲的摇头。

  “那你是要换蒸的煮的?还是……炸的会比较好?”

  最终,她僵硬的点了点头。口中的帕子被扯下,越姒姜顿时咬住了西垣的手指,力道之大竟让鲜血立马从她嘴角流了下来。察觉到身后将要动作的陆离,西垣一个抬手示意不要。直到眼前的女孩已经没有气力自己松开嘴,西垣才用舌头舔了舔食指上的伤口说:“原来力气这么小啊,我还以为你能把这一截咬下来呢。”

  “你杀了我们!求你快杀了我们吧……我不知道公子在哪儿朝云也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求你了,快点杀了我……”

  陆离停住了手中的绳索,被炭火熏烤的青年全身已经完全脱水,伤口翻开的皮肉也都开始往里收缩。不到一会儿,牢房中便充满了一股焦味。

  “朝云……朝云!你这个恶魔,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公子在哪里,你……你到底要我说什么?我没有说谎……你们放了他……”

  算了,西垣脸上的神色变得温柔,他点点头,那样的语气好像是在安慰:“战场上的你,就算自己受多少伤也不会丢下同伴不管,也都要保护他们不被伤到分毫。所以,我相信你这次没有说谎。”

  绳子瞬间被割断,被绑在木桩上的人直接落入了身下的炭火中,顿时身体燃烧开来和池中的火焰融为了一体。

  “朝云!朝云……对不起,对不起……这都是因为我!因为我……”

  西垣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放心,这人在被我们抓到后不久就自尽了。在他感到痛苦之前……就已经安静的离开。刚才只不过是试一试你而已。”

  越姒姜难以置信的抬起头,重新注视着眼前的人:“你,你说什么?”

  “对不起,我是迫于无奈才借用了你朋友的身体。现在,也算是为他做了火化吧。”

  这个人居然会说这些?他好像跟之前遇到的秦军都不一样。

  “还有你那个进军帐行刺的朋友,他没死,他已经被人救出了。“

  “你……”越姒姜难以置信的问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你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本不该逼自己出现在战场上的。你一个女儿家,乖乖的出嫁生子多好,为何要扮成男装屡屡在战场上和我们大秦交锋呢?”

  “我的心思,你这种人怎么会懂?”

  西垣也不生气,反而万分肯定的笑了笑:“我是不懂,但你这小姑娘却让我们大秦多少勇士都望而生畏啊,真是稀奇。”西垣说着抚上了那人脸上的伤痕,很是疼惜的叹道:“可惜了,你要是我秦国儿女,我们就不会为敌。”

  女子心中一惊,对这个人也有了万分好奇。可还不等越姒姜开口,西垣就已经转过身去离开了牢房。

  “小离,你只要完成陛下交代的就好,不要太过分。”

  “我知道。”

  说罢西垣便独自走远了,他实在有些受不了,那些在牢狱中凄绝的呼喊声。

  第二十七章 暗许天下

  嬴政回来的时候,天边微微泛起了青色。稀薄的阳光正从东边的云层里一点点透出来。而萧默珩就站在这一片镶了几层金晕的淡蓝色天幕中。他抬起头,望着西边渐渐隐去的一泓白月。初晨的阳光稀疏落下,映出了那人脸上的几点晶莹。

  那人是在哭吗?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景臻还是这么爱哭,嬴政停住了步子,右手的力道紧了紧将手握成了拳头。可他为什么要哭呢?即使是之前受了那么深那么严重的伤,也不见萧默珩的神色有半分异常,而现他是为了那群乱党在担心吗?嬴政顿感挫败的觉得,自己还真是可笑。

  “你回来了。”萧默珩侧过身子,对来人点点头。

  “先进去再说吧。伤口恶化就不好了。”嬴政说着晃了晃手中的药瓶,然后跟萧默珩一起进了屋子。

  陆离刺得很深,不过嬴政能看出来,这一剑还带着犹豫。

  嬴政正在清理表面的血污,还好之前有做简单处理,血早就止住了。撩开萧默珩散在右肩上的发丝,他开始往上均匀的散药粉。中间也不听到那人吭声,于是嬴政问道:“既然你不是赵人,又为什么要和他们一起去刺杀秦王呢?难道你和秦王有什么深仇大恨?”

  “为什么的话……大概,我也说不清楚。”

  “你不知道就去做了,难道你不清楚这会让你送命?”

  嬴政看不清他的表情,过了好久才听到那人说:“秦国素来以虎狼之师闻名,我之前没见识过,但这一路走来看到赵国的百姓才觉得不假,而秦王嬴政,他更是一个残暴的君主。虽然我觉得,秦国总有一日是要一统天下,但是嬴政他不该是这天下之主。”

  肩上的力道一沉,这忽然加剧的疼痛让萧默珩忍不住*了一句。箫默珩过头去,却见那人刻意避开了自己的目光。

  萧默珩会意的笑了笑说:“对不起,这样的话,我不该对你说的。”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虐文 虐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