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倒计时_藤花琅【完结+番外】(9)

  十七年的记忆,全都储存在他的脑海里,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便会突然跳出来,带着尖锐的刺,划出深深的伤口。

  时星从初中开始就选择住校。

  大休的时候不得已会回家,他也往往拖到最后一刻才往回走,并且尽早回来。回家对他来说,并不是一种放松。

  时浩然有家暴倾向,他在工厂干活,那些钱,近一半拿来买妓女的一夜,其余的拿来交学费和买酒。

  时星回家,往往迎来就是谩骂,时浩然精虫上脑的时候,甚至还会肖想他。

  时星自从母亲自杀后,话便变得很少,能用拳头解决的,他基本不骂,时浩然第一次对他动那种念头的时候,被他用菜刀险些砍向颈动脉。

  时浩然便不敢动手动脚了。

  十一假期对于他来说,不啻于煎熬。

  他不想回去。

  学校把最后一天下午的课提前了,上完课刚好四点半,班里大多人都没午睡,但精神饱满,班里到处都是讨论假期去哪儿玩的快活,时星趴在桌子上。

  他不知道上了什么课,他醒来的时候,班里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还有几个在等着,窗外面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架势,阴沉的很,风从窗户吹进来,很冷。

  时星磨磨蹭蹭的收拾了书包,走出教学楼,却看到了神明降下的雨帘,雨滴碎在脚边。

  “……”

  九月底,雨带着浓郁的凉意。

  时星恍若未见,顶着雨走出教学楼,一路上没人,他抹了抹脸上的水,长舒口气。雨水很快淋湿了衣服,他今天刚穿了干净的校服,便遭此劫祸。

  时星站在校门口,有些茫然。

  他不知道该去哪儿。

  瓢泼大雨,广袤天地,他孤零零的站着,滑稽的很,校服贴在身上,格外难受——俨然成了落汤鸡。

  时星闭了眼。

  忽然远处传来声响,很快又被雨声隔断。

  他睁开眼。

  “时星!”

  这次的声音很近,时星吓了一跳,扭头去看,就看到闻夏停了自行车,举着雨伞,有些狼狈的跑过来,替他遮住了雨。

  头顶的雨停了。

  闻夏气喘吁吁,给他撑着伞,大吼道:“你干嘛呢?不回家,搁这儿淋雨痛快啊?——冷不冷啊!”

  时星:“我……”

  “你家里人呢!没来接你吗?你没给家里人说放假的事儿吗?我看班里同学都走了。”闻夏拿出手机,“喏,给你家里人打个电话,让他们来接你。”

  “我家里没人。”

  “人呢?”

  时星看着他,眼瞳里是化不开的阴郁,他对此讳莫如深,闻夏不再追问,想了想,颇为头疼的揽着他的肩膀朝外走,“走走走。”

  时星被动的走了几步:“去——去哪儿?”

  闻夏在雨声中大声喊:“去我家先待着。”

  时星停下了脚步,他慢慢摇头,低头说:“不要。”

  “你这小孩,别给我犯倔啊!让你走就走!”闻夏拎着时星,时星本来就瘦,一时不慎,被拉着走到自行车后,“坐后边,给我打着伞。”

  时星犹豫,像是下定决心了般,坐到了后面,闻夏把伞递给他,骑了上去。

  第十章

  打了伞并没什么用,风挟着雨刮过来,吹得一头一脸都是水,风呼啸着,时星被雨水迷住了眼睛,他听见闻夏喊了声:“你抱紧我,别掉下去了!”

  时星胡乱伸出空闲的那只手,紧紧搂住闻夏的腰。

  雨水淋湿了闻夏的衬衫,衬衫紧紧贴着他的身体,他的腰很窄,时星甚至觉得,自己轻轻一环,就能把他搂紧。

  这个想法脱离了他的思想轨道,让他有一瞬的茫然。

  原本二十分钟路程,受天气的影响,硬是拖到了三十分钟,到了小区,两人都浑身湿透了,闻夏把自行车推到地下室,“哎哟,这会儿太遭罪了——这下咱俩身上可都是水了。”

  时星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水,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事物。

  这是一个普通的高层小区,蓝白色的搭配,站在这儿能看到不远处的绿化带还有小喷泉。

  “走吧,”闻夏放好了车,声音轻松,开玩笑:“带你去老师家看看。”

  闻夏家在十三楼,两人乘电梯,到了之后,闻夏随手把雨伞扔在了门口的鞋柜上,打开了门,“你先去洗澡吧。”

  时星跟着他走进去,好奇而谨慎的打量。

  闻夏家很整洁,灯光是暖黄色的,脚下是柔软的地毯,左面是客厅与落地窗,右面是餐厅,不大,但是很舒适明亮。门的正面摆着一幅画,时星看不懂,只知道是个女人。

  时星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门口,他第一次来别人家,时浩然也没教过他去别人家应该有什么礼仪。

  闻夏给他找了双拖鞋,说:“不用紧张,先去洗个澡,在里面西边那个就是浴室——还站着呢?”

  时星这才挪动自己僵硬的手脚,慢慢走到了浴室,闻夏帮他开了灯和浴霸,又告诉他浴液和洗发露在哪儿,这才出去。

  时星松了口气,看着明亮镜子——这和他家的相差甚大。

  时星没打量太久,便低下头去脱衣服。

  镜子里的人解开衣服,露出少年人的身躯——修长的脖颈,精致的锁骨,微凹的腹部,流畅的腰线,他皮肤很白,瘦而不弱,倒也好看。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年下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