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温柔_水甚君【完结】(20)

  “舒承,你知道我当年知道你已经死了的消息,有多难过吗?我叫人找你,找到的是一块冰冷的墓碑,上面写着你原本的名字,舒广安。你现在又为什么叫舒承,为什么?”

  他说完最后一句话手劲突然加大,舒承仰起脖子也抬手掐住了周珩风的脖子,他的眼眸此时和周珩风一样深。

  “你说唐予风已经死了,就和舒广安死了是同样的笑话。周珩风是你从哪里弄来的身份我管不着,可是你从见到我的那一刻开始就在说谎,你早就知道我在寒城,却现在才出现,你又是为什么。”

  周珩风抿着唇,二人这样互相掐着脖子,都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却听不到对方的答案。

  最终他们还是打了起来。

  都是男人,手劲自然是不会小,他们脖子上都有红痕,就这样避开了脸部,场面有些失控。

  两人心中都有怨气,拳拳到肉,这一路从玄关打到了客厅,周围皆是狼藉,那只黑猫瞧见这么大的动静早就躲着没看着猫影了。

  “舒承,你是不是恨我对你开的那七枪,所以哪怕是活着,也从来都没想过要再来找我,我在你心里根本就没有那么重要,我只是你完成任务的棋子罢了,是不是?”

  周珩风被打倒在地,他躺在地毯上,舒承这一拳最终还是没有落下。

  原本打理整齐的头发现在稍微有些凌乱,有一两缕落在眉尾,眼神凌厉刺骨得不像是那个经常对人笑颜相待的“舒总”。

  看着周珩风已经稍微有些泛红的眼睛,舒承深深叹了一口气,他闭上眼睛,似是不想将此时的情绪暴露的太彻底。

  “都已经过去了,周珩风,既然活着,那就都向前看吧。”

  舒承的脸突然就被一只手抚上,他睁开眼,见周珩风眼角已经滑下了两行清泪。

  “我以前也想过要往前看,但是我没有办法这样生活下去,唐家解崩之后我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活着。我成为了别人的刀,完成诺言的时候却无意间发现你还活着,你知道那时候我有多开心吗?”

  周珩风的眼泪怎么止也止不住,舒承的目光变得柔软,他眼睛里的冷戾似乎在慢慢破碎。

  放下手,周珩风像是没有力气了一样,别过脸去继续说着:“你不知道我来寒城又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我想过很多种可能,最坏的无非就是你再也不想见到我,想方设法把我拒之门外,但是你没有,这是不是说明,舒承……你的心里,现在也还是有我的?”

  小少爷在舒承面前哭的次数不多。

  除去被父亲狠狠的打骂了一顿,以及经受不住苦难伤心了一次,其余的时间他在舒承面前是极度张扬的。

  而在过了这么多年之后,还是第一次是舒承把他惹哭了的。

  舒承站起身,似是不忍,把周珩风抱起来移到了沙发上。

  周珩风骨架不大,但是却和舒承差不多高,从视觉效果上来看,舒承的肩膀似乎比他要宽阔不少。

  和周珩风一起坐在沙发上,舒承稍微有些出神。

  他想起这些年他总是会梦到的东西,以及他心里害怕的事情。

  每到临晨三更他在噩梦中猛然醒来,看见的就好像是唐予风自裁时的场景。

  尽管他没有真正的看到过,可是却能想象出当时的唐家是一副什么模样。

  突然,舒承开口问:“有烟么?”

  周珩风抬手擦了擦眼角,弯腰去茶几底下拿了一包已经拆开的烟和打火机。

  烟也是他一直喜欢抽的细长型薄荷烟,舒承夹了一根在中指和无名指中间,点燃后吸了一口。

  周珩风抓着他的手腕,移过来之后也对着那只烟抽了一口。

  白烟从他们嘴中缓缓吐出,舒承感觉自己的心因为周珩风刚才的那个动作,跳得稍微有些重。

  周珩风舔了舔唇,他等舒承吸了一口之后又凑上去,两人就这样把一支烟抽完了。

  把烟蒂放在烟灰缸里后,舒承转头看着周珩风,神情恍惚,声音有些沙哑:“这么多年,我心口的那个纹身一直都还在。”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切换场景到十几年前,发现没什么小天使看,以后还是写点轻松的文

  ☆、十二章

  洛城,唐家诗山庄园。

  这里风景优美,占地面积极大,四周都种满了枫树,一到秋天美不胜收。

  舒承来到这里一转眼间居然也已经半年了,他在唐予风身边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保镖,不是那种外部保镖,而是贴身保镖。

  他要叫他一声“小少爷”。

  唐予风出行的时候舒承要为他开车,不管去哪里他都会在身后跟随。

  虽然唐予风的信任舒承一步一步得到了,但是却离他想要的越来越远。

  众所周知唐家的小少爷是不管唐家的任何事情的,他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如何玩乐,今天去参加那个明星的生日聚会,明天去哪开游轮party,后天又去陪谁飙飙车,日子可谓是“忙”到了极点。

  舒承需要隐藏,他的任务时间是没有期限的,他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和唐家庄园里的那些保镖们同化,尽量不起眼。

  可是唐予风很显然并不打算让他和那些保镖们一样,变成那种木讷死板空有力气的傻子。

  于是他引诱他,他们之间发生了一些不可告人的关系。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年下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