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_judichang【完结】(6)

  楼道的灯是声感的,亮一会儿就会灭。黑,就这么突然降临了。一片漆黑,只剩下那怵人的哭声和我短促的呼吸声,恰恰这两种声音都无法使楼道的灯亮起来。肢体僵硬片刻后,才反应过来,用力拍拍手。一下、两下……N下,妈的!用不用这么巧?坏得这么正点儿?!平时,这破灯就算再暗,好歹也有点亮儿,现在可到好,黑得彻底!

  行,你们牛!我颤抖着举起手,指着灯泡儿,不知是气得还是害怕的,总之我的手在抖。

  “明天!明天哥们儿我就换了你,我自费换了你这个破灯泡儿,然后拿手指头捏爆了你!哼!”嘴里恶狠狠地念叨着,其实就为了壮胆。

  我掏出手机,借着手机屏幕的荧荧亮光,照着跟前漆黑的楼道。那好死不死的哭声还在继续,幽长且连绵不绝地从楼梯上方传来。

  “这是谁家的孩子啊?大半夜的在楼道里哭,有没有人管啊?”我喊了一嗓子。别问我为什么自己不上去看看,调个个儿换你试试没准儿还不如我呢。

  我想我这一喊,也许那孩子也就不哭了回家了吧,哪怕弄出点儿别的动静或者顶我两句也好啊。嘿,这孩子还挺执着,还继续幽幽的哭着,没有起伏。

  “行,你!别一口气儿憋死!哭,哭个屁啊哭!”我小声儿骂了句,瞧我这暴脾气!

  可我总不能老在这层耗着啊,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数字——5,还有两层,咬咬牙跑上去吧,心里还想着:死孩子,别让我碰见你,要不打得你爹妈不认!

  一口气跑到六楼,忽然,觉得脸上一凉,感觉有什么东西滴在左脸上,伸手摸摸了湿湿的。一瞬间,我的汗毛都炸了起来,身体就像石化了一般,一动也不能动了。我感觉有一股凉气吹到脸上,那感觉就像别人蒙着你的眼睛然后往你脸上吹气——“呵~”末了,还问一句:你猜我是谁?

  我想如果我面前有面镜子,那镜子里映出的肯定是我抽搐的脸,而且是严重的面部神经抽搐!

  不但感觉有凉气轻轻的吹到脸上,而且我终于清晰地听到了那哭声从我鼻尖前一公分处传来。幽幽的,仿佛世间所有的委屈都包含在这哭声中,听着让人揪心。

  手机的灯光早灭了,我只要随便按一个键,屏幕就能亮,可我就跟没长手一般,一点知觉都没有,一动不能动。

  如果我按了、灯亮了回看见什么?一个飘在空中的头,或者什么都没有,更或者是一个满脸血污的恐怖碎脸?越想腿越软,哪个都不怎么样!

  你说我为什么不想点儿好的?也没准儿就是一个同父母吵架的孩子,在楼道里哭?但是,一个正常点儿的人会半夜三更在楼道里哭,还与你的脸保持如此近的距离且往你脸上吹凉气儿?我实在想不出会有哪个正常人做出此事。

  时间、空间就这么凝结了,若干分钟后,我掉头就往想往楼下跑。也许我高估了自己,刚刚转过身,脸上又是一阵凉意,湿湿的阴冷——这回是右边的脸。我的腿这回彻底软了,顺着扶手跌坐在台阶上——完了。不信鬼不信神的我,今个儿要栽在一只鬼的哭声里。也许明早的报纸头条就是——一中国籍男子猝死于楼梯间,死因不明,疑似吓死!真没想到我会以这种方式出名。都说鬼报仇是因生前结缘为化解而致。死后总会留恋于死时所在之处,报仇的对象大多是些阳气比较弱的人。而区区在下我就很点儿正的赶上了!

  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基本上我已经到了“走头无路”的份儿上了。被逼如此,我也就豁出去了,大喝一声:“你,你先别哭了!没完没了的,烦不烦啊?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呜呜……嗯嗯……”

  青筋暴起,我再大点儿声:“哭个屁啊!有完没完,做鬼做到你这份上,丢人!”

  “呜呜……你能听见我、我的哭声?”

  爱哭鬼竟然说话了!这声音细细柔柔的,别说还挺好听,估计生前应该是个漂亮的主儿。我这人天生的神经粗,吊儿郎当二十多年了。现在碰上这生死由命的事儿,到也看得开了。与其被吓死,还不如套套瓷儿,没准儿还能成就一段中国版——人鬼情未了!想到这儿,我也就没那么害怕,好歹也是个爷们儿:

  “我也不想听见阿,可你哭得这么大声儿,不想听见也难!”

  “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能听见我哭的活人。呜呜……”爱哭鬼,真没叫错!

  “第一个……活人……”我这冷汗又下来了,哥们儿要是明天还有命活着,绝对去买彩票,太正了!

  “是啊,这么多年了我都出不去这楼梯间,来来往往的这么多人,没想到你竟能听见。我知道你是住在714的。”

  “这你都知道?你还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叫向华,24岁。从小就住这儿,小时候特皮,老堵人家大门钥匙眼儿。你父母在外地工作,你跟奶奶住一起。不过你奶奶前年去世了,她是个好人。她死后有段时间一直留在这里看着你,不过你看不见她。后来她被带走投胎去了,临走前还托我照顾你呢。你奶奶人好所以投胎早,我真替她高兴。你怎么不说话了?”爱哭鬼终于想起我了。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