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_judichang【完结】(8)

  说着我的头就越来越低,跟俯首认罪似的。我们一人一鬼都不说话了。

  过了一段不短的时间,我微微侧着头用眼角偷瞟了一眼爱哭鬼,这一瞟不要紧,我的眼球这么被定住了。

  “我、我好像能看见你了……”

  鬼故事 故事五:楼(下)

  楼(下)

  “我、我好像能看见你了……”

  爱哭鬼听到我说能看见她后,一下在窜到空中,就像谁踩了她的尾巴。

  “你、你、你是完全看得清还是只是个影子?”

  “我发现你的岁数可能真不小了”我上下打量着飘在空中的爱哭鬼,“瞧这身儿绿军装,还有这发型多有时代感。”

  楼道里无灯无窗,本是一片漆黑。而爱哭鬼身上却散发出淡淡的荧光,就像在无云的夜空,身处月光之下。仿佛蒙蒙胧胧,却又清晰可见。看着爱哭鬼的“造型”,我就想到了我爸妈年轻时拍的照片——笔挺的绿军装,帽子上别着红五角星,斜挎着军绿小布包儿,脚踩黑色别扣布鞋。不过,爱哭鬼并没有挎着布包,戴着军帽。她梳着两根麻花辫,垂在胸前,刘海儿碎碎的散在额前,五官看得并不很清楚,那身绿军装穿在她的身上显得那么的不真实,不过鬼本来就不“真实”。

  “你是真对生前的事儿一点都不记得了?看你这身儿打扮,怎么说也是六七十年代的人了吧?鬼也有失忆一说?”我好奇地问。

  “我也不知道。我一想生前的事儿,就浑身不舒服,难受得很,就像要撕裂了一般。所以,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生前是干什么的。有的时候我都会忘了头天晚上我都干了什么。就像一觉睡醒却什么都不记得了。”爱哭鬼说着又一屁股坐到我旁边。

  “睡觉?鬼还会睡觉?”我这叫一个稀奇。

  “废话,就许人睡,还不许鬼累啊。鬼也是需要休息的。”瞧她那一脸理所当然的小样儿。看得我直想笑,鬼做到她这份儿上,也真不容易。估计死的时候还很年轻吧。

  想到这儿,我心里就一阵儿的不舒服。看她这模样,还有这说话的语气(就算当了几十年的鬼也没见有什么长进),感觉比我还显小。究竟是因为什么夺去了她年轻的生命?没来由的一阵伤感油然而生。沉默就这样在我们之间蔓延,我看着爱哭鬼心里伤感,爱哭鬼若有所思的坐着发呆。也许我刚才的话触及了她的某些伤痛。

  不知道是不是坐在楼道里太久了,身上越来越冷,就像置身冰窖一般。一股股寒意窜上身来,冻得我牙齿上下开始打颤。这才刚入秋,怎么就这么冷了?我往手心儿里哈了口气,搓了搓。转头想跟爱哭鬼说能不能转移战地跟我回家坐坐,却发现爱哭鬼周身的光逐渐变成了红色。

  “你怎么还能变色?”嘴上说得轻松,心里却一阵阵开始发毛。发着荧荧月光的爱哭鬼,让人感觉很单纯很容易亲近,而现在发着淡淡红光的她却让人觉得压抑——一种窒息的压抑。身体不自觉地往后靠,我盘算着要不要爬起来赶紧跑,但是跑得了吗?

  “为什么?”嗫嚅的声音从爱哭鬼嘴里发出来。

  “什么‘为什么’?”我问。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为什么推我?为什么!”爱哭鬼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逐渐别称的嘶喊。

  “你这是怎么了?什么推你?你……”我还没说完,爱哭鬼突然腾空。下一瞬间,她的脸就探到我的眼前,几乎鼻尖贴着鼻尖。这张脸还是刚才爱哭鬼的脸吗——鲜红的血从眼角泊泊地流出,凄厉却又含着无尽的委屈和不甘;眦欲裂,瞳浴火,恨难消。银牙碎,筋骨碾,仇难泯。

  “为什么推我,为什么推我……”爱哭鬼不停的问着同一句话,声音越来越凄厉。“你说过会陪我,一直陪着我,来陪我好不好?来陪我……”

  我半躺在楼梯上,看着如此贴近的爱哭鬼,如此凄厉的爱哭鬼。我就如同溺水一般,周身无法移动半分。浓烈的血腥味充斥着鼻腔,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因肺部的极度缺氧而产生了耳鸣,凄厉的鬼叫也显得缥缈。我被如潮的鲜血所淹没,爱哭鬼的样子变得模糊不清眼前一片殷红。我沉溺于一片血海中,意识逐渐飘远……

  绿色的军装,斑驳的人影,昏暗的树林。

  “哟,这不是文工团的一枝花——杜夕月嘛!怎么大晚上一人儿跑小树林里来了?”言语之间掩藏不住地流露出下流痞子之气。

  被称作杜夕月的姑娘见来者不善便想转身就走,不料却被那三、四个人围在中央。

  “哼!走资派也能进文工团?文工团是革命队伍的精神代表,是宣扬伟大的党、伟大的毛主席的先锋队。你一个走资派的小走狗也敢扛着革命的大旗招摇过市?”又一个尖锐而别扭的嗓音响起,就像那种正在经历变声儿阶段的毛小子的公鸭嗓。

  “不用跟走资派的小狗多说,她不配穿这身军装,污蔑这军装的神圣,给她脱下来!”

  “对!脱下来!脱下来!”哄声四起。

  “你们、你们干什么!救命啊……”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