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身_醉里春秋【完结】(30)

  “嗯,”凌涯子不愿多作纠缠,“多谢师兄成全,订金加上后款多少银两?老板——”凌涯子唤来摊贩老板,“这个——”

  “哎——”方秋鸿见状急忙阻止,“多年未见,就当是师兄送你的见面礼了,我的一番心意难道你也忍心拒绝?”

  “师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无功不受禄,况且如今你我已非同路人,”凌涯子淡淡答道,“有缘相见自是该好聚好散,怎好再平白无故欠人人情,”他似乎是忘记了前一天还在对自己说着少一债不如多一债的事情,小心翼翼抖出怀中一枚精致翡翠玉佩,递到老板手中:“给——这价格买一截黄檀木绰绰有余。”

  那玉佩被雕刻成栩栩如生的吐珠龙头样式,老板觑着凌涯子手中明晃晃成色上佳、色泽温润的玉佩,喜不自禁,忙不迭点头称是,伸手接过。

  “说到底,你还是放不下。” 方秋鸿声音陡然变得生冷。

  “师兄,”凌涯子淡淡纠正,“有些事,已经过去了,一直放不下的是你。”

  方秋鸿被堵得顿了一下,瞥见那枚玉佩,别有深意地看着凌涯子:“没想到师弟竟然连随身携带的玉佩都舍得拿出来换掉。”

  凌涯子转身要走,留给方秋鸿一个不咸不淡的背影:“这不关师兄的事。”

  “是吗?”

  凌涯子把黄檀木细心包裹起来,妥帖藏在兜里,动作温柔得一副情深义重的样子,方秋鸿突然心生一计,想要拦住凌涯子离开的脚步——

  “他的毒性已经严重到了药石枉然的地步,光靠一截木头可救不了人。”

  凌涯子身形果然僵在当场,捧着木材的手掌不自觉微微颤抖,小南的心也跟着纠紧。

  “你如果还听师兄的话,今天晚上就来迎香楼一趟,”方秋鸿道,“想要救人,还是逃避,都看你怎么想了。”

  “沈师弟,你不能一错再错了。”

  凌涯子闭上眼,随即又很快睁开,肩膀一垮,头也不回地走了。

  “喂喂,你走慢一点,等等我啊——”小南急急跟上去。

  “大人,你看——”

  “嘘——”方秋鸿伸出手制止了身后摊贩接下来的话,嘴角边浮起一股若有若无的笑意,“一切尽在不言中啊……”

  迎着假扮摊贩的属下不解的眼光,方秋鸿笑得别有深意。

  ……

  千里之外,上都皇城,英王府邸。

  宽阔书房,烛光通明,叶轻伏案执笔,不慌不忙地翻看手头一批书卷,不时随手作注。

  桌头上堆积如山,茶杯冷却多时,只剩残叶几片,门外传来轻缓的敲门声,“笃笃——”

  “请进——”叶轻连头都没抬,目光始终没离开过注满小字的纸上,这个时候会来敲他房门的,除了他那个哥哥不会有其他人了。

  门板吱呀一声被打开,来者是个年轻男子,长相斯文俊秀,带着一股见之难忘的温煦气质,他看到坐在高高书卷之后的叶轻,仿佛很是讶然:“阿雪,还没睡呢?是我打扰你了?”

  “没有的事,哥哥进来吧。”叶轻放下笔,阖上卷子,“哥哥怎么也还不睡?”

  “父亲申时进宫,至今还未回府,我有一些紧急事项需要等他回来后汇报,所以还不能就寝,左右无事,顺便来找你聊天。”

  “父王还没回来?”

  “是啊,你也知道,父亲与圣上感情甚笃,常常夜宿宫中,我再等不回他,就只能做主先把事情压下去了。”

  “哥哥辛苦了。”

  叶珏故意哀叹一声,“辛苦倒说不上,但是你什么时候才能帮哥哥分担一下,”他与叶轻感情一向要好,当即就开始数落起叶轻的种种不是来:“你啊,三天两头不顾家,天天老在外面跑,一回来就是整天呆在书房里不出去,连孙姨娘都说想见你一面比登天还难呢。”

  叶珏虽被叶轻称叫一声哥哥,但两人并非亲生兄弟,他大了叶轻三岁多,真实身份为英王叶珩江养子,少时即被养在亲王府中,经由英王亲手抚养长大,亲自教授人情礼仪,一言一行皆有乃父之风,他擅长应付礼节往来,人情走动,一向能说会道,说起话来总是滔滔不绝。

  叶轻沉默,叶珏见状又自顾自地说下去:“我知道你不爱应付这种虚文缛节,不爱跟士族子弟、官场中人打交道,可是毕竟你才是堂堂嫡传世子,将来这整座英王府都要交到你手上,你再是反感也无济于事,还不如……”

  叶轻突然问道:“哥哥难道就没想过继承亲王爵位吗?”

  叶珏闻言大惊失色,他睁大眼睛看着叶轻:“你——你在胡说什么!别说一个庶出子都没资格继承亲王之尊了,我,我只是王爷抱养来的一个弃儿,哪里敢奢望这个,这个……总之,你,你休得胡言!”

  “哥哥机敏善变,手段圆滑,应事能力远远在我之上,我做不到父王与哥哥这般为人处世的厉害之处,况且,我也不想成为下一个英王。”

  “你这番言辞若是被王爷听到非打断双腿不可!”

  叶轻无所谓地一笑:“他若是有心想让我继承爵位,当年便不会把我独自一人送到太玄宗,远离朝政中心整整十年。”

  “父亲他或许是有其他打算。”

  “兄长真的觉得无所谓吗?”

  叶珏嗫嚅着不说话,听到对面叶轻不怀好意的声音问道:“那宋家表妹呢?”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