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厨小狐狸_疏散银河【完结】(4)

  再开一篇小短文。

  ☆、野性男人味

  胡小皮一听“男人味”,眼皮跳了一下,心说:我要是有男人味,就不下山了。

  他误会了肖终的意思,肖终只是嘴巴毒,故意要膈应胡小皮的,毕竟只要是正常男人,听到被人说没男人味,肯定心里不舒服。

  当初肖终看见胡小皮的第一眼,就被深深惊艳,感叹怎么会有这么精致好看的男孩子,然而对同事们却说是“小娘炮”。

  口是心非加毒舌。

  此时胡小皮低着头说:“以后会有的。”

  声音有点小,但肖终还是听到了,觉得这话幼稚得可爱,笑了一声。

  然而这笑声在胡小皮听来,就是嘲笑,赤·裸·裸的嘲笑。

  他在肖终面前就更自卑了,脑袋恨不得埋进胸口,再也拔不出来。

  他忽然想起师父临终前告诉他的秘密任务——“找一个阳刚、精气旺盛的男人,嫁给他。白天闻他身上的男人味,晚上被他‘精华’滋润,如若不然,就会像你为师我一样死去。”

  胡小皮的师父也是个大美人,不过也是个男的。他虽然是狐族,可天生是直的,掰不弯,也就一直不和男人接触,冰清玉洁了一辈子,最后因为没被男人“滋润”过,在三十岁这年死了。

  跟着师父学好厨艺的胡小皮,把师父埋葬后,带着任务下山了。可是到了人间,他一心扑在厨艺上,忘了找男人的事。

  他发现一但和男人独处一室,就会发·情。一开始控制不住,会突然蹦出狐狸耳朵,但是后来他逐渐有了抵抗力,能暂时压制,也就没被人发现过。

  虽然他很容易发·情,但是并不代表就会喜欢对方,他觉得找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太难了。

  身旁这个男人,是胡小皮下山这么久,唯一一个被惊艳到的。一联系起师父说的“滋润”,胡小皮呼吸就急促了起来。

  “嘣——”

  左边的狐狸耳朵从黑色发丝里蹦了出来,然而胡小皮还在遐想中,没有发觉。

  肖终见旁边的人脑袋埋了很久,在开车之余,分了两秒的时间看他在干嘛。

  !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那脑袋上白色的东西是耳朵吗?毛茸茸的,耳尖泛着粉,看上去还软趴趴的。

  而且只有一只耳朵?

  肖终很快转回头去,继续开车,但是心乱如麻,头一次遇见这么诡异的事。他多眨了眨眼,怀疑刚才自己产生了幻觉。

  车很快开到了地下车库,肖终把车停稳后,再次看向胡小皮。

  不见了,还是本就没有?

  胡小皮一抬头,便见肖终一脸严肃地看着他脑袋,心里一沉,赶紧去摸,发现狐狸耳朵并没有冒出来,松了口气。

  “先生,到了吗?”

  肖终解开安全带:“到了。”

  两人下车,肖终双手抱臂,看着他,随后走到他面前,伸出右手:“我叫肖终。”

  这是要握手的意思?

  胡小皮看着那手犹豫着,随后才小心地伸出手握住:“我叫胡小皮。”

  “小皮?”肖终一挑眉,把他试图收回的手握紧不放,“调皮的皮吗?”

  “对。”

  “可是一点也不皮啊,倒像是披着人皮。”肖终观察他的每一个表情。

  胡小皮一吓,猛地抽回手,他是狐狸没错,但不是披着人皮的狐狸。现在他们狐狸一族成精不容易,更不可能做出害人的事。他这模样,是化成人形时天然生成的,不是用了人的皮。

  赶紧解释:“不是不是,真的不是。”

  肖终一笑,把手插回西装裤兜里,轻描淡写:“我开玩笑的。”你紧张什么?

  两人一起坐电梯,此时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人。胡小皮发现电梯的空间好像比车还小呢,整个空气都是肖终的气息。

  肖终是个精气很足的男人,浑身上下透着被禁锢着的野性,西装包裹在他身上,让人觉得像是禽兽有了皮囊。

  胡小皮就站在他身后,盯着肖终的身体不放,他很少这么盯着人看,因为肖终的身材实在是太吸引他了,就像是磁铁一般,吸住不放。

  到了32楼,肖终走在前面带路,他发现胡小皮很局促,很紧张,但什么都没说。

  指纹锁开了,肖终转身对胡小皮做了个“请”的手势。

  胡小皮看着别人的家,双脚像是被水泥浇筑了一般,动弹不得。

  这是他第一次到人类的家里,而且还是一个男人的家。一想到要和肖终这样能让他随时发·情的人共处一室,胡小皮的狐狸耳朵就痒痒,忍不住要嘣出来。

  “你怕什么,我会吃了你?”肖终见他一副即将“壮烈牺牲”的模样,忍不住逗了一句。

  胡小皮头皮一硬,迈着铅那么重的腿跨了进去。

  身后的门一关上,胡小皮警惕起来,动物天生的自我防卫体质显露无疑。

  肖终一直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然而什么都没有表露出来,此时指着沙发上的衣服,毫不见外地说:“把我衣服拿到阳台,那里有洗衣机,放进去打开洗衣机洗就行。”

  末了还加了句:谢了。

  说完就开始脱西装外套。胡小皮为了不看肖终脱衣服,像被针刺了一般,一下子抓起衣服开跑。

  “错了,那是厨房。”肖终见他跟打懵了的鸡似的乱窜,提醒着。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