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封棺_二月啾【完结+番外】(122)

  卿尚德艰难地滑动了两下喉咙,对着燕玑只问了一句:“所以,你接下来是要去西北质问叶谋人?你已经知道……那位余先生死了吗?”

  燕玑离开青鸟林海的时候,带着冲天的怒火,还带着瑟瑟发抖对这位大少爷的世界一无所知的中年马车夫。

  人一生的际遇等到了中年便容易被固化。

  这倒不是说中年不好,试问家有余财、儿女双全、工作清闲的中年谁会不喜欢?只是如马车夫这样的人,他们跟上面这三条基础的内容来看大概也就符合了第二条,下面嗷嗷待哺的好几个儿女,哪里能够不好好地去辛苦工作来赚取糊口的汗水钱呢?

  眼下的这位马车夫便是这样的情况,他本来只是个替地主家赶马车的,结果半路上不巧遇见了燕玑,被人给直接忽悠得眼瘸了,接手了燕玑赶得一塌糊涂的马车,成为了他的专职马车夫。

  本来中年马车夫答应的燕玑是要赶车赶到西北,这样燕玑会将自己的马车送给对方,并且还加上一张一百两的银票。

  结果,燕玑这哪是去西北啊?

  燕玑直接欺负这马车夫老实,骗着人家去西北之前,还送他去了一趟青鸟林海。

  说句实话,若是一开始就知道燕玑要去的地方里有青鸟林海,马车夫是绝对不会答应他去的,原因无他,只不过是因为那里是大周与帝国的最前线而已,听起来就很危险。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马车夫会答应送燕玑去那种地方,毕竟,给再多的钱光明正大的也买不来一条人命呀!

  也不知道青鸟林海里头都是土匪恶霸的消息是谁先传出来的,中年老车夫倒是觉得,这青鸟林海里的年轻人倒是比燕玑要来得稳妥可靠多了。

  最起码人家对他可是一口一个老人家,还给他端茶倒水的,哪里有燕玑这个滑头的家伙还将他给忽悠到深山老林子里去的?

  可是,马车夫也是个性情憨厚的,既然当初答应了要将燕玑给送到西北,那他便不会在半路因为自己的不高兴而跑路。

  人送到,西北之地满目荒凉。

  燕玑一身的世子王服,气度非凡,他扶着自己华丽的衣裳下摆,一脸冷漠地下了马车。他留了几年的长发,就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束起它,在大周国演上打败了帝国来的“客人”以后受皇帝御赐的墨玉发冠,雕花五道玉龙的样式,遮不住的权柄意味。

  重要的甚至都不是发冠本身的样式,反而是它所代表的矗立于燕玑背后大周权力的最尖峰——皇族的支持与认可。

  叶谋人使了一些伎俩将帝国进入大周的时间往前提早了将近七八年,这对于燕玑而言不是没有好处的,不仅仅是有好处,甚至还是很完美的结果。

  只不过在这盘以大周的国土为方圆的棋局之上会死更多“无关紧要”的普通人罢了。

  叶某人还是大周的王爷,他穿着素白底子的金线朝服,人如碧玉,立于营楼之前,垂眸恭顺地侍立等待。而燕玑的朝服是玄黑如墨的颜色,金线勾勒出云隐纹,龙蟒混朝在其中,竟然偶有风雷之势,处处都显露出咄咄逼人的架势。

  “燕王世子,许久不见——”

  第二十二章 西北向(下)

  叶谋人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沉静下来,免得被气吐血,吐了燕十三一身就不好了。

  然而,还没有等他说完,燕玑就抢先摆出了架势,仿佛拔出了刀剑直接质问叶谋人道:“你为何要提前引狼入室?”

  薛映河站在叶谋人的身后,大周的九品朝服青蓝飞鸟色彩低调。他垂着眸,望着脚下的这一片苍茫黄土,也不知道究竟是在思考着些什么东西。

  叶谋人抬头望着燕玑,眼底的青黑早已是遮不住的模样,憔悴无比。

  “我还以为你会先问我为什么余几道会死呢。”

  燕玑的视线对上了叶谋人,他的眼底血丝一片,却是意外的清明。

  问心无愧。

  至少在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下,叶谋人是绝对的问心无愧的。

  燕玑仰头,闭了闭眼睛,淡淡道:“他要信你,我又有什么办法?”

  “他不信我,十年前就不相信,十年后就更不会相信了。”燕玑转回视线,定定地望着叶谋人,似乎要从他的眼睛里一直望进他的心里去,“在他的心里,我始终就是一个不靠谱的小弟弟啊……”

  叶谋人笑了笑:“燕王世子的感觉不错。”

  “我是不会就这件事情来找你麻烦的。”燕玑习惯性地用小指勾了勾自己袖子里绑着的匕首,放缓了语气道,“我想问你的只有一件事,你为什么要放帝国入关?!”

  “我如果说是为了你,你会相信吗?”

  燕玑没有接话,就这样固执地与叶谋人对视,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容易退让的性子。

  只是薛映河在旁边看得分明,叶谋人掩藏在衣袖之下的手都在遏制不住地发抖,西北的天气早晚温差都大,风沙也大,干燥得很,对于叶谋人的嗽疾分明是没有半点好处的。更何况,叶谋人这段时间以来都是完全不将自己的身体当作身体的夜以继日地谋划,费心费力,有时候竟然都显露出油尽灯枯的后世光景来了。

  人的心难免总是偏的。

  薛映河哪怕知道这一次的对质很有可能会影响到后面的一系列发展,但是他依然还是退让了。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