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渍青梅_井樹【完结】(27)

  作文……

  差点忘了,葫芦娃都认识我的字迹,他不会不知道。相识多年,就算画个圈他都能一眼看出哪个是我画的。

  他说完,提着书包回去开门。

  “你故意的?”我想起白天罗霞的态度。

  他头也不回,“嗯。”

  “没必要。”

  “以后留点心眼儿,总是这么傻。”他回头说。

  他既然都看到了,那……

  “那个……那个作文……”我气势越来越弱,想狡辩、想欺骗:“不是……”

  “我知道。”方棠打断我。

  “那就好……”

  突然发现暗恋好心酸,怕他知道,可到头来,又怕他不知道。

  “咱俩是最好的知己,我不会乱想。”他微微一笑。

  “嗯。”我点点头,突然不敢看他的眼睛,怕被看出什么。

  方棠浅浅地笑,在路灯照耀下像颗名贵的宝石:“晚安。”

  “晚安。”我抬头,勉强对他挤出一个笑。

  他看我一眼,带着笑容回头开门进去,只留下门关上时铁锁碰撞的声音,在这寒冷的空气中碰撞。

  一月已纷纷扬扬飘起雪花,堆叠在地上被踩得烂烂碎碎,最后洁白变成泥泞,独一无二的变得没个形状。

  雪花落在我和他卧室的窗沿,积起同样的厚度,轻盈变得沉重。

  他刚才的每句话都像对我的警告,叫我别得寸进尺。

  我们的什么都联系在一起,却突然开始渐行渐远。待到察觉时,已经离了12756千米。他成了人中龙凤,而我高攀不起。

  终于明白,暗恋最伤人的不是让他知道,也不是他不知道,而是他明明知道,却装作不知道。

  ……

  那天我躲在葫芦娃的庇荫伞下时,曾在心里默默觉得他并不矮小,其实很高大。

  可那高大的形象就在心里持续了不到三分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小蹊。”

  “干嘛?”

  毕业前最后一次期末考试,我很看重,下课时间也在疯狂被刷题。

  “你抽屉里是不是放了把伞?”

  “嗯。”

  “借我。”

  “你干嘛?”

  “有用。”

  我这才抬起头,有些怀疑地把伞给了他。

  半个小时后放学,他拿着我的伞冲出去之后我才发现下雨了。

  刷了一晚上题,一点没注意周遭的变化。葫芦娃早发现了,于是赶在放学前骗走了我的伞,还带着它逃走了。经此一事,葫芦娃的形象在我心里起码矮了十厘米。

  本来以为雨不大,结果走出教室,站在中间连廊才看到外面风雨是怎样呼啸。

  正站在那儿犯难,方棠的声音就出现在耳畔:“看什么?”

  “没……没什么啊……”我还狡辩,装作无所谓朝楼梯口走。

  “没带伞吧。”他站在原地说。

  我回头,一副“你怎么知道的表情”。

  “什么事儿都能忘。”

  我小声嘀咕:“没忘,想着教室好歹还有一把。”

  “那伞呢?”

  “借给……别人了……”我吞吞吐吐的。

  “下大雨,你把自己的伞借给别人?”方棠瞬间就严肃了起来。

  “我不知道嘛……”

  “你什么时候傻到这种程度了?”

  “我错了嘛。”

  “西西,要学会拒绝。”他弯腰,抓着我的肩说。

  “你呢?”

  “我不一样,你除了我谁都可以拒绝。”

  我对他的回答司空见惯:“哦。”

  “怎么办啊,我也没带伞。”

  “那还好意思说我。”

  “我用别人的。”

  女朋友。

  “哦。”

  方棠突然想起:“诶,我记得上次不是给了你一把……”

  “那把伞就是你的。”

  “啊?”

  “你上次给我之后,一直放在柜子里没找到机会还你。”

  “你居然把我的伞借给别人?”方棠有些郁闷:“怪不得我没找到伞。”

  “对不起嘛。”

  “我的东西,给你了你就留着,不准那给别人用。”

  “好。”我乖乖答应。

  “反正都没伞了,走吧。”他拉着我就走。

  我赶紧拉住他:“女朋友呢,你不送她啊?”

  “分了。”方棠拉着我,脚步一点儿没放慢。

  “什么时候?”我皱眉问,这么突兀的分手什么时候发生的我居然连点征兆都没发现。

  他若无其事地说:“刚刚。”

  “刚刚?”

  “嗯,刚刚。”

  他牵住我的手,在人群中回头。那双眼睛又大有明亮,仿佛千山万水存在其中流动变化。

  眼睛这东西真神奇,看山水时有山水,看云彩阳光有云彩阳光,看我的时候,有我。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校园

52书库 | https://www.52shuku.me/