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的人太善变了怎么破_洱陵【完结】(25)

  他恍惚间想,若是三年前他陪着嵇洐,是不是他就能救嵇洐一条命,是不是他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告诉所有人,这是我喜欢的人。

  可是全晚了。

  酒过三巡,他不记的自己喝了多少杯,只记得恍惚间有一点醉,他已经多久没有这么放纵自己了。

  当他再拿起一杯的时候,忽然旁边伸出来一双手,声音很有磁性,在夙和耳边响起:“你拿错杯子了。”

  他朦胧中看向来人,只觉得眼前人是人间少有的俊逸,只是太过邪气,到有一种看笑话似的看着他,他瞬间酒醒了一半。

  他看了看手中的杯子,再看看来人,就明白此人是戏谑他,夙和倒也不在意:“公子何必开这种玩笑。”

  来人道:“只是觉得你有趣,这满院的人,哪个没有朋友,哪个没带着目的的去喝,只有你一个人,在这个角落里,恨不得将周围的酒全喝完,若是失意之人倒也罢了,可我看公子倒也不像。”

  夙和看着脚边的酒坛,明白自己失态了,只是他不知为何,触景生情,悲从中来,如今经人提醒,才知自己喝了这么多。

  他道:“倒是多谢公子,管我这闲人了。”

  来人见夙和并不领情,倒更有兴趣,他浑身蹭蹭地冒着邪气,靠近了夙和:“既然公子这般清闲,不知能不能给我匀些时间给我呢。”

  夙和见他来者不善,原本不该搭理,可偏偏自己有些不痛快,想找人泄泄火气,既然这人自己撞上来,夙和道:“当然可以。”

  ☆、第十三章

  这人把他带到一条船上,这船颇为壮观,上下连着几层,每一层都亮着烛火,而靡靡之音自船上响起。

  夙和自然知道这是个什么地方,他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三年前他未遇到嵇洐时就不喜这种地方,三年后他心有他人更不可能进去。

  他皮笑面不笑地说:“家训森严,此地我可不敢来。”

  来人倒也没生气,只是含着笑:“公子可是想歪了,我叫公子来也非公子所想之事,只是觉得公子器宇不凡,能帮我带走一人。”

  “哦?”夙和的脸缓和了些。

  “我有一个朋友,明明该在家读书,却偏偏迷上了这处,他父母与我交好,叫我带他出来,我虽然不喜棒打鸳鸯,可我也不忍他父母所求,原本我处在两难的时候,我却遇到了公子。”

  “你想让我帮你做这个恶人?”夙和听到这还有什么不明白,只是他觉得可笑,这人邪气肆意,看起来颇有手段,而来此之前交流的时候,夙和也觉得此人颇有想法,他不信这人没有方法把他朋友带出来,只是他更想看看这人有什么想法。

  “公子果然聪慧,我原本没有办法,可公子却给我指明一条路,公子并非本地人士,对么?”

  “所以呢?”

  “而且公子武艺高强,我身旁有学武者,他们都看不透公子的修为,不知公子肯不肯配合我。”

  “那要看看你这场戏有没有意思。”

  路二正睡在美人的肚皮上,忽然脖颈一痛昏了过去,再睁眼发现自己和美人在一片树林里,分别吊在一处。

  美人还没醒,路二吓得要命,他看不到这有没有其他人,只觉得乌云密布,风吹着落叶,响的可怕,他差点哭了出来:“别杀我,你们是要钱么,去找我爹要去。”

  树林里忽然传出声音:“哈哈,有意思,可我不喜欢钱财,不如这样,小伙子,你看看你脚下。”

  路二一脸懵逼,他往下看,只觉得下面全是树叶,接着他听到那个人说:“这地下被我挖开了,里面放了一些五毒,我们来做个游戏,你说人掉进去,大约多长时间会死呢。”

  路二吓得心脏砰砰地跳,他不明白,怎么睡了一觉,就变成了这样了,他没说怎么选,而是问:“你们是谁,我们有什么仇什么怨?”

  接着传来声音:“没什么仇,也没什么怨,只能说我们想玩一下,就当你倒霉吧,谁叫你在那个屋子的。”

  路二心脏砰砰直跳,这是遇到疯子了,他忍不住求饶,好话赖话都说尽了,对面却迟迟不肯说句话,说道最后,他有几分的崩溃:“你们到底要怎么样才能饶了我啊。”

  终于又传来了说话的声音:“既然你不想死,就让你姘头代替你死吧,你们两个人只能活一个哟。”这人的声音里有些恶意,像个调皮的的熊孩子,下一刻就能闯出滔天大祸。

  “这样好不好,我们先来个前戏,毕竟到现在为止也太无聊了。”

  忽然,对面似乎过来一根羽箭,直直地扎向了路二的身后,路二冷汗直接淌了下来,对面人的声音有几分的戏弄:“不知道下一个能不能割断你的绳子呢。”

  “所以,快点选啊,我可不喜欢大晚上的陪你。”

  路二一脸惊慌,他看向自己沉迷的女孩凝梦,她还没醒,可那张小脸却昏得无辜,他还记得,她是孤苦人家的孩子,只是迫于生计才被卖到那里的,他自从第一眼见到她后,全部的心魂都放在她身上,他不去读书,不去交友,只想夜夜沉迷那片不夜天,可如今,他们只能活一个,为什么,他要遇到这种事,他只是一个文弱的书生啊。

  他不想死,他也不希望凝梦死,他忍不住再求饶,恨不得把全部的家产都给对面的人,痛哭流涕。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