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无声_钱易/滨丹【完结】(82)

  陆一夫:哦,你爸爸愿意和我见面?太好了!

  许婉云:下班以后,好好洗一下,穿干净点儿。我在单位大门等你。

  陆一夫:好的好的。我要不要给你爸爸带上一点儿礼物?

  许婉云:算了,你别来你们海外那一套。我爸爸这个人,最不喜欢这样。

  陆一夫:我真有点紧张。

  许婉云:又不是去见领导,你紧张什么?

  陆一夫:我就是紧张。你爸爸是做什么工作的?

  许婉云踌躇了:我爸爸,他在一个机关工作。他是……他是管档案的。

  陆一夫:不是领导同志吧?

  许婉云: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陆一夫:要是领导同志,那我真的就更紧张了。

  许婉云安慰地笑了:放心,他不是领导,而且是快退休的人了。

  8

  黄昏的天空中还有一丝晚霞。路灯已经亮了。骆战和王晓京在人行道上走着,

  骆战推着自行车,王晓京拎着一只军挎包。

  骆战:你这人,怎么就丢三落四的?

  王晓京:瞧你,不就陪我回去拿样东西,有什么大不了的。

  骆战:不是,我还有工作。

  王晓京:有什么工作?下班了还干不完?

  骆战: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这工作是没有上下班的。

  王晓京:你不会是看大门的吧?

  骆战调笑:看大门的又怎么啦,你看不起?

  王晓京:我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你呀。你说我这工作,和看大门的有什么两样?

  骆战:都是革命工作,别抱怨。

  王晓京:我可没你那么高的觉悟。

  两人走到了人民餐厅门前。

  就在要跨进餐厅大门的那一刹那,骆战突然停住了脚步。他把王晓京拉到大门

  的一边,自己躲在了门外。

  骆战: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王晓京诧异地问:怎么了你?里面有老虎呀?

  骆战:别啰嗦了,去吧。拿了东西就出来,别跟人聊个没完。

  王晓京疑惑地进了餐厅。

  骆战四下看了看,悄悄地走到餐厅侧面的一扇窗户前,透过有些肮脏的玻璃,

  往亮着灯光的餐厅里看去。

  餐厅里,许子风、蓝美琴、许婉云和陆一夫围坐在一张桌子前,他们面前的饭

  菜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四个人在一起的气氛不是很融洽。看得出来,许子风的情绪

  不高。

  陆一夫:我父母一开始是坚决反对我回祖国的,现在,他们知道我在这里工作

  了,好像也就没有什么意见了。

  许子风:我觉得,你挺能适应的,连你讲话的方式,都和我们差不多了。

  陆一夫:您过奖了。我还要好好学习。

  蓝美琴:陆先生,不,我应该叫你陆同志了,你是什么时候下决心要留在北京

  的?

  陆一夫:我?我本来一直就想回来报效祖国。我的打算是先回来看看。后来,

  后来遇上了小许。小许是个非常好的人,对我非常好,我很受感动,所以我就立即

  下了决心。我真的很幸运。

  许婉云在陆一夫的注视下,羞涩地低下头。

  人民餐厅外的骆战还在观察着餐厅里的那四个人,王晓京这时已经拿到了东西,

  走到了他身边。骆战意识到王晓京的到来,连忙把视线移开。

  王晓京:嘿,你猜我看见谁了?

  骆战:谁?

  王晓京:和你一起来过的那个老头儿!他们一桌人可真够热闹的。还有一个男

  的,说话的腔调真滑稽。

  骆战:怎么了?

  王晓京:不知道。反正不像我们这儿的人说话。

  骆战:他看见你了?你和他打招呼没有?

  王晓京:没有。你要不要进去跟他打个招呼?

  骆战:别,我们走吧。

  王晓京:你怕他看见你?

  骆战表情复杂地含糊其辞:就算是吧。

  9

  箭杆胡同临时办公地的院子里,骆战早早地起来之后,就开始锻炼。他光着膀

  子,两手轮换地推举着一个石锁。蓝美琴进院子看见他时,他已经是汗水淋漓。

  蓝美琴:你又从哪儿弄了个石锁来呀?

  骆战听见问话,把石锁撂在地上,看着她:别人给的。

  蓝美琴走近他,看着他那一身很结实的肌肉:别人是谁?是王晓京吧?

  骆战笑笑说:就算是又怎么了?

  蓝美琴也一笑:不怎么。我看你是有劲儿没处使了。

  说完她进了房间。

  骆战穿上衣服跟了进去,似乎很随意地说:昨晚上老许请你吃饭了?

  蓝美琴有些奇怪地笑了:消息真灵通。你不是在跟踪我吧!

  骆战:跟踪你有价值吗?

  蓝美琴有些认真的样子了:那就是跟踪老许了?

  骆战:看来你也不是随时都有幽默感嘛!认真了?

  蓝美琴笑了笑:我有什么好认真的?我知道,你觉得我们出去上饭馆的时候老

  是故意躲开你。

  骆战:你还没回答我呢。

  蓝美琴:昨天晚上我陪老许和他女儿的男朋友见面去了。

  骆战问:男朋友?你去当参谋?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