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者上钩_毛球球【完结+番外】(88)

  “哭了?”宣恪问。

  於夜弦不承认:“不可能。”

  “那就别殉情。”宣恪五指潜入於夜弦的发间,像是抚慰般揉了揉於夜弦的头发,“以后只哭给我看。”

  於夜弦:“……”

  “那啥,虽然你俩是挺感人的,但我得打断一下。”宁绯跺跺脚上的小火星,龇牙咧嘴地在箱子里举了个手,欲哭无泪,“宣处长,有什么退路赶紧带我们撤吧,你们秀恩爱看看环境好吧,你们不觉得有点烫脚吗。”

  是真的烫。

  宁绯觉得自己已经闻到了肉香。

  第48章

  丹夏外城的街道上,从刚才开始,枪声一秒都没有断过,卓璃就地一滚,躲开身后的一连串子弹,短靴上的金属半翅膀在月光下反射出一闪而过的银光,她迅速将自己隐蔽在一处狙击点,瞄点精准射击,再寻找下一个隐蔽点。

  像是发起了什么信号一般,整个丹夏,瞬间就乱了,居民都躲在房子里不敢出来,不同势力的士兵在大街小巷聚众斗殴,卓璃别的不知道,但是眼下追击她和边澜的人,可以确定是丹夏总督的人。

  靠近军备处的街道上,两伙人正打得热火朝天,子弹来回穿梭,不时有人受伤倒下,冉羽藏身于掩体后,指挥着手下的卫兵。

  冉羽:“从侧面推过去,快点,‘月见草’那边等下需要支援。”

  冉羽:“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

  旁边的人没动。

  冉羽有些困惑,在枪声中回头,看见轮椅边坐着个红裙子的小姑娘,小姑娘的脸上不知从哪里蹭了片灰,手背上还有块擦伤,她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背后还背着一把大狙,不管是枪还是人身上都带着一股浓浓的火药味。

  小姑娘的身上有股野劲儿,那身可爱的红色蓬蓬裙也压不住她的这种气质。

  她明明曾在战争中濒死,却又在战争中重生。

  “野丫头,大晚上的。”枪林弹雨中,冉羽忍不住责备道,“你不在家里睡觉乱跑什么呢?”

  卓璃听不见,也不想听,只是用她带着擦伤的手打了几句手语。

  “兔崽子,要帮忙吗?”

  “不要!”丹夏的少总督梗着脖子,“我不需要小姑娘帮忙。”

  小姑娘卸下背上的狙击枪,借着周围的掩体架起来,对着冉羽背后的天空处就是一枪,天空中忽然炸出了一朵红云,飞艇的残骸从天空中纷纷坠落。

  这个藏匿点显然并不安全。

  小姑娘背起狙击枪,一脚踹开了冉羽的轮椅,躲开了一大块坠落的碎片。

  与此同时,天空的另一侧传来了大地撕裂般的巨响,红光升腾而起,染红了丹夏天行岛半边的天空。

  冉羽看着那被染红的夜色,脸上忽然闪现出极其兴奋的神情。

  “你家炸了,高兴什么?”小姑娘生硬地问。

  “以后才是我家。”冉羽说了句小姑娘听不懂的话。

  卓璃:“什么意思?”

  爆炸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两人周围的枪声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掩体的背后,刚刚打了一场胜仗的“小兔崽子”坐在轮椅上,有点别扭地用自己磕磕巴巴地手语比划出了一句话:“野丫头,你想要有个新家吗?”

  卓璃:“?”

  卓璃:“哦?你想当我新妈妈?”

  冉羽想一头磕轮椅上撞死。

  好在小姑娘眉眼弯了弯,一边藏着狡黠的笑意,一边俯**,在他的脸颊上又响亮地啵唧了一口。

  卓璃一脚踹动冉羽的轮椅,推出了飘逸的速度,向着大火燃起的方向跑去。

  “反了反了。”铺天盖地的热浪中,冉羽惨叫,“不去那里,去情报处啊!!!”

  *

  战备处的地下果然另有玄机,宣恪示意宁绯从那个藏身的储物箱里出来,敲了敲储物箱贴近地面的一块,打开了一条通往地下的通道,三个人沿着通道向丹夏的地下走去。

  於夜弦已经迅速从刚才的情绪中冷静下来,他踩着宣恪的影子,紧跟在宣恪的身后,沿着台阶一步步向地下走去,回想起先前和刚才发生的事情,心中一个不可思议的答案正在成形。

  “是你吗?”他心中困惑,于是就这么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什么?”宁绯没反应过来。

  “是。”宣恪没有迟疑,给了於夜弦想要的答案。

  宁绯看看於夜弦有看看前面的宣恪,疑惑道:“你俩在打什么哑谜?”

  随后他立刻明白了,於夜弦问的是刚才的爆炸。

  炸了战备区的人,是宣恪?

  宣恪是丹夏的官员,怎么会亲手炸掉对丹夏最重要的战备区,除非,宣恪的身份和他们一样。

  於夜弦有些惊诧,但又觉得有些了然。宣恪在云间海的反常,想要追他时那股毫不犹豫的狠劲,以及平日里对他那种几乎是纵容的态度,还有刚才对他和宁绯行径的隐瞒,的确最终都指向一个答案,宣恪的身份也有问题。

  藏得可真深啊。

  刚才要不是宣恪及时回来找人,宁绯那句殉情怕是要一语成谶了。

  只是那一瞬间,让於夜弦认清了自己所有的感情——

  宣恪很重要,是往后余生,缺一不可的那种重要。

  “你也对我有所隐瞒。”走在前面的宣恪说,“不是么?”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