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之舟_王白【完结】

  《银河之舟》作者:王白【完结】  简介  生存是生命的第一诉求,而生命只是环境随意揉捏的泥偶,适应环境,则生命可以生存,无法适应环境,生命就会灭绝。  人类和地球之上的千万种生命一样,都是经过漫长时光筛选出来的,最为适应当前环境的物种。因为适应,所以可以活着。  人类文明总有一天要涉足宇宙,但宇宙的环境和地球并不相同,并且,宇宙...

(2019-09-20)

诡神冢_焚天孔雀【完结】

  [悬疑惊悚] 《诡神冢》作者:焚天孔雀【完结】  第一卷 钢城藏龙  第一章 十五年前的约定  “工厂真是要倒闭了,你们都有地方去么?”  满身尘土的陈智,刚刚走出厂房,就听见工友们在议论着,他木讷的抬头看了一眼,一张破产公告赫然贴在公告栏上。  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这个小型的机械加工厂效益早已不好,已经几次减员,陈智因为踏实肯干...

(2019-09-18)

逆境游戏_肥狐狸【完结】

  《逆境游戏》作者:肥狐狸【完结】  内容简介:  一次普通的异国旅行,却被卷入血腥的凶杀案中,项南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为了案件最大嫌疑人,更是被判处了超出寿命的超长刑期。  要想查清真相,他必须借助监狱中特殊的“刑期游戏”规则,用一场场惊险的游戏逼近真相  【简单游戏】  第001章 突遭变故  石头砸烂剪刀,剪刀刺穿布,反过来布...

(2019-09-09)

罪途同归_小工蜂【完结】

  《罪途同归》作者:小工蜂【完结】  文案:怨恨,由爱而生,反噬己身。  欲望,是席卷和掠夺灵魂的暗流。  一个富二代的离奇死亡,多年前销声匿迹的连环杀手卷土重来,少女临死前的神秘微笑,集体自杀者的最后一条短信。。。  光怪陆离的案件,希望爱看悬疑推理的你可以驻足停留。  当然,写文的最大动力还是爱。  CP:胆大心粗搞笑警察攻x淡定...

(2019-08-31)

鉴罪者_吕吉吉【完结】

  《鉴罪者》作者:吕吉吉【完结】  文案:刚回国的法医界新锐柳弈,在毫不知情中撬了刑警队队草戚山雨的墙角。  冤家路窄,在酒吧消遣的柳弈意外捡到了借酒浇愁的戚山雨。  柳弈企图将小帅哥吃干抹净,结果遭遇戚山雨凶猛反击,遭遇了先○再×的……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恶行!  第二天扶着腰的柳大法医:姓戚的,敢把我捆起来丢床下一个晚上,这...

(2019-08-15)

荒村神秘事件_晓七王子【完结】

  [悬疑惊悚] 《荒村神秘事件》作者:晓七王子【完结】  内容简介  一次平常的旅行,却发生了诡异事件,前去的十几名游客神秘失踪,而我是唯一幸存者。当我从昏迷的噩梦中醒来,竟然间歇性的忘记了那段记忆,警方介入调查,没有查出究竟,随后旅行社社长被判死刑&”&”  一个名为‘灵蛇’的探险小队为了荒村里的巨大秘密,潜入大连...

(2019-07-30)

猎网_虾写【完结】

  《猎网》作者:虾写【完结】  内容简介:  猎网之中谁是猎人?谁是猎物?  海归私家侦探回国布局,从富豪私生女一路布局到魔幻网游猎魔传奇。高智商诈骗盗窃对手追寻而来破网解局。  一猫一鼠亦友亦敌,网内网外亦真亦假。  好吧,没那么吓人。就是一个西方魔幻网游的故事。老套的西方魔幻,不一样的网游故事。  没有神器,只有萝莉。而且这...

(2019-07-29)

蓝色长廊之谜_[日]内田康夫【完结】

一辆载有一男一女的汽车附入山谷,被害人在临死前用口红写下“他杀”两字。警方在调查中陷入困境,案子拖了12年后,浅见光彦偶然接触此案,产生了兴趣。在走访过程中,他发现案件与当地的吉野河活动坝的建设项目有关……于是,新旧命案相继告破。...

(2019-07-24)

花儿无价_[日]内田康夫【完结】

著名的钢琴演奏家夕鹤小姐在回家的路上,收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花儿无价”。从此,她的生活陷入了恐慌和不安,亲朋好友相继死去。浅见光彦在调查中发现。这一切都与35年前的冤案有关……...

(2019-07-24)

最后的明星晚宴_[日]内田康夫【完结】

浅见光彦十二月中旬打电话约野泽光子出来,照例把见面地点定在平冢亭。平冢亭位于浅见和野泽两家之间,是平冢神社的茶馆。据说神社供举的神是源义家,至于为什么叫平冢神社,个中缘由浅见也不清楚。浅见的母亲雪江寡妇很喜欢吃平冢亭的饭团,所以母亲觉得不舒服的时候,浅见必定会买一些饭团作为礼物带同家。...

(2019-07-24)

户隐传说杀人事件_[日]内田康夫【完结】

竹村警部系列。内田先生以传说为题材的推理小说中最为精彩的一篇。作品中,凶手通过日本古老的女鬼传说作为背景,进行系列凶杀,而当事人之间却没有任何明确的关系,到底是什么驱使凶手按照这样的方式凶杀呢?看过作品的朋友不但会因为凶手作案动机而叹服,同时也会被日本传统文化的丰厚底蕴所吸引。...

(2019-07-24)

沉睡的记忆_[日]内田康夫【完结】

Z精工会社的社长财田启伍被杀害,现场发现了他女儿的指纹,而他的女儿已于三年前的同一天死去了。浅见光彦在调查中,发现了奇怪的事,20多年前住在轻井泽别墅的服部父女也是同月同日死亡,中间也相隔了三年。为什么有如此的巧合?这其中有没有什么原因?扑朔迷离的案情牵出了一段尘封的记忆。...

(2019-07-24)

透明的遗书_[日]内田康夫【完结】

好像睡着了,尽管只是短暂的时间,感到“咯噔”一下小小的震动,醒了过来,西村裕一条件反射般站了起来,急忙朝车门方向走去。“咯噔”一声响过以后,不到二十秒钟将抵达Y车站。但站起身来,立即发觉窗外的景色与往常不同。只见一片广阔的河滩,电车临近铁桥,从脚下传来“轰隆、轰隆”重重的金属声。西村苦笑了一下,心想习惯这东西实在太可怕了。行走在相同的铁轨上,所以就是有类似震动的地方也不足为奇,但因这震动而无意识作出反应,产生行动,这本身就是一种动物性...

(2019-07-24)

通灵女_[日]内田康夫【完结】

十岁的香樱里还不懂得“烦躁”这个词,所以,她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那种萦绕心头的感觉,只能认为“烦死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自己也记不清楚了。虽然并非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如此,但是,每天早晨起床时、吃饭时、上学时,那种“萦绕心头”的感觉总是挥之不去。每当这时候,母亲对待香樱里的惟一方法,就是说她,“什么呀,睡迷糊了吗?”...

(2019-07-24)

旗振山疑云_[日]内田康夫【完结】

J报社大阪支社的总编富永拜访浅见家,那是l1月1日的事。那天是星期天,可对于浅见光彦来说,不管是周末还是假日都与他无关。浅见昨晚深夜才从四国松山旅行回来,一回来就埋头工作到凌晨。因为约定后天之前要完成的稿件,比预定的晚了许多,虽然老记挂着这件事,可人终究敌不过睡魔。一直坚持到凌晨4点20分,本想打算稍事休息,没想到脑袋一落枕头,就沉沉睡过去了。...

(2019-07-24)

大乌鸦传奇_[日]高木彬光【完结】

回到久未造访的故乡,没想到居然受到如此的爱戴。大概是地方上的小城镇,出了第一个推理小说家,所以显得格外稀奇。一下子被拉去演讲,一下子又在地方报纸上发表谈话,还附带照片;昔日的老友也登门拜访,这使得向来腼腆的我,真的觉得手足无措,困窘万分。可是无论如何我还是想来看看这个渔村。因此回东京时,在中弦N站下车,改搭冷清的私铁,继续了两个多钟头的火车之旅。然后又坐了一天只有来回两班的木炭公车,摇摇晃晃地来到这个小渔村。...

(2019-07-24)

纹身杀人事件_[日]高木彬光【完结】

很少人知道纹身的美丽,而为这种秘密纹在皮肤之艺术所感动的人,更是少之又少。这很可能是由于先入为主的偏见所造成的,譬如:看到街上的粗工或贩夫走卒之类的古铜色皮肤上,有着生手所纹的黝黑的蚯蚓后,即认为这就是所谓的纹身;或者认为不论男女,凡是纹身者皆为流氓、凶恶的罪犯,要不然就是居于下层阶级的人渣,以及人生战场上的失败者,他们无视于严肃的历史真相,甚至蒙蔽了自己的眼睛。人们对于纹身的看法,通常是以上两者之一。然而在绵延数千年的人类历史中,对于自古流传下来的习俗是很难寻找其根源的,不如相信其来有自还来得妥当些。美...

(2019-07-24)

螳螂的热情_[日]高木彬光【完结】

将杀人蓝图付诸实行的机会终于来临了……吉泽惠子在三个月之间,绞尽一切脑力,完成所有准备,就是等着这一天的到来。只要不碰上千分之一,不,万分之一的无法预料到之不幸,若巧妙运用此机会,她自信计划应该会成功!惠子并未考虑百分之百的完全犯罪能够达成,但,很奇妙的,她觉得百分之九十九的完全犯罪应该能够做到。不管是警察或检察官,都只是普通人,绝非千里眼——这是她如此推定的根据。更何况,向他们提供判断资料的证人或事件关系者,通常不但不是千里眼,更只有平均值以下的观察力...

(2019-07-24)

能面杀人事件_[日]高木彬光【完结】

战争结束的第二年1946年的夏天,我在神奈川县三浦半岛的一处海水浴墙,偶然遇到了高中时代的朋友柳光一。他从大学的理学院化学系毕业以后,应征到缅甸度过了一段战争生活,最近刚刚复员回国。面我,因为身体孱弱,入伍的当夭,就被遣送回乡,从那以后,在军需工厂当技师。战争结束以后,我离开了工厂,一直住在三浦半岛海滨的“海滨饭店”里。...

(2019-07-24)

任性的尸体_[日]土屋隆夫【完结】

哪怕是一次也好,真想能有涉足杀人现场的机会。身历其境地站在血迹未干的现场,亲眼仔细观察一切——从开始写推理小说以来,我常有这样的企盼。我知道这种几近幸灾乐祸的想法实在是不应该。可是,我向同行的作家们探问的结果,发现他们也都着这样的企盼。所以,不应该的并不仅仅是我一个人而已吧?...

(2019-07-24)

舞台谜案_[日]土屋隆夫【完结】

哪怕是一次也好,真想能有涉足杀人现场的机会。身历其境地站在血迹未干的现场,亲眼仔细观察一切——从开始写推理小说以来,我常有这样的企盼。我知道这种几近幸灾乐祸的想法实在是不应该。可是,我向同行的作家们探问的结果,发现他们也都着这样的企盼。所以,不应该的并不仅仅是我一个人而已吧?...

(2019-07-24)

潜在证据_[日]土屋隆夫【完结】

我干掉伊能正志是昨晚的事情,而这项计划却花了我一个多月的事件。至于我之所以干这件事情的原因,应该要追溯到七年前。坦白说,我当初对他还没有深恶痛绝到要置之于死地而后快的程度。我当时计划的只是一般的报复。起先,这是对我所受到的屈辱的报复,但随着时日的变迁,这意念遂凝固成为牢不可拔的杀意,固定在我的心里。...

(2019-07-24)

家庭隐私的投稿_[日]土屋隆夫【完结】

21日下午1点半左右,长野市光阳高中的庶务主任林建司(37岁)回位于市内旭町的家中时,发现妻子多惠子(30岁)俯卧于起居室暖炉旁,已经死亡。尸体旁有一张用铅笔写着“活下去很痛苦,深感歉疚”的便笺。林建司立即向长野警局报案。验尸结果,多惠子是将毒药掺入茶中饮用。关于自杀的原因,林建司说:“我完全想不通,今晨我要外出上班时,她和平常完全一样。只不过,她最近曾提领我的钱买卖股票,由于股价急剧下跌,心情相当沮丧。我不断安慰她说没关系,却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2019-07-24)

几笔勾销_[日]土屋隆夫【完结】

在都立大学工作的秋津俊辅,在出席了为期两天的京都市的公害讨论会,回到家里的当夜,发现妻子美佐江死了。她留有遗书,死因由服用安眠药造成。遗书写在~张信纸上,内容是:结局,除此以外,没有别的方法了。作为妻子,于你毫无用处,死后又为你增添麻烦,我深感内疚。我也对不起佳代君,不过我想,这就是我被赋予的人生。后事,恳切拜托你料理了。永别了。...

(2019-07-24)

红的组曲_[日]土屋隆夫【完结】

广告代理公司的年轻职员瞄了一眼刚接到手上的原稿,不禁吃惊地看着对方。“请问……就只有这些吗?”“没错。”对方在大型办公桌上拄着腮不耐烦地点点头。“可是,这样有点奇怪耶。”“为什么?”“不是,只是跟我们平常收到的稿子比起来……”“所以,我不是说过这是我的私事了吗?”“是,那么这是活动通知还是&hel...

(2019-0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