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倒计时_藤花琅【完结+番外】(38)

  闻夏:“还好吗?”

  时星忽然伸出手,抱住他的腰,跪坐在床上,把头埋在他胸膛上,闻夏身体一僵,手无措的摆在一边。

  直到他感觉到衣衫上的湿润,他才反应过来。

  时星哭了。

  自从时星和他表白过后,闻夏一直在谨慎的保持些距离,避免一些肢体接触,避免做让时星多想的事情,但这个时候,似乎这些也不是那么重要,他试探着,拍了拍他的背。

  “恭喜获得新生。”

  “你会有崭新的日子。”

  下午,时星出院了。

  在医院每天的费用都很昂贵,时星实在是没有钱,也不好意思让闻夏一直给他付着钱,闻夏本想让他再住几天看看情况,但拗不过时星。

  快到春节了,闻夏问他:“你要不要去我家吃饭?”

  时星愣了愣,继而摇摇头,“不了,我在自己家就行。”

  “你家……谁照顾你?”

  “没事儿,这么多年也就这么过来了,”时星笑,“都一样——你什么时候走?”

  “后天的机票,”闻夏说,“真的不要去我家吗?”

  时星摇摇头。

  闻夏只得应了。

  闻夏把他送到了杏花苑的门口,时星下了单车,离开了,时星看着路边,枯杈像一只绝望的手,伸向天边,而在地平线,抓住了春光。

  时星第一次觉得如此轻松,在回家的路上。

  他掏出钥匙,打开门,却发现门是关上的,却没反锁。

  不可能啊,他上次回来的时候已经锁了的。

  时星手顿了顿,谨慎的打开门,看到了客厅里坐着的一对男女。男人穿着西装,女人则穿着白色的羽绒服,看起来都是一副“富人”的样子。

  他们站起身,对他笑着。

  时星警惕的看着他们,一只腿朝后撤,发生任何意外他都能拔腿就跑,他说:“你们怎么在我家?”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时宏,这位是庄然,”男人站起身,脸上的笑容有些腼腆,“我是时浩然的哥,你就是他儿子吧?”

  时浩然的哥?

  时星没听说过时浩然有什么亲戚,他们家过年也从来不串门,他妈那边的亲戚穷的、死的,没个体面人物,至于他爸这边,只知道时浩然和他家断了联系——

  时宏说:“时浩然的事儿我们听说了,当年他闹得太难看,我爸——也就是你爷爷,一气之下把他赶了出去,这么几年没消息,谁知道一有消息就是这个。”

  时星盯着他:“有证据吗?”

  户口本。

  上面写的明明白白。

  “所以以后,你先来我们家——我和你婶婶也没孩子,你可以当自己家一样。”

  时星感觉自己在做梦,这场梦来的突然而毫无逻辑,他低眼去抠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时宏又说了半天,无非是些无关痛痒的话,忽然时星抬起头:“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时宏脾气很好,也不生气,说,“我们想着把你接到北京去,你在那儿上学高考也挺有优势的,你在这儿,我们也的确不方便。”

  时星下意识的拒绝:“不要。”

  “你这才高二,转过去适应也还来得及,”时宏说,“我看了你成绩,分也挺高的,我觉得不错。”

  时星说:“我不想离开这儿。”

  一旁的庄然皱眉。

  她说:“转是肯定要转的了,我们现在也算是你名义上的监护人,如果在这个地方,我们实在照顾不过来——这样吧,我们给你三天的时间,你也顺便收拾下东西,三天之后我们来给你办手续。”

  第四十三章

  黑夜过尽,白昼。

  闻夏趁着假期,把攒的脏衣服给扔洗衣机去了,然后在阳台铺了毯子,在夕阳的光辉下读《理想国》。

  “邪恶决不能理解德性和邪恶本身,但天赋的德性通过教育最后终能理解邪恶和德性本身。”

  下午五点半的时候,手机响了。

  时星的声音传来,“闻老师。”

  闻夏合上书,“怎么了?”

  “你今晚……能陪我出来吃饭吗?”

  闻夏有些意外:“行啊——只是怎么突然要找我去吃饭?”

  “我就是想……见见你来着,”时星说,“就酒嵩街的那个烧烤吧,行吗?”

  “你刚出院没多久,就别吃那么油腻的东西了,”闻夏起身,“我骑车去你家带你,你在小区门口等我吧。”

  闻夏拿了钥匙,推了单车,没到二十分钟便到了杏花苑门口,遥遥看到时星。

  时星戴了亚麻色的棉帽,裹着围巾,手揣在黑色羽绒服的兜里,脚碾着石子,他听见自行车的声音,闻夏看见时星忽的笑了。

  闻夏停下车,一条长腿支着,笑着说:“戴帽子了啊。”

  时星摸了摸自己帽子,“不带帽子,秃头太丑了。”

  “上车。”

  时星坐到后座,抱住了闻夏,似乎比以往都抱的要紧,带着某种宣泄不出的感情,闻夏说:“怎么了?感觉心情不太好啊。”

  “没有,”时星不知道是在回应闻夏,还是在对自己说,“没有。”

  闻夏带时星来了火锅店。

  时星说:“这个不油腻吗?”

  “鸳鸯锅不就行了,”闻夏说,“我吃辣的,你吃清汤。”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年下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