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染山河_沐流火【完结+番外】(73)

  不善于说谎的萧默珩不知如何回答,只得避重就轻的说:“那是我和小师弟在玩闹中留下的,他还小,一直顽皮得很。”

  “玩闹?呵,你们就是这样的玩闹法吗?”

  顿觉自己的脊骨正在被那人用牙齿刮擦的萧默珩浑身一震,本欲起身的他却被嬴政拢住了双手的牢牢制住了。

  “你……你在干什么?”

  “干什么?不就是和你那位小师弟一样?”

  从嬴政话中捕到一丝危险的萧默珩开始扭动着身体。

  “原来你在齐国,就是这样过的?果然是,快乐得很吧!”

  “赵玦,你怎么了?”

  “怎么了?你还不明白吗?”嬴政突然停住,他不再言语,只是撩了袍子的继续在这人脊背处亲吻啃噬起来。

  “赵玦,你!唔……你干……唔唔唔……”

  不知道是出于何种理由,嬴政捂在他嘴上的左手越来越紧,不管萧默珩的怎样挣扎,他心中的怒火和愤恨也伴随着欲望越烧越甚。萧默珩身上的两处伤口已经全然裂开,鲜血漫过了层层白纱从皮肤上流下来,周身愈演愈烈的疼痛让他顿时力竭的几乎昏厥。

  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能……这个人居然如此轻贱自己?

  感觉到那物直直进入了自己的身体,萧默珩咬住了赵玦覆在自己唇上的手指。没有充分的准备更没有任何用于放松的前戏,这样干涩的疼痛就像是要把他撕裂了一样。忍不住疼的萧默珩试着动了动双腿,但他这轻微的腿部活动都能加强那物对直肠内部的刺激。

  “赵玦……你为什么……”指间已经被萧默珩咬出了点点鲜血。

  “为什么?”嬴政是神的冷哼一声,也不看着萧默珩的说:“就是想看看,你们这好为人师的儒家弟子们,都是怎么同窗共读,都是怎么苟且交欢的?”

  “不!不是……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萧默珩早就知道,这样的事有违先贤之道更是逆了那些纲常伦理,但是他们几人这几年间的种种,绝不是单单的情欲灼心!于是萧默珩集了最后一丝力气,几近质问责难的说道:“你……你到底是谁?我们之间……你又怎么会明白?你又有什么资格过问呢?同床共枕也好,苟且交欢也罢,随便你是怎么想的。这些……这都是我们之间的事……你跟这些又有什么关系。”

  你们之间?同床共枕……他居然可以说的怎么若无其事!

  嬴政危险的笑了笑,所以才会把自己忘了吧?所以明明记得也不愿意提起咸阳的那些过去吧

  “你们这些虚伪谄媚的儒家弟子,倒比他人说得更加不堪。”

  “赵玦你!啊……”随着那人使劲的往前一冲,嬴政变得滚烫的分身就在他的直肠里肆意的搅动挑衅,惹动着他上端的肌肉不断收缩。剧烈的疼痛让萧默珩只觉得眼前发黑的搅住了身上的白袍,嬴政那本是覆在他嘴上的左手已经完全松开。但是不管被嬴政怎么折磨,萧默珩就是死咬着嘴唇的不发出任何一丝声音。他本是急促的呼吸越来越混乱,最后,萧默珩竟然连抽搐的力气也没有了,只好微微蜷缩起身体默默的忍受着。

  最后眼泪还是顺着萧默珩的眼角流下来,到底是觉得委屈还是屈辱呢?萧默珩闭上眼睛,只觉得这股犹如潮水一般声势浩大的痛苦和失望瞬间便包围了自己。这样的人……眼前这样的他……还会是嬴政吗?不!记忆中的嬴政,是一直被自己留在心底的那个人!他绝对不会说这样的话,也绝对不会做出不会做这样的事。

  等嬴政终于无力的趴到在他身边时,周边已经是一片狼藉,他的手指上还有被萧默珩狠狠咬下的伤口。慢慢冷静下来的嬴政马上开始后悔了,自己这都是做了什么?无奈他压不下心中的那股愤怒和憎恨,他就是想要这个人,在发现身边的这个人已经被他人占有过多次以后,嬴政心中强烈的不甘和憎恨就驱使着他,强迫着他去折磨,去重新占有那个本来从一开始就是属于自己的嬴景臻!

  “我不知自己怎么了。”

  “你……说什么?”

  “我……对不起。”嬴政扭过头去看他:“其实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我……这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当时在你身边,如果我……”嬴政顿了顿,终于鼓起勇气,说:“其实,其实我就是嬴政,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仇人。景臻,这些年,我从没忘记过你。”

  然而萧默珩已经昏死过去,双眼紧闭的没了任何动作。嬴政一把紧张起来的将他重新拥入怀中,眼泪顺着男子侧脸的线条一点一点的湿润了少年的脖颈。此时,从萧默珩伤口流下的血液在他们的身体间蔓延开来,这样顿显触目的异样美感,是这么的惊艳又是这样……极度迷人的叫人想去占有。哪怕,他们明知这是一场死劫。

  快到子时这会儿,在周围晃荡了老半天的西垣才往预定的汇合点走去。借着月光他看清了亭子里的一个人影,那人一直走来走去的似乎等得很是焦急。不过这也是没办法,西垣怕要是他和姒姜回去太早又一不小心撞到了什么,自己肯定会被嬴政随便找个什么理由的整死!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虐文 虐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