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山深处有魔修_w从菁【完结+番外】(18)

  应无宿在心里想,是仙君拿真心来换的他的真心的呀。

  他从今往后,不会再做坏事了。

  -

  人有时会做梦。

  梦到自己站在车水马龙中,无处可去,无枝可依,无人搭理。应无宿在离开魔窟的那段日子里,就常常会做这样的梦。

  可这次的梦里,他走在街上时,却与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小公子撞在了一起。

  那小公子看了他一眼,就爬了起来,去追不远处的年轻妇人了。

  应无宿在梦中朝小公子喊道:“你是尤仙君么?”

  小公子回过头,茫然地对他笑了笑,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人海中了。

  他赤着脚踩过白雪,一步一步地往那小公子消失之处走去,大声地喊着:“你是尤仙君么?”

  应无宿恍然明白过来。

  原来那日在梦里扶起他的不是纪逢,而是尤明言啊。

  他追过明月桥,看到小公子撑着伞站在妇人身旁,正抬着头微微笑着看他。

  “我不是仙君。”小公子仰着头对他说,“但随母亲姓,姓尤。你是在找我么?”

  应无宿说:“我、我是在找你……”

  他朝尤明言走去,踩着冰雪,可却不觉得冷。好像有阵春风扑面而来,暖和得叫他想要流泪。

  他停在尤明言面前,道:“我想来……来把我的真心给你。”

  -

  尤明言坐在窗边,望着外头的明月。

  他许久都没有做过梦,流过泪了。可今夜他阖眼时却梦到了娘,梦到了无宿。

  娘温热的手抚过他的鬓发,同他说:“明言,娘要走了。”

  她的面容模糊在云烟中,很用力地握住了她的手。

  他忽然想起来仙山的路漫漫无尽,她是不是还没走回去,就化成了落在了草木间的雪?

  他流着泪时,那小小的少年就踉踉跄跄跑了过来,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

  “仙、仙君,”应无宿看着他,磕磕巴巴地说,“我会一直待你好的,我一定会的。”

  曾有人千里迢迢送他上仙山,教他断情绝爱,不必再受红尘煎熬。

  如今又有人上了山,拉着他走过人间山河,把所有的温情都赠与他,融他心中寒冰白雪。

  -

  世人道,天下有情处,陋室亦为家。

  应无宿给师姐写了封信,想告诉她,自己有安稳的住处,也有一个很好的道侣啦。

  信写完却不知该寄往何处,所以他把信沉进了江水中,坐在江畔边看了好一会,才起身离开。

  尤明言撑着伞,两人相视一笑后,便一同走进了繁闹的街市中。

  ☆一个小番外

  1.

  仙童一看到应无宿第一眼时,非常之失望。

  他原以为仙君藏着的是个漂亮大姐姐,还期待了好长时间。

  另外两个小伙伴也很是失望,纷纷觉得话本中说的都是骗人的,这怎么会是个男人呢?

  但过了半月后,他们就都喜欢上了应无宿。

  这大哥哥手巧得很,甚么小玩意都会做,还给他们每个人都刻了个小石像。

  说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尤仙君看到他们围着应哥哥时,神情似乎有些不太高兴。

  应哥哥在这时候就会凑过去亲尤仙君的脸。

  尤仙君就又会高兴起来了。

  2.

  尤明言一面教应无宿弹琴,一面装作并不在意地说:“阿宿,原来你也给别人做石像。”

  应无宿说:“我还给你师兄也做了一个呢。”

  尤明言说:“……是么?让我看看。”

  他把纪逢那石像仔仔细细地看了好久,心道师兄的石像刻得显然就没有那么精细,没有色彩,也没有他那个石像那么大。

  阿宿好像先前对他师兄有些执念,叫他忍不住心里觉得吃味,但又不好说出口。

  后来他还是把这石像转交了纪师兄。

  3.

  纪逢把师弟难得送的礼物小心翼翼地摆在了屋里。

  结果被进来找他打架的师尊摔成了一堆碎渣。

  纪逢说:“师尊,我尊老敬老,才不想和你动手。”

  师尊说:“讲道理啊,这玩意本来就快坏了罢!你不要跟为师碰瓷!”

  4.

  “尤仙君,你刚刚是不是偷笑了呀?”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