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无声_钱易/滨丹【完结】(144)

  骆战:为什么?

  许子风:因为时机还不成熟。有关范仕成的证据没有拿到手,有关陆一夫的证

  据也是这样。最重要的,我们还需要他们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我们需要知道,毛阳、

  陆一夫这条线和范仕成这条线交叉在一起之后,会引出什么样的结果来。你相信我,

  现在我们面对的这个案件,并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简单。

  骆战满眼的焦急:那,许婉云怎么办?你总不能在这样的时候,还让她跟这个

  陆一夫在一块儿吧?

  许子风:婉云是我的女儿,你说我能不着急吗?可现在着急也没用啊。

  骆战不解地看着许子风,说不出话来。

  许子风有些伤感地:你别误会,我又不是一个冷血动物。你没法理解,一个做

  父亲的在这样的时候,心里会是一种什么滋味。可是,我现在不得不作出这样的选

  择。我这一辈子,已经不是第一次作出类似这样的选择了。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

  就是这样。我们必须时刻准备着牺牲个人的利益,甚至牺牲感情,牺牲生命。

  骆战:那我们该怎么办?

  许子风:我们已经有了新的契机,估计“牧师”的真面目也快露出来了。我看,

  再等一等吧。

  8

  第二天晚上,许子风来到了李景的住处,把许婉云现在的处境告诉了李景。当

  然,他并没有忘记自己的原则,把一些不该李景知道的情况和细节都在谈话中省略

  掉了。

  听完许子风的介绍,李景脸色很难看,但依然竭力地保持着平静:就是说,到

  目前为止,一切都不只是停留在担心和假设上了?

  许子风显然心情也很坏,但又不好直接回答:也不完全是这样。

  李景情绪急躁起来: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不干脆把他抓起来,问一下,

  一切都明白了……也许现在还来得及。

  许子风看着她:你是说对婉云?

  李景点点头。

  许子风长叹一声:要是我有权力只保护我们的女儿,从一开始我就可以把他抓

  起来!但是李景,你知道啊,我们没有这种权力,不论是解放前在国统区,还是现

  在。我们的职责不允许优先考虑个人的情感和利益,因为我们要保护的,是国家的

  安全!

  李景已经不像以往那样生硬了。她看着自己的前夫,努力地笑笑,但那笑容里

  满是苦涩与无奈。

  许子风既是安慰李景,又宽慰自己地说:也许我们应该相信婉云,她大了,会

  理解我们的;她也应该有能力从一次情感的失败中挺过来的。

  李景哀怨地叹息道:但愿她能挺过来吧……不过,现在能不能把真相告诉她?

  起码让她先有个心理准备?

  许子风摇头:不行。这孩子太单纯了,要是她知道了陆一夫有问题,她是不可

  能很好掩饰的。这会对她的安全带来直接的威胁,同时也就在关键的时候打草惊蛇

  了。

  李景问:你在等什么?

  许子风:在等待最好的时机。

  李景:你是说,你们在研究所要找的人?

  许子风再一次不置可否。

  李景这时似乎已经相当平静:有把握吗?

  许子风反而有些答非所问:李景,有件事情,我想让你帮忙。

  李景自嘲地一笑:我?我已经被停职了。

  许子风:正因为你停职了,我才找你。这件事非常重要,我、骆战和蓝美琴目

  前都走不开,目标也太大。我已经向局里请示过了,局里经过研究,认为我的提议

  可行。

  李景:你说吧。

  许子风:你那里的档案被人做了手脚以后,范仕成的身份得到了进一步证实…

  …

  李景打断他的话:可你并没有拿到证据。

  许子风:你说得没错儿。正因为这样,我仍然在追查那个“牧师”的线索。现

  在只要找到一个人,就有可能证实那个“牧师”的真实身份。

  李景:谁呢?

  许子风:一个去年才刑满释放的原国民党情报官。

  李景:这人不在北京吧?

  许子风笑笑:当然。要不也就不用你帮忙了。你现在被停职了,离开两天不会

  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这很重要。

  李景:这人在哪儿?

  许子风:蓝美琴已经查到了,目前被安置在山西的一个煤矿,他叫裴明谦。

  李景:裴明谦?

  许子风:这个人的情况,你应该还记得吧?

  李景回忆了一下:名字好像还记得。

  许子风:局里的人查阅了以前的档案,你好像在解放后和这个人打过交道。我

  想,也许在你见到裴明谦之后,马上就可以认出他来。所以,局里同意让你到山西

  去一趟。我刚才给你透露的那些情况,也是局里的意思。李景,你知道这意味着什

  么吗?

  李景沉吟了一阵,显然理解了许子风的暗示,她的表情随之也坚定起来:我知

  道。我明天就走?

  许子风:当然越快越好。不过你要小心。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