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一代的鸡零狗碎_万一【完结】(5)

  每次我独自刻苦练拳的时候,都充满了自豪感,一个绝世高手即将诞生了。绝世了一阵,后来实在耐不住虚荣心,冷不丁在小朋友面前秀一秀,有一个亲戚的小孩不服,要和我过招,我当然不含糊,上来一个起手式,没想到他压根不讲规矩,也不回礼,冲上来一通乱拳,就把我放倒了。一回家被我爸知道了,不由分说先揍了我一顿,然后问我打赢了没有,我说没打赢,我爸更生气了,问:“他用的什么招儿?”我说:“没看清,太乱了,反正他那么一推,又那么……”我爸说:“你真笨,我没教过你吗,你手这么一挡,脚那么一勾,他不就倒了吗?”这次事件对我的打击很大,不在于我没打赢,而是让我开始反省我爸的教练方针,我爸的本职工作是唱戏,因此他教我的拳脚里包含了太多“做秀”的成分,美观多于实用,这也是为什么我没能成为绝世高手的原因。后来我根据多次斗殴的经验,总结出几条秘籍,就是力气大、出拳速度快、扛揍,什么招式不招式纯属瞎扯。

  我爸隶属于一个松散的门派,名称不详,武功路数根据分析,应该属于南拳系列,有师父,还有好几个师兄师弟,在天气好的晚上,大家会聚在一起,切磋武艺,有单练的,有拆手(过招的意思)的,空气里都是高手的味道。作为最有前途的第三代弟子,我有幸观摩过几次,和后来在电影里看的完全不一样,拆手的时候,两个人面带春风,出手速度极慢,像军训时候玩的分解动作,比划了一会儿,还互相商量,“二师兄,刚才在第五招的时候,如果接第九招,你肯定就输了吧。”“不可能,我还留了一招没使呢,专破你第九招的。”我爸有一个传奇师弟后来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当上了侦察连连长,有一次执行任务,他们一组人进了雷区,结果他前面后面的人全部阵亡了,只剩下他一个活着回来,我一直想,在众多同门里面,他的武功可能最高强。

  我家至今还保存着一些手绘的拳谱,其中有几份是我爸从他武装部的两个朋友手里弄来的,据说是军队里的独门绝技,平时鬼鬼祟祟地锁在书柜里不敢让人知道,不过我全都偷偷摸摸练过了。很多年以后,我参加大学的军训,连长教我们练伏俘拳,我隐隐觉得比较眼熟,仔细一想,原来就是我爸秘藏的独门绝技。

  童年的我就生活在这样一个神头鬼脸的江湖边缘,这个江湖现在已经荡然无存了,它的瓦解有很多原因,比如社会进步、法制健全、社会矛盾从人事斗争转型为经济竞争、火器占据斗殴的主流市场等等,而最直接的原因我认为其实是功夫片,他确立的武术规范蒙蔽了全国人民,大家都以为真正的武术就是那样的,从而对民间武术流派不屑一顾,导致它的萎缩,直至消亡。就像小时候看了《排球女将》以后,一直以为顶尖高手都是翻着跟头打排球的,后来看电视里直播排球比赛,日本队被中国队打得吱哇乱叫,就很奇怪,莫非晴空霹雳已经失传,她们为什么没一个人会使。

  《少林寺》刚开始演的时候,我爸的剧团正好在外地演戏,我跟着去玩,他们演出的剧场晚上演戏,白天放《少林寺》,我一口气看了十遍,基本上彻底摧毁了我对中国武术的固有概念,我不停地问我爸:为什么你教的功夫和觉远那么不一样,我什么时候能赶上觉远,为什么你们拆手的时候一点不像电影里的,我们的门派和少林派是什么关系……我爸有点尴尬,无言以对,可能他的心里也有很多疑问,准备回去问师父。后来看祝延平演的电视剧《武松》,演到一个路见不平的壮士和蒋门神斗殴,被击毙的那段,我爸一边看一边发感慨:我的功夫只要能赶上这个壮士的水平就心满意足了。我突然间了解了我爸在江湖中的地位,连蒋门神都打不过的人居然是他的目标,那么他充其量只是一个三流高手。刹那间我感到自己的江湖前途一片灰暗。

  而直接导致我毅然退出江湖的起因是我和隔壁家的阳子换了一路拳,当时在江湖上很流行用自己会的功夫和别人交换,回家后我就很兴奋地告诉我爸,说换了一路特别牛逼的拳,为光荣我门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没想到我爸立刻翻脸,满院子追杀我,要对我动用家法。原来在我们名门正派的眼中,阳子属于练野拳的,无门无派,完全和我们不在一个级别。因此我的罪过基本等同于出卖

  国家机密,往轻里说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败家子。

  我和我爸展开了关系门派发展的大辩论:“第一,人家这路拳就是比我们的好看;第二,我们应该博采众长;第三,我教他的拳已经被我恶意篡改了。”我爸说:“第一,好看顶屁用;第二,练得多不如练得精;第三,你怎么知道人家教你的没改过,也许人家憋着害你,让你练完了走火入魔呢。”

  后来我们谁都没有说服谁,但是让我第一次深刻地认识到了江湖的腐朽和险恶,从此立誓退出江湖。

  好多年以后,我经常这样对年轻人说:你可以没有钱,没有事业,但你至少要有一个传奇的童年。

  交通情色事件

  我小时候特别热爱交通工具,不管是地上跑的、水里游的还是天上飞的。当时最热衷的娱乐活动就是让大人带着我去马路边看汽车,一看半天,如痴如醉,我爸一直认为我上辈子和交通工具有关系,比如很可能是一匹马或者一顶轿子。二十几年后,我的外甥继承了我的这点小爱好,他能说出大街上跑的所有汽车的牌子,每次我姐带着他打车,都让他现场表演这手绝活,司机一高兴就少收他们的钱。可见我姐很有经济头脑,善于把理论转化为现实生产力。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