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无声_钱易/滨丹【完结】(145)

  李景:我知道了。

  许子风站了起来:你早点休息吧。

  李景:我送送你。

  许子风笑笑,没有反对。

  寒冬的夜里非常安静。李景家所在的那个胡同里,路灯依然孤独,紫禁城的庞

  大阴影依然压迫着这条昏暗的小街。许子风和李景朝胡同外走着。他们都没有说话,

  就是那么慢慢走着,像很多相濡以沫的老伴儿那样,似乎重要的不再是交流,而更

  多的只是相依相伴。两人心里要说的一切,仿佛都已经无声地混合在清冽的空气里。

  甚至,因为了这种默契,那空气也变得有了些暖意。无论许子风,还是李景,都没

  有觉得冷。

  二人走到胡同口。许子风站了下来,转身对李景说:回去吧。

  李景也站下来。

  许子风看着她:到那儿以后,随时给我打电话。

  李景点点头。

  许子风叮嘱道:千万要小心。

  李景笑笑:放心吧,又不是过去在国统区的时候。

  许子风也笑笑,意味深长地说:我等你回来。

  李景当然明白他话里的含义:我知道,婉云还需要我们一起帮她迈过那道坎呢!

  许子风欲言又止的样子。

  李景微笑着说:好了,有什么等我回家再说吧。

  许子风满意地笑了:好,回家再说。

  9

  两天以后,总部崔志国的办公室里,许子风、崔志国和秦全安在一起讨论工作。

  三个人的情绪都很好。

  崔志国:李景已经出发了?

  许子风:出发了。

  秦全安:但愿李景去山西这一趟,能够拿到我们想要的东西。

  崔志国:放心吧,李景也算是一个行家里手了,论资历,和老许应该不相上下

  吧。没有问题的。

  许子风有些感慨:真没想到,几年以后我们又跨进同一条战壕了。

  秦全安:老许,等这件事完结之后,你们俩可能应该考虑一下个人的问题了吧?

  许子风有些苦涩地笑了笑:我也是这样想,就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啊。

  崔志国:老许呀,这件事情应该有个圆满的结局。你放心,我和老秦也可以做

  做李景的工作嘛。

  许子风:清官难断家务事。李景这个人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顺其自然吧。

  崔志国笑着打趣道:听你这话,你们之间的事情,看来不用组织上操心了。

  许子风开玩笑地说:别忘了,行政上你们俩是我的领导,生活上,你们可是我

  的晚辈,所以我警告你们,在这件事情上不要跟我瞎搅和!

  崔志国哈哈大笑:好好,我们不管。

  10

  蒸汽机车喷吐着白色和黑色的浓烟,拖着一列绿色的客车,呼隆着驶进了一个

  建在山坡上的小站。列车停下,只有几个旅客下车。李景正在其中。她拎着一只不

  大的旅行包,急匆匆地走到了出站口。

  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迎了上去:是李景同志吗?

  李景:是我。

  小伙子:我们接到北京的通知,我负责协助您。走吧,车在那边。

  上了车,小伙子问:我们先去单位,休息一下?

  李景:不了,直接去煤矿。

  这是一个大型煤矿,运煤的卡车满载着煤炭,在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上缓慢蠕

  动。到处都是飞扬的尘土,把一切都搞得乌烟瘴气。

  半山腰的一个楼房,是煤矿的机关办公楼。

  大楼门口的收发室,守门的人看看手里的证件,又看一眼外面的李景。开车的

  小伙子站在车旁,远远地看着。

  守门人:你找裴明谦?

  李景:对。

  守门人犹豫地说:上面专门打过招呼,我要去保卫处汇报一下。

  李景:可以。我就在这儿等着。

  守门人把一个会客登记本递给她:请你先填个会客登记。

  说完,守门人拿着李景的证件走了。

  李景便埋头填写会客登记本。登记完了,又过一阵,那个守门人回来,变得热

  情了许多,还带来了一个保卫处的干部。保卫处干部也十分热情,说领导上已经接

  到通知,知道这件事情了,要他好好地接待李景,听候李景的指挥等等。李景说,

  她要和裴明谦多谈一会儿,可能还会出去吃顿饭,干部说没问题。然后,保卫处干

  部把李景和小伙子带进了一栋灰扑扑的办公楼。李景让小伙子和保卫处干部在另外

  一间办公室等候,自己拉了一只椅子坐下。

  不一会儿,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李景站起身来,让他进屋,

  坐下。自己也坐了下来。

  老人的神情有些木然,眼神也显得有点儿迷茫了。

  李景打量着他问:裴明谦,你还记得我吗?

  裴明谦仔细看了看李景,缓缓摇头:对不起,我记不起来了。

  第十九章

  1

  裴明谦与李景的目光相遇,露出一种歉意,客气地说:一路上辛苦了,让你跑

  这么远来找我。

  李景友善地笑笑:裴老,我是来向您请教个事情的。

  裴明谦连忙说道:不敢不敢。我是对人民有罪的人,政府这么宽大,我是感激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