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身_醉里春秋【完结】(82)

  月下一人,一剑,似亘古长存的天神降临,承载了浩然月华,普照众生,时光好似被剑光阻隔,霎时凝滞于此。

  叶轻抬头,双眼一眨不眨,竟是看得痴了。

  “竟然还能使出凌空剑法,我真是小瞧你了。”方秋鸿瞳孔一缩,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

  不待方秋鸿作出应对,那剑意开始挥洒,无数光华随之剑柄指向激射而下,射向方秋鸿所在之地,方秋鸿也放下轻视之意,开始全神应对,“如意”浅紫光芒忽忽闪闪,两柄剑快速绞缠、抨击,带出炽白火花,鏦鏦铮铮之声不绝于耳。

  “策略谷慕谷主所教的特殊功法,配以凌空剑法,无须调动内息,只需策动身法,对于我这种‘废人’而言,再合适不过了。”

  月光下,衣袖翻飞,影影绰绰,两条人影交缠奔走,快得只见残影,几十个回合过去了,方秋鸿出剑慢了下来,气息开始不稳了。

  叶轻在一旁看得捏紧拳头,目不转睛。

  明月升上高空,此时离他们开打已经过了一个半时辰。

  冷夜中对峙的身影汗如雨下,方秋鸿喘得更加厉害。

  “你竟然藏得这么深,原来当年你早留下后招!”方秋鸿气力不继,开始气急败坏。

  被废除的武脉竟还能发挥出如此霸道绝伦的力量?方秋鸿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相信的。

  “我的武脉确实已被废除,但这并不代表我没有其他的修行法门,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先入为主,自以为是了。”

  方秋鸿手腕无力抬起,累得说不出话,喉间发出咯咯之声,眼眶中泛上血红。

  “倘若你那时杀了我,便没有后来这许多事了。可惜你自视甚高,宁愿用尽迂回曲折手段,也要保证自己手上不沾一丝血迹,说来不过自欺欺人罢了。”

  以剑杀人,以诡计杀人,说起来,都是杀人,有甚区别?也就方秋鸿会把这两者当做迥然不同的事物区别对待了。当真愚钝。

  “你那时逼走我,是因为我挡了你与谢半泓的路,我以前不懂,现在才知道一切……”

  “后来你将我带到山洞之中,不过是临时起意,打算借刀杀人,一举除去我与谢半泓二人,以成全你的好名声……然而世事白云苍狗,你以为,我还会是三年前的我吗?”凌涯子敛眉,声音沉重。

  月色愈亮,夜风愈疾。方秋鸿调息片刻,终于回复了一丝力道,斩去路旁一株参天老树,剑风带起无数银白秋叶,暴雨梨花般,化作夺命暗器疾速射向凌涯子。

  狂风中他的身影开始摇晃,哈哈大笑:“你以为你是谁?我的言行何时轮到你来置喙,我的法则何时轮到你来评判?”

  “你的所谓法则就是残害无辜,换取功名吗?”凌涯子挡下挟带着杀意炽烈的银白树叶,剑刃寻隙刺向方秋鸿肋下。

  “你懂什么?”月光剑光交叠,方秋鸿眼间尽是癫狂之色,“江湖中人再彪悍,不过一群乌合之众,再厉害的功夫,亦抵不过千军万马,我要建立的,是一个背靠朝廷,以我为尊的江湖,一切法则都按部就班,一切事务都顺我心意。”

  “建立一个大一统的江湖,这才是我要的,千秋功名。”

  叶轻心中惊骇不已,这个人真是疯了。

  “你走火入魔了,方秋鸿。”

  凌涯子内心波澜不起,根本不在乎方秋鸿说了什么,内劲一催,再度激荡出无边剑光,刺得方秋鸿胸口添了多处伤口。

  身如明月照大江,剑如海风舞狂乱。此刻,情势已是随着月辉现出而明朗了。

  ……

  转眼又是数十招,方秋鸿差了一着,终于是败了。

  “如意”被斩断成两截,鲜血喷出的伤口深可见骨,尘埃落定之后,方秋鸿终是一改狂妄自大之态,眼中露出惊慌神色,仓惶跪下:“师弟,师弟,我错了,你放过我,你放过我……”

  凌涯子垂下面容,无言以对。

  “我带你去找王爷,我让王爷给你升官加爵!”

  “我把太玄宗掌门的位子让给你!”

  “将来武林至尊的宝座让给你坐,我,我当个小小的护法,不不不,看门弟子就好,看门弟子就好。”方秋鸿说着说着竟然开始不断对着他磕头,额头很快见红。

  “求你别杀我……求你别杀我……”

  方秋鸿神色癫狂,越说越是语无伦次。

  叶轻凑上来,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方秋鸿他……”

  “他疯了。”

  凌涯子终于动容,神色凄然地看着方秋鸿:“你到现在还是不懂。因你一人贪念,害死了多少无辜之人,又曾辜负了一个人的心意……我怎能轻饶……”说着,剑锋透出寒意,便要举剑刺下,了结眼前这罪恶之源。

  “你为什么不放过我?你为什么不放过我?”方秋鸿不知是中了什么邪,一阵癫狂之后神色开始茫茫,只知喃喃自语。

  凌涯子默然低叹:“你又何曾放过我呢?”

  “我不杀你,你便会杀我,这是一个不死不休的死局。”

  “永别了,方师兄。”

  随着这句话落下,剑锋刺入方秋鸿胸口,鲜血霎时如泉喷涌,气息趋弱,不住磕头的身影终于跪着倒地,头再也抬不起来。

  方秋鸿一生以毒害人,最终毒性入体,走火入魔,自食恶果。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