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似耀言_一个米饼【完结】(37)

  他明明那么优秀,哪一点,任何一点都比自己强。

  “如何……帮别人找回自信……”林聿言趴在被窝里, 输入了一个问题。

  曾先生说,顾耀扬看不起自己的原因,应该源自他的家庭,他幼年时目睹了太多黑暗的事情,突然活在阳光下,被灼热的太阳暴晒,根本没办法睁开眼睛,他不知道怎么接触外人,不知道怎么跟别人相处,虽然这些年好了不少,但他依旧觉得自己不属于这片正常的世界。

  所以他躲在玲姐的黑市酒吧,因为那里跟他以前的生活非常接近,他就想烂在那了,怎么样都无所谓。

  “还真是任性。”林聿言翻着手机,没找到一点有价值的信息。叹了口气,侧身躺着,虽然平时看不出来,但顾耀扬偶然说出的那句话,还是暴露了他的内心。

  林聿言问曾先生,有没有办法可以帮帮他,或者拯救他?曾先生说,没有。

  毕竟顾耀扬并不弱小,也不需要任何人的救赎,哪怕他不够洒脱,但他的内心足够强大,他所有的决定都是自己的选择,他所迈出的每一步,都取决于,他想或不想。

  那他现在接受了曾先生的邀请,是不是想要做出一些改变了?

  林聿言迷迷糊糊地闭上眼睛,心想,如果真的这样,就太好了。他今天对顾耀扬说了“你很好”。也不知道,他能不能体会其中的意思。

  接下来几天,林聿言都提前两个小时跑到曾先生家里学习,下午还特意定了闹钟,趁着天没黑,又匆匆跑回去。

  他怕回去晚了顾耀扬又来接他,冰天雪地刮着风,冻感冒就糟了。他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可现在每天都能见到顾耀扬,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又全都没有了,每天粘着他、腻着他跟他说话,就连顾耀扬洗澡的时候,都堵在门口说:“今天曾先生夸我了,他说我其实挺厉害的!”

  “哗啦啦——”

  “他还说我进步的特别快,之前就是没有专业的老师教!”

  “哗啦啦——”

  “顾耀扬?你听见了吗?”林聿言得不到回应,心里有些着急,扒着门缝往里面看。浴室门猛一下打开,顾耀扬围着一条浴巾走出来,面无表情地问:“你是偷窥狂吗?”

  林聿言偷偷撇着他的胸肌,又低头看了看自己,一瞬间大喜大悲,情绪也跟着大起大落。

  顾耀扬问:“怎么了?”

  林聿言虚心请教:“你,你的肌肉,是怎么长的呀?”

  顾耀扬问:“你想知道?”

  林聿言连连点头,洗耳恭听,就差找个小本子等着记录了。

  顾耀扬思考了一会儿,表情相当认真,像是正在整理思路。

  林聿言等急了,又不好意思催他。

  五分钟后,顾耀扬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样不好意思地说:“天生丽质,难以自弃。”

  ……

  呸!

  林聿言气得跳脚,翻出手机气哼哼地把收藏夹里那条“如何帮别人找回自信”的问题给删了。

  果然,谁自卑顾耀扬都不会自卑。

  第二天,林聿言照旧去曾先生那里上课,还没走到家门口,突然眼前一黑,被人掳到了一条窄小的巷子里。

  听声音大概有三四个人,力气很大,隔着套在他头上的纸袋,紧紧捂着他的嘴,林聿言奋力挣扎,找准机会一脚踩到那人脚背上,那人惊呼一声,急忙松手。林聿言重获声音刚要高声呼救,就听对方急忙开口让他不要出声。

  又慌慌张张地帮他扯下了袋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反转来得太快,吓得林聿言后退几步,搞不清状况。

  “过了过了。”说话这人嘴角发青,宽额阔口,正是第一天过来时,抱着队友哭诉区级联赛甲等冠军,名字叫孟虎。

  跪地上这位粉毛黑皮,有个相当好记又朴实无华的中文名字叫,孙梓。

  他问孟虎:“你们国家的礼仪不就是这样?”

  孟虎说:“那也过了。”想了想又说:“不过你这名字倒也适合跪着。”

  林聿言缓了缓,结结巴巴地问:“你,你们找我,有,有事吗?”

  孟虎首先道歉:“对不起,林先生。以这种方式把你叫过来真是非常抱歉,但我们怕过于直白,再把你吓跑了。”

  林聿言一头雾水,还不忘吐槽,这种方式倒是跑不了,但他胆子如果再小一点,可能就直接吓死了。

  “到底……是什么事情。”

  孙梓还在那跪着,林聿言赶紧先让他起来,孟虎说:“您是我们教练的男朋友吧?”

  林聿言立刻摆手:“不,不不是,我,我们就是普通朋友。”

  不想公开?孟虎瞬间心领神会,顺着他说:“普通朋友也行,是这样,我们几个今天过来,是想请您帮个忙。”

  林聿言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尖,“我?我能帮你们什么忙?”

  孙梓立刻哭诉:“您能让我们教练休息一天吗?就一天。他来了快两周了,一天都没休息过,他不休息也就算了,那我们得休啊?我们虽然比他大点,但也正值青春年华,我女朋友还苦哈哈等着我看电影呢,都快等下档了。”

  孟虎插嘴:“他女朋友叫孙希芙。”

  林聿言一下子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这些人对他没有恶意,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但遗憾地说:“我可能帮不了你们。”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52书库唯一网址 | https://www.52shuku.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