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喜欢上了我哥_二川【完结+番外】(27)

  李津止正要给李迟彬夹鸡翅,被李迟彬制止了:“得了得了,你自己吃自己的,别管我。”

  李津止倒是没说什么,筷子一转,丢到了小达碗里,还顺便终止了餐桌大战的爆发。

  后来的李津止照常沉默,也没有再主动跟李迟彬搭过话。李迟彬一边跟陆莎唠嗑,一边看两个小孩儿的热闹,吃完饭才发现李津止早就回屋了。不过李迟彬这会儿有点儿头疼,也没去管太多,跟李图南说了一声让他送碗就迷迷糊糊回屋了。

  --

  “不会吧!我就跟李图南喝了那么一丢丢红酒,怎么感觉我喝醉了呢?”李迟彬伸出手比了一下“一点儿”。

  李津止刚洗完澡,穿着浴袍接住李迟彬,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不是醉,你发烧了。”

  李迟彬恍恍惚惚,像倒在棉花里,睡在锦绣丛中,被李津止塞在被子里的时候脑袋还有点儿发蒙,隐隐约约知道自己是因为打雪仗湿了没换衣服。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开门、关门。

  李迟彬觉得自己被人扶了起来,一只颀长好看的手在触碰自己的嘴唇,李迟彬舔了一下,那人又缩了回去,还敲了自己脑袋一下。

  “好痛。”李迟彬迷迷糊糊答到。

  “好好吃药。”李津止把药填进李迟彬嘴里,苦得李迟彬吐舌头,眉头皱起。

  李迟彬就着水顺下去药,咳了两声又缩回被窝里了。李津止倒是不避着李图南,摸了把李迟彬的额头还捏了捏李迟彬的发丝,像是没碰过弟弟似的想揉揉捏捏,才把水杯放在一边,整了整衣服,回头向李图南点了点头,也没顾得上李图南是个什么表情就出了房间。

  李津止从外面帮忙收拾好东西回屋李迟彬还在睡,李图南倒是没待着回屋了。

  “哥哥,水。”李迟彬不清不楚地嘟嘟囔囔。

  李津止没说话,给他接了一杯热的,抿了一口温度正好,把自己抿过的一边递给李迟彬。

  李迟彬睡眼惺忪,被子里捂了一会儿,全是暖烘烘的沐浴露奶香味,任由李津止拿着杯子喂自己水。

  “妈妈呢?”李迟彬一生病就会出叠音,平时都“陆莎”“老妈”“李津止”“哥”得叫,这会儿乖得跟小奶狗似的。

  “外面。”李津止答得模糊,把手又覆上李迟彬的额头,李迟彬正发着烧,觉得李津止的手又凉又舒服,把脸埋在里面蹭了一会儿。

  李津止把水杯放在一边,两只手拖着李迟彬的脸由着他蹭来蹭去,李迟彬抬头就看见李津止正轻轻蹙着眉头看自己,笑了笑:

  “我再睡一会儿就好啦,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那你快点好起来。”李津止依旧面容严肃,手上捏了捏李迟彬又软乎又暖乎的脸。

  第17章

  不管寒假过得开心与否,开学总归会到来,而李津止虽说还是“你如果不找我,我绝不会主动找你”的样子,但态度算是好了很多。

  李迟彬勤勤恳恳一个寒假,终于在开学第一次月考突破了及格线,91。

  “牛逼啊。”

  李迟彬刚领了卷子坐到座位上,隔着一个过道的同学就对着他鼓了鼓掌,甩了甩跟李迟彬一样分数的卷子:“抄的我的吧?就你那傻口口逼口样能及格?”

  这个同学他也知道,胡威,学习一般但比李迟彬好,平常别的毛病没有,就是嘴贱,暗恋王珉珉多年未果。跟李津止一样都是校田径队的,不过李津止也没注意过这等人。

  “你欠揍?”李迟彬还没说话,何嘉就站起来给了胡威一拳。

  李迟彬倒是习惯了,他本身就是同性缘不怎么好,再加上个人风评不好,是背锅专业户,这种言语挑衅都是常事。不过这些闹事者也都是一两次就作罢,李迟彬也就当他们闹着玩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算了算了,”李迟彬拦住何嘉:“别打了。”

  “那道个歉?”胡威早就受不了李迟彬天天往王珉珉跟前凑了:“你考试的时候可就坐我旁边,老师没看到你抄我的不代表我没看到。当时顾忌你面子没告发你,你朋友居然还打我?”

  胡威这么一说,全班同学都看着李迟彬,弄得李迟彬挺不好意思,走廊上还有好几个从窗户上挤进来凑热闹的。

  “都干吗呢?上课铃响了不知道回班自习是不是?”老姜拿了本《五三》敲了敲窗户,先是把外班凑热闹的同学赶回去了,又对李迟彬说:

  “你来我办公室。”

  李迟彬撇了撇嘴,向何嘉递去一个“放心”的眼神就跟着老姜走了。

  “真没抄?”老姜拿着他的卷子看了半天。

  李迟彬无奈得点了点头:“我哥寒假给我补课了。”

  老姜也是知道他哥其人,虚伪地点了点头:“老师相信你。”个屁,连老姜都知道李迟彬跟他哥话不投机半句多,平常看见当没看见,并不知道这个寒假发生了什么,自然也是不信向来自视甚高的李津止肯屈尊给李迟彬这个榆木脑袋补课。

  “那你留下来把这张卷子给我讲讲吧。”一边的数学老师拍案决定,不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也绝不树立抄袭的歪风邪气,讲卷子最公平。

  结果这一讲就是两个小时,李迟彬不仅自己会的给老师讲清楚了,还把卷子上不会的搞懂了。总算洗脱了自己的嫌疑。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