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重逢/今天总裁们互撩了吗_易容术九【完结】(52)

  觉得自己可怜,看什么看到的都只是自己。

  暴雨中的花,皮包骨的野狗,披星戴月的可怜人,全是自己。

  初遇时傻白甜、单纯易受骗的项往是自己。

  去年那个辛苦打工,被晒到脱皮的谢开言也是他自己。

  顾影自怜,所以“自我”保护。

  但别人并不需要,他自己也不是真的想要这个。

  手机一震,徐赞收到了蓝天然的回复:是不错,早点睡,你明天五点就要起床。

  他就知道蓝天然不会把什么月色理解为其他意思。

  他笑了笑,挥开一只绕着他嗡嗡嗡的蚊子,回复:你明天什么时候上山?

  蓝天然:午饭前,我上山吃午饭。

  徐赞笑容加深:好,等你一起吃午饭。

  -

  次日,蓝天然来时,徐赞正在抄写佛经。

  殿中放着佛乐,每人一桌一椅,大家都坐得端端正正的,低着头认真地写着字。

  徐赞没有表面上那么认真,他只是机械地抄着经,魂早就游到天外了。

  这个曾经能镇住他躁动灵魂的肃穆之地已经失去了那种神秘力量。

  这大概是他最后一次来这里参加禅修了。

  往后,只能靠他自己了。

  时间到了后,徐赞从佛殿中走出来,看到蓝天然正坐在大树下看平板电脑,他站在佛殿门口望着斑驳光影中的蓝天然。

  悠悠梵音中,他走向蓝天然。

  “在看什么?”徐赞笑问。

  走近后,才发现蓝天然手上拿的原来不是平板电脑,而是一台尺寸挺大的电子书器。

  徐赞问完便直接探头去看屏幕,这是一种越界的行为。

  蓝天然没有因为他的行为而不自在,反而把器往他面前递了递,方便他看得更清楚。

  徐赞:“这是科幻?最近得了奖的那本?”

  “嗯,这书现在很火,大家都在看,我就也看看,聊天时多个话题。”蓝天然坦然地说出了自己的功利目的。

  “那我也看看。”徐赞在蓝天然身边坐下,翻看电子书,还得寸进尺,“我有点渴,你有水吗?”

  蓝天然从包里取出一个透明的直筒形水杯,里面只有半杯水:“只剩这些,我喝过的。”

  “没关系,我没有洁癖,很好养活的。”

  徐赞咕咚咕咚地把那半杯水喝了,然后把空杯子还给蓝天然:“等下去斋堂替你打满。你这水是不是有点蜜桃味?很好喝。”

  蓝天然点头:“这是山水田园自己出的一款水。”

  “哦。”徐赞笑说,“我喜欢水蜜桃。”

  “是喜欢这款水,还是喜欢吃水果水蜜桃?”

  “都喜欢。”

  “山水田园都有。给我你家的地址,我让他们各寄一箱给你。”

  徐赞笑看着蓝天然:“你真的不觉得你对我太好了?”

  “只是说句话的事。”

  “其实并不是。”

  不止是一句话,而是一片心意。

  付出的人或许不觉得如何,但收到的人却能感受到它的份量。

  不过徐赞并不多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话音一转,说:“我没这么快回明城,我要先去南谙一趟,处理一些事情。”

  蓝天然便说:“那等你回来再让他们寄,不麻烦,也就是一个电话的事。”

  “好,先谢了。走,我们去吃饭。”

  蓝天然收拾到东西起身,徐赞看到他的斜挎包旁边还有一个帆布袋,心一动,便问:“你又给我带什么零食了?”

  “蔬菜干,豆干,都是素的。”

  “我提吧。”徐赞接过帆布袋,“你就这么担心我会饿?”

  “饿着对胃不好。”

  “你怎么知道我胃不好?”

  其实徐赞知道蓝天然是怎么知道的——他那篇匿名回答中写过他曾吃不上饱饭,饿出过胃病。

  蓝天然当然不会突然把匿名回答的事说开,徐赞写那篇回答的事是个秘密,他看过回答的事也个秘密。

  他拿自己举例:“我以前常常忘记吃东西,敏敏因此还替我请了个营养师。”

  徐赞因为听到宋敏敏的名字而微眯下眼睛:“你创业时的事?你也太废寝忘食了,胃没事吧?”

  “没事,那时太忙了,后来我没那么忙了,就没再忘过。”

  “因为后来你把公司卖了?”

  “是的。”

  徐赞没有再继续问下去,而是说:“我的胃也没事,也就当初刚到雅州时饿过它一阵,后来我一直对它好着呢。”

  “你去雅州时身上没带钱?”

  “带了,而且我还很小心地把钱分开放了,但被偷了一次,又被骗一次,就没剩多少了。当时太年轻了。”

  太年轻了,虽然知道世界险恶,但不知道这么恶,所以虽然有防范心,但防得还是不够。

  蓝天然沉默了一会儿,说:“现在没事了。”

  “嗯。”徐赞看着他,笑问,“你不安慰我一下?”

  蓝天然迟疑:“给你发个红包?”

  这是他应对他的下级同事的办法。

  钱能让大部分人开心起来。

  “不用,抱一下就可以了。”徐赞张开双臂,把蓝天然抱住。

  蓝天然的手臂被困住了,无法抬起,他也没有尝试抬起,因为那样会像是在反抗,会让双方都很尴尬。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强强 易容术九 甜宠文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